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师兄记错了。
  真正坚持到底的功勋战舰就是“企业”号。
  圣克鲁斯海战之后,由于“大黄蜂”号折戟沉沙,伤痕累累的“企业”号成为美国太平洋舰队最后一艘可以作战的航母。“企业”号机库甲板上写出了大字标语:“‘企业’号屁开日本(Enterprise vs. Japan)”。
  吉尔伯特战役之前,修葺一新的“企业”号再次奔赴战场。一位美国海军将领放言:“如果‘企业’号已经做好战斗准备了,我随时也可以。” 


  哈哈,张宗昌可曾经当过山东大学校长的呀。
  摘几首老张的诗,大家一笑。
  笑刘邦
  听说项羽力拔山,吓得刘邦就要窜。不是俺家小张良,奶奶早已回沛县。
  游泰山
  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咏闪电(这个在前几年一个热播剧《大染坊》里好像看过)
  忽见天上火镰,疑是玉皇要抽烟。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火镰?
  大明湖
  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达。
  无题
  要问女人有几何,俺也不知多少个。昨天一孩喊俺爹,不知他娘是哪个?
  游蓬莱阁
  好个蓬莱阁,他妈真不错。神仙能到的,俺也坐一坐。
  靠窗摆下酒,对海唱高歌。来来猜几拳,舅子怕喝多
  游趵突泉
  趵突泉,泉趵突,三个眼子一般粗,三股水,光咕嘟,咕嘟咕嘟光咕嘟。

  哈哈!


  北路的日军分为东、西两路。矶谷廉介第10师团为西路沿津浦路一路南下。之前的1月10日,日本海军在胶州湾登陆占领了防御薄弱的青岛。13日到达的板垣征四郎第5师团做为东路则从青岛沿胶济铁路西进,从潍县折向南,连陷沂水、莒县、日照等地,兵锋直指战略要地临沂。
  2月21日,东路板垣第5师团开始进攻临沂。临时被从海州调来守卫临沂的是庞炳勋第三军团第40军。李宗仁致电庞炳勋,临沂为徐州屏障必须死守。实力上只相当于一个加强师的第三军团实际上只有13000人,拼了老命也无法抵御日军精锐第5师团的进攻,临沂在日军的猛烈攻击下岌岌可危。李宗仁迅速调派张自忠第59军兼程驰援临沂。之前驰援第51军的张自忠部此时远在淮河流域一带,但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最快速度向临沂方向增援。3月12日张部到达临沂北郊的沂河西岸,协同第40军坚守临沂,激战5昼夜重创日军。随着国军第20军团骑兵增援部队的到来,张自忠率部发起全面反击,伤亡惨重的东路日军被迫向莒县方向撤退。
  临沂城下,以前内战中差点要了张自忠性命的老庞握住小张的手百感交集,老泪纵横,上演了一出“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佳话。临沂之胜砍断了津浦路北路日军之一臂,促成了在之后台儿庄会战中国军各部围歼孤军深入矶谷师团之良机。
  3月14日,西路日军第10师团长濑支队从济宁地区西渡运河,向嘉祥进攻,遭第3集团军顽强抵抗,进攻受挫。
  第10师团另一路濑谷启少将率领的濑谷支队继续沿津浦铁路南进,3月14日进抵滕县。守卫藤县的就是第二战区阎锡山和第一战区程潜都不要的川军第122师。收留了这支流浪部队的李宗仁向122师师长王铭章转达了蒋介石的电报:务必死守三天,给徐州防御争取宝贵的时间。装备低劣的川军根本不是日军的对手,奉命增援的汤恩伯因为看不起杂牌军迟迟不动。3月17日,看到即将城陷的王铭章让一起守城的滕县县长周同先走。这位颇有骨气的县长表示,“抗战以来只有殉国的将士,没有殉职的地方官。本人绝不苟生,愿做第一个以身许国的地方官”。在藤县西北角的最后一块阵地上,王铭章被日军的机枪打中阵亡。周同在抚尸痛哭之后跳城而死,城内300余名伤员用手榴弹集体自杀殉城。18日,滕县失陷。
  战后王铭章被追赠为陆军上将,蒋介石亲拟挽联悼念王铭章。藤县民众找到了王铭章的遗骸并将其收殓,后经长江水运回四川。当江中英、法船只闻知船上运的就是抗日名将王铭章的尸体时,纷纷下半旗鸣笛致哀。
  就在藤县陷落之时,沦陷中的南京又一个名为“中华民国维新政府”的伪政权宣告成立,又涌现出梁鸿志、温宗尧、陈群等一大帮汉奸。
  3月22日,濑谷支队不顾其余两路日军在其两侧进攻受阻的现实情况,孤军继续向台儿庄突进,企图一举攻占徐州抢夺头功。
  李宗仁以善于守城的西北军第2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率部固守台儿庄。第20军团汤恩伯部遇敌稍作接触就让开津浦铁路正面,转入兰陵及其西北山区,诱敌深入后待机从侧后攻击破敌。之所以选择汤恩伯所部作为侧击主力,其原因在于该部属于中央军主力,不管兵员和装备都属于中国陆军中的精华。
  孙连仲的第二集团军之前在华北和山西战场上已经遭受重大损失,能够作战的只剩下三个师的兵力。抵达台儿庄后,孙连仲下令由池峰城的第31师负责守卫台儿庄正面阵地,第30师和第27师负责左右两翼的防御。连孙连仲的集团军司令部都设在离台儿庄不到两公里的一个小村庄里,足见其决死一战的信心和勇气。
  3月24日,蒋介石亲赴徐州视察督导,返回时留下副总参谋长白崇禧、军政部次长林蔚、军令部第一厅厅长刘斐在徐州协助李宗仁指挥作战。3月27日激战正酣之时,蒋介石不顾李宗仁的苦苦劝阻带领“李、白”在台儿庄南车站接见了担任台儿庄主阵地防御的第31师师长池峰城。受宠若惊的池师长当即表示:“我师决心战斗到底,与阵地共存亡,以报国家,以报委座知遇之恩”。
  随后的事实说明,绝对是条汉子的池峰城一点都没有吹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