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区区50万两白银对于动辄赔几千万两的大清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但是这一事件带来了严重的政治后果。那就是《专条》承认了日本这次的侵略是“保民义举”,等于变相承认了日本对琉球的专属统治地位。
  1876年4月4日日本废琉球藩,琉球王国被日本吞并。琉球国王尚泰及皇太子中城相继作为人质被掳到东京。琉球北部数岛并入鹿儿岛县,南部诸岛设为冲绳县。
  1879年10月,大清国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门口来了三个衣衫褴褛的“叫花子”,个个痛哭不止。他们就是已经亡国的琉球国使者林世功、向德宏和情报官毛精长三人。他们历尽艰辛辗转来到这里,就是请求大清母帮能派兵救援赶走强敌,恢复家帮,重返家园。泱泱大清大方异常,给了三人足足300两白银的盘缠让他们自行回去。11月20日,林世功在将最后一封“以死乞师”的书信呈送总理衙门之后自杀身亡,时年38岁。死前所写的一首诗云:“古来忠孝几人全,忧国思家已五年。一死犹期存社稷,高堂专赖弟兄贤。”
  朝中也有一些官员感慨于林世功的忠义,自发募集纹银200两,将林世功葬在京郊通州的张家湾。

  1.2.2 位列第九的北洋水师
  被西方列强欺负,这是咱大清早已经习惯的事。赵太爷打头,咱忍了。可现今连你王胡和小D也来撒泼,真乃“是可忍孰不可忍”!被大清一直看不起的小日本竟敢贸然侵台还借机敲诈的事实,在大清朝廷激起了轩然大波。于是群臣纷纷上奏,提议发展海军,加强海防。这引起了老想有所作为但又说了不算的光绪帝的高度重视。
  由此大清国展开了一场关于海防战略的大讨论。在此过程中,文华殿大学士、首辅、直隶总督李鸿章高屋建“瓦”地指出:“泰西虽强,尚在七万里之外。日本近在肘腋,伺我虚实,将永为中土之患。”
  综合各方面意见,1875年5月30日清廷决定分别成立北洋水师和南洋水师,任命李鸿章为北洋通商事务大臣,总管北洋水师,刚才提到的那位沈葆桢为南洋通商事务大臣,总管南洋水师。
  朝廷议定,每年从海关和厘金收入中提取400万两白银作为建设海军的军费,由南、北二洋分配使用。当时大清的海军分为四支:北洋水师负责山东及以北之黄海,南洋水师负责山东以南及长江以外之东海,福建水师负责福建、南海,另外还有广东水师。作为南洋大臣的沈葆桢认为,400万两白银打造一支舰队都不宽裕,“与其同创同弱”,倒不如先发展北洋水师。相比较而言,北洋水师的作战区域是关键的京畿地区,沈葆桢大度地建议让北洋水师优先发展。考虑到中国当时的主要假想敌是日本,清廷采纳了沈葆祯的建议。初步的设想是,等北洋水师实力雄厚后,“以一化三,变为三洋水师”。
  1875年,直隶总督、北洋大臣李鸿章受命创设北洋水师。北洋水师的成军之路由此开始。由于前面提到的原因,建军之初北洋水师走的基本就是对外购舰之路。
  1879年11月,北洋水师向英国米切尔船厂订造的第一批军舰,也就是“镇东”、“镇西”、“镇南”、“镇北”四艘蚊炮船回国,加上两年后回国的“镇中”、“镇边”, 就把四面八方全镇住了,名字听起来那是相当的吓人。这六艘船的排水量都只有440吨,航速10节。一分价钱一分货,每艘也只花了15万两白银。据说这种蚊炮船块头虽小,战斗力不弱,让人像被蚊子咬那样难受。可是几只蚊子一般咬不死人,这些小船当然不能作为舰队的主力舰只。
  1881年,从英国阿姆斯特朗公司订造的撞击型巡洋舰“扬威”、“超勇”号加入北洋舰队。这两艘舰排水量1350吨,航速15节,每艘造价65万两。北洋舰队终于有了像样的主力舰。也就在这一年,李鸿章的亲信、太平天国叛将、以勇猛著称的淮军提督丁汝昌入主北洋舰队。
  在此期间,李鸿章发现从英国订造的军舰价钱偏高,还存在不少缺陷,因而转向造舰质量更高、价格更加低廉的德国订造军舰。1880年12月,大清与德国伏尔锵船厂签订了一个大合同:斥巨资340万两打造巨型铁甲舰两艘,这就是后来威震远东的“定远”号和“镇远”号。同时花费68万两白银订造了一艘巡洋舰“济远”号。难得的是,这次大清还派出了由后来北洋舰队副司令刘步蟾带队的监理队伍,全程监督造舰,附带还派出一个学习队伍随舰实习,看起来很像那么一回事。
  1881年11月,第一艘铁甲舰“定远”号下水。1882年11月,“镇远”号下水。1883年12月,“济远”号下水。本来这些舰只1884年就应该交付大清使用,但由于当时中法战争爆发,而德国是中立国,所以一直到中法战争结束之后的1885年11月三艘舰才一起到达天津大沽港。
  1885年,李鸿章再次以170万两白银向英国订购“致远”、“靖远”号,以174万两向德国订购“经远”、“来远”号。1887年,北洋水师将领邓世昌、林永升、叶祖珪、邱宝仁出洋接舰,秋天回国。至此,外购的军舰全部到位。
  舰有了,人也不能缺。早在1887年,大清就先后派出38人去英、法等海军强国学习。可以说除了丁汝昌之外,北洋水师的主要军官、主力舰舰长清一色福建船政学堂毕业生,其中大部分还是从英法回来的海归派,操一口流利的英语,纯粹的国际化人才。更有不少人还在当时最牛A的英国舰队实习过,也算是有知识还见过大世面的人了。我们简单来看一下这些之后几乎全部成为悲剧人物的将领吧:
  丁汝昌,52岁出任北洋水师提督,相当于舰队司令,对应西方的军衔相当于海军中将;
  刘步蟾,右翼总兵,相当于海军少将军衔,“定远”号舰长(当时大清叫管带,我非常讨厌这个词,好像注定要被管住并带走似的),海归;
  林泰曾,左翼总兵,相当于海军少将军衔,“镇远”号舰长,海归;
  邓世昌,“致远”号舰长;
  叶祖珪,“靖远”号舰长,海归;
  方伯谦,“济远”号舰长,海归;
  林永升,“经远”号舰长,海归;
  邱宝仁,“来远”号舰长;
  黄建勋,“超勇”号舰长,海归;
  林履中,“扬威”号舰长;
  杨用霖,“镇远”号继任舰长;
  林颖启,“威远”号舰长,海归;
  李和,“平远”号舰长;
  萨镇冰,“康济”号舰长,海归。
  主力舰“八大远“中除了“平远”号是由福建船厂建造之外,其余全是英、德建造的舰只。
  大力购舰的同时,大清还斥巨资在黄海附近修建了三大海军基地,威海卫、旅顺、大沽口。这三个基地也在1890年前后陆续完工,可谓万事俱备,东风也来了。一切看起来顺风顺水,形势不是“小好”,而是“一片大好”。
  1885年10月,清廷下令设立海军衙门,醇亲王奕譞总理海军衙门事务。这个奕譞来头可不小,他是当今皇上光绪帝的亲爹,当权派慈禧太后的小叔子。1888年12月17日,北洋水师正式宣告成立,并颁布《北洋水师章程》。舰队司令部设在威海卫军港之内只有3.15平方公里的刘公岛。
  粗看起来,这种定位非常高明。威海卫与旅顺“势成犄角,互为声援”,扼守渤海通道,拱卫京畿重地,其目标是“收海口,保津沽,卫京师”。但是仔细一思量,就看出是一群没出息的货色。从战略定位上看,这样一支强大的舰队开始就定位在了看家护院之上,任务就是防守型的看大门。李鸿章曾经自豪地这样形容他的北洋舰队:“以之攻人尚不足,以之自守则有余”。相反,基本同期建军的日本海军追求的就是制海权,崇尚进攻。仗还没打,北洋水师在气势上已经输了一筹。
  远东的大清和日本都在花大力气建设海军,这不能不引起西方各国的关注。1888年《美国海军年鉴》破天荒地将北洋舰队排在了世界第九位,前八名分别为:英、法、俄、普、西、 奥、意、美。1891年英国《武备报》评选大清海军装备实力为世界第八、亚洲第一,而日本海军排名世界第十六。美国同时认定大清陆军稳居世界前三,真不清楚是不是在忽悠人。面对这些言不由衷的赞誉,清朝大臣们也洋洋得意,有关奏报中甚至出现了如此的豪言壮语:“大清快枪快炮之多,甲乎天下!”
  这样的虚名也使得李鸿章意气风发,得意非凡。可是俗话说“枪打出头鸟”,由于李鸿章受到当权派慈禧老太的信任,权倾朝野,因此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弹劾之声不绝于耳。连同他的北洋舰队也很快成为众矢之的。当时普遍的说法是,打击北洋舰队就是打击李鸿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