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这么说来,此次淞沪战役是蒋介石挑起的?还有因为前文提到:蒋百里提出将日军的进攻方向由“北—南”转为“东—西”的作战方略。可以这么认为吗?另外还有:如果没有“西安事变”,蒋会发动这一战役吗?由于师兄没有讲解“西安事变”这一过程,想问:“西安事变”是张学良个人自愿发起的吗?好象有一种说法说是苏联在背后促使的,是这样吗?35年中央红军到达陕北,蒋继续“围剿”红军,并在36年11月发生了“山城堡战役”,同年12月就发生了“西安事变”,这事纯属巧合吗?不知师兄怎么认为?
  攻击南京的日军由两路部队组成。朝香宫鸠彦的上海派遣军第9、13、16师团和第10旅团,柳川平助的第10军第6、18、114师团和第9旅团。
  对于南京这个中国当时的首都来说,劫难已经不可避免。南京外围修建的几条防线已经在溃兵和追兵的轮番冲击下土崩瓦解。经过混乱的外围战,南京很快就直接暴露在两路日军的兵锋之下。南京背对长江,日军可以在北面用军舰封锁江面。地面上从芜湖突进的日军已经从西面包抄上来切断了南京与后方的联系,东面和南面也已被日军合围,——南京已经成为一座死城。12月6日,国军下达了全城戒严令。
  12月9日,日军已进抵南京城下,并用飞机向城中投撒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致中国守军的最后通牒,进行劝降。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对松井的劝降不予理睬,命令各部队“应以与阵地共存亡之决心尽力固守,决不许轻弃寸土”。
  为了防止部队私自过江撤退,唐生智采取了背水死战的办法。他下令把各部队控制的船只统统交给司令部,还命令第36师封锁从南京城退往下关码头的唯一通道挹江门,这一“破釜沉舟”的命令给后来的悲剧性撤退埋下了隐患。
  12月10日,眼见劝降未果的日军开始向雨花台、通济门、光华门等阵地发起全面进攻。守军节节败退,南京外围主阵地很快失守,而复廓阵地立足未稳即在主要方向上又被敌突破。当涂附近已有日军渡江直扑浦口,守军的唯一退路也岌岌可危。
  战局的急转直下让蒋介石心急如焚。为避免南京守军被围歼,蒋介石于11日中午开始考虑让南京守军撤退,他电令在江北的顾祝同以电话转告唐生智,顾祝同当即电令唐生智当晚渡江北上,令守军相机突围。但由于唐生智是自己力主固守,若突然先行撤走怕今后责任难负,因而要求必须先向守军将领传达最高统帅的意图后方能撤离。当晚蒋介石亲自致电唐生智:“如情势不能久持时,可相机撤退,以图整理而期反攻。”唐生智于当夜与罗卓英、刘兴两位副司令研究后决定于14日夜开始撤退。
  12月12日,日军5个师团对南京复廓阵地及城垣全面发动猛攻。中午前后日军攻破中华门,南京失陷已成定局。城中秩序开始出现混乱。唐生智等决定提前改在当夜撤退。12月12日17:00,卫戍司令部召集南京守军师以上将领开会布置撤退行动。唐生智出示了蒋介石命守军相继撤退的电令,并下达了撤退命令及突围计划。
  下定破釜沉舟决心的唐生智根本就没有安排撤退船只,仓促下达的撤退命令甚至没有通知到担任督战任务的36师。结果第36师不允许各部队撤退,双方甚至还发生了交火。自行决定由下关渡江的军、师长大多未按命令规定的时间撤退,而是在散会后立即部署部队突围,个别单位在接到命令前即已撤走。有的将领只向所属部队打个撤退电话就脱离部队先行到达下关乘渡船先到江北。部分国军将领的提前逃跑更加重了撤退的混乱。由于城中各部队多沿中山路向下关撤退,而挹江门左右两门洞已经堵塞,仅中间一门可以通行,各部争先抢过互不相让,不少人因挤倒而被踩死。下关情况更为混乱,各部队均已失去掌握,各自争先抢渡。由于船少人多,有的船因超载而沉没。大部官兵无船可乘,纷纷拆取门板等物制造木筏渡江,落江丧生者不计其数。
  由于担负掩护任务的乌龙山要塞守军私自撤走,12月13日拂晓日军未经战斗即占领乌龙山。日海军舰艇得以迅速通过封锁线到达下关江面,日第16师团一部亦乘舟艇进至八卦洲附近江面。大量正在渡江的中国军队官兵被日海军及第16师团的火力所杀伤。与此同时,继日军第6师团在师团长谷寿夫率领下最先从中华门攻进南京城之后,其余日军各部也相继突入城内。
  首都南京沦陷敌手。
  10多万中国守军除了很少一部分突围出去之外大部溃散。日军上海派遣军司令朝香宫鸠彦亲自签署了“杀掉全部俘获人员”的命令,日本军队随即在南京进行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进城的日军兵力约50000人,而执行军纪维持的宪兵却仅有17人。日军除了对南京居民随时随地任意杀戮之外,还对解除了武装的军警人员进行若干次大规模的“集体屠杀”,屠杀方法有机枪射杀、集体活埋等,手段极其残忍。
  12月15日,已放下武器的中国军警人员3000余人被集体解赴汉中门外用机枪密集扫射,负伤未死者亦与死者尸体同样遭受焚化。当天晚上,又有中国平民及已解除武装的中国军人9000余人被日军屠杀。
  12月16日,位于南京安全区内华侨招待所中躲避的中国男女难民5000余人被日军集体押往中山码头,用机枪射杀后弃尸长江。
  12月17日,中国平民3000余人被日军押至煤炭港下游江边集体射杀。
  12月18日夜,日军将从南京城内逃出被拘囚于幕府山的中国难民共57418人驱赶到下关草鞋峡,用机枪密集扫射,并对倒卧血泊中尚能呻吟挣扎者以乱刀砍戮。事后将所有尸骸浇以煤油焚化以毁尸灭迹。
  1937年12月13日,《东京每日新闻》报道两名日本军官的“杀人竞赛”。日军第16师团两个少尉军官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彼此相约“杀人竞赛”,商定在占领南京时谁先杀满百人者为胜。他们从句容杀到汤山,向井敏明杀了89人,野田毅杀了78人,因皆未满100“竞赛”继续进行。12月10日中午,两人在紫金山下相遇,彼此军刀都已砍缺了口。野田谓杀了105人,向井谓杀了106人,又因确定不了是谁先达到杀100人之数决定这次比赛不分胜负,重新比赛看谁杀满150人。这些暴行一直在报纸上图文并茂连载,两人也因此被称为“皇军英雄”。日本投降后,两人均在南京被执行枪决。
  据1946年2月中国南京军事法庭查证:日军集体大屠杀28案共19万人,零散屠杀858案共15万人。在长达6个星期的大屠杀中,中国军民被枪杀和活埋者超过30万人。
  据统计,国际红十字会在南京城内外掩埋尸体43121具,南京红十字会收埋22371具,慈善机构崇善堂收埋112267具,慈善机构同善堂共埋尸7000余具,鸡鹅巷清真寺王寿仁以“南京回教公会掩埋队”名义掩埋回族尸体400余具。仅此5个慈善团体收埋尸体就达185000余具。中国平民芮芳缘、张鸿儒组织难民30余人掩埋尸体7000余具,湖南木商盛世征雇工收埋上新河地区死难者遗体28730具。
  日军侵占南京期间强奸了成千上万的妇女,估计当时发生的强暴案超过了20000宗。
  血流成河尸横片野之南京,位列老酒“十大悲惨场景”之首。
  中华民族在经历这场血泪劫难的同时,许多文化珍品也遭到了大肆掠夺。仅仅一个月内抢走的各类图书文献就达88万册,已经超过了当时日本最大的图书馆东京上野图书馆85万册的藏书量。
  就在南京陷落的第二天,日本首相近卫文麿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接到攻克南京的捷报,在我们为这必然的胜利欢欣鼓舞之时,站在同文同种的五亿民众之立场,我们不能不为他们不可救药的迷茫而感到悲哀。”
  也正在南京阴云密布、血流成河的同时,1937年12月14日,古都北平一个名为“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的伪政权宣告成立,一帮傀儡的名字分别是王克敏、汤尔和、齐燮元等等。
  同一天,日本召开了大本营和内阁联席会议。与会的所有人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到底打到哪里中国才会屈服?主战派和主和派在经过了几天的争吵之后,最后统一了对华继续强硬的立场。此后由德国驻中国大使陶德曼所进行的调停最后破裂。
  1938年1月16日,日本近卫文麿内阁对外宣布:“在攻陷南京后,帝国政府为了仍然给中国国民政府以最后重新考虑的机会,一直等到昭和13年。然而国民政府不了解帝国的真意,竟然策动抗战,内则不察人民涂炭之苦,外则不顾整个东亚和平。因此,帝国政府今后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而期望真能与帝国合作的中国新政权的建立与发展,并将与此新政权调整两国邦交,协助建设复兴的新中国。”这就是臭名昭著的“第一次近卫声明”。
  1月18日,日本驻中国大使川越茂奉命回国。
  1月20日,国民政府召回驻日大使许世英,中日断交。
  就在南京陷落的第三天,1937年12月15日,蒋介石发布《为我军退出南京告国民书》,《国民书》指出:
  中国之持久抗战,其最后决胜之中心,不但不在南京,抑且不在各大都市,而在全国之乡村与广大强固之民心,精神一日不灭,我国家民族亦一日不亡。抗战到底为本务,目前形势无论如何转变,唯有向前迈进,万无中途屈服之理
  日本妄图通过攻占南京迫使中国屈服的美梦再次化为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