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多谢红杉树师兄专门注册来顶贴。
  师兄谬赞,愧不敢当。绝对不是谦虚,用丹丹姐的话,“发自肺腑的”。
  借此机会跟师兄多聊几句。
  其实编这个帖子也是一念之差。平时喜欢看几本书,走路胳肢窝都习惯夹一本。前年遇见单位的一个前辈(现已退休,美国老海归),问我看的啥。我说《瓜岛战役》。他说前一段你不就在看这个吗。我说那本是国人写的,这本是美国人写的,内容不一样。他说这个战役你看过几本?我说专门写瓜岛的十几本,内容涉及到的几十本。他说太平洋你看过多少,我说看过的不少于500,手头200左右。他说你也可以说说自己的观点,光看啥意思?
  前辈之言让我怦然心动。后来经过很长时间的犹豫,才斗胆开了此贴。
  您说的“深入”的确不敢当,“浅出”还勉强可以接受。编这个资料我要求自己首先能看懂。至于那些高深的观点,不要说提出,师弟能领会都很困难。
  “研究学问”这帽子太大了,非把师弟我压垮不可,咱就一个业余爱好者而已。
  至于师兄建议做点储备,呵呵,估计有点难。现在都吃了这顿没下顿的,不好有余粮呀。
  就像一个落后生,作业都写不完,就不做试题训练了吧。
  现在想想后边还有超过85%的内容都觉得不寒而栗。
  尽力吧!
  3月23日,日军第10师团濑谷支队由枣庄南下,在台儿庄北侧与守军警戒部队接战。从24日起,日军开始反复向台儿庄展开进攻,守军池峰城第31师顽强抗击,攻守双方都抱定了必死之心。台儿庄一带宅室多为石头建筑,故每一房屋皆为一堡垒。面对日军的强大攻势,守军据房为垒誓死不退。
  3月27日,台儿庄北城墙被日军炮火炸塌,小北门亦被摧毁,日军经3天3夜猛攻方冲进庄内,惨烈的巷战随后展开。双方都不断派出增援部队。28日日军攻入台儿庄西北角,占领西门,切断了第31师师部与庄内的联系。到第二天,日军已经完全占领了台儿庄东半部。
  小小台儿庄已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29日,林蔚转述蒋介石紧急电令:台儿庄屏障徐海,关系第二期作战至巨,故以第二集团军全力保守,即存一兵一卒,亦须本牺牲精神努力死拼。如果失守,不特该军官兵死罪,即李长官、白副总长、林次长亦当严办。
  台儿庄内的战斗还在持续。到4月2日,守城将士伤亡已逾十分之七,三分之二的阵地已为日军占领,守军仍据守南关一隅拼死不退,战局胶着。
  第五战区下令以第20军团汤恩伯主力向台儿庄机动,击敌侧背,与第2集团军形成内外夹击之势,并以第3集团军进至临城、枣庄以北断敌后路。攻击台儿庄的濑谷支队顿时陷入国军四面包围之中。为解濑谷支队之危,日军速以第5师团坂本支队从临沂驰援,随即遭到国军第52军和第75军的阻击和围攻。激战数日,伤亡惨重的坂本支队被迫撤退,日军救援濑谷支队的计划落空。
  4月3日,李宗仁下达了第五战区全面反攻的命令。国军的内外夹攻使得濑谷支队渐渐不支。经过四天激战,日军濑谷支队大部被歼。其残部于7日向峄城、枣庄“转进”。
  蒋介石要求李宗仁迅速出击追击残敌,但李宗仁能指挥动的孙连仲等杂牌军损失太大,几乎失去了继续作战的能力。有能力作战的汤恩伯部队又指挥不动,汤恩伯一向的作战原则也是避免攻坚。因为中国军队追击过于缓慢,败退的日军很快就形成新的防御与国军形成对峙。据说蒋介石的军事顾问法肯豪森为痛失追击良机气得“狠命揪自己的头发”。
  此即为举世闻名的“台儿庄大捷”。日军两个精锐师团的伤亡数字是:第5师团亡1281人,伤5487;第10师团亡1088人,伤4237人。合计伤亡超过万人。国军伤亡超过两万人。
  就战役性质而言,台儿庄战役只是徐州会战中一次比较成功的阻击战而已,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最后徐州沦陷的结局。但在此之前,国民政府几乎动用全部军事力量先后进行了多次重大战役,基本上都以付出惨重代价和失败而告终,可谓“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徐州战役之时,举国上下弥漫着一种失败的悲观情绪。小小台儿庄一战就让日军付出了万余人的伤亡代价,极大地振奋了中国人民的民族精神,并从中看到了抗战的光明前途。战役的胜利也扩大了中国抗战的国际影响。苏、美、英、法等欧美主要国家都给予了充分报道和评论。1938年4月9日伦敦路透社电讯说:“英国军事当局对于中国津浦线之战局极为关注。最初中国军获胜之消息传来,各方面尚不十分相信,但现已证明日军溃败之讯确为事实。英人心理渐渐转变,都认为最后胜利当属于中国。”德国也报道说:“徐州方面中国抵抗力之强殊出人意外”,“最慎重之观察者亦不能不承认日本必遭失败”。各国新闻媒介对台儿庄大捷的报道,不仅让世界增加了对中国抗战的了解和认识,也为后来中国赢得更多外援创造了条件。
  一次大捷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威风,也打热了蒋介石的头脑。蒋介石认为,宜将剩勇追穷寇,趁势在徐州地区再打出几个“台儿庄战役”、与日军实施战略决战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乎,全国各路人马纷纷接到命令奔赴徐州战场,使得徐州附近的国军兵力迅速超过了60万人。
  国军此举可谓正中日军下怀,——这正是一举聚歼国军主力部队的天赐良机。台儿庄战役也使得侵华日军的头脑一下子变得清醒起来。4月3日,大本营和陆军参谋本部联合下达“大陆指之106号”,要求华北方面军和华中派遣军迅速调集兵力,围歼徐州一带的国军重兵集团。在华日军也迅速调整战略部署,以战场现有兵力在正面牵制国军主力,而日军主力则向西迂回从侧后包围徐州,试图一举歼灭第五战区国军主力。
  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系列的调兵遣将。日华北方面军第114师团以及淞沪地区的第16师团等部队奉命奔赴徐州参加会战,连远在满洲的关东军都调来了两个独立混成旅团。当时侵华日军总兵力共计为18个师团约40多万人,而被投入徐州战场的就有8个师团。——其中华北方面军五个半师团,华中派遣军两个半师团,总兵力超过了20万人,达到了侵华日军的半数以上。
  担任在北面吸引国军主力任务的就是刚刚打了败仗的日军第10、5两个师团。4月16日,板垣征四郎第5师团率先对临沂发起第二次攻击。负责增援的张自忠部被敌军阻击救援未果。19日中午,日军突入临沂城,庞炳勋率残部突围而出,临沂失陷。国军鲁南的战略支撑点丢失。
  4月10日,第10师团自兖州推进到枣庄。18日,日军分三路开始进攻。国军汤恩伯部、滇军第60军逐次抵抗。26日,国军在台儿庄发动全线反击,在日军的顽强阻击下伤亡惨重。第5师团一部也很快加入战场。为了抵挡日军的攻势,国军主力开始逐渐向北线集中,日军将国军主力滞留在台儿庄周围的战略目标初步实现。
  前线激战正酣。但日军的真实意图是从南北两个方面向徐州西侧迂回包围,用20万人包围歼灭这一带的国军主力60万。南面,日第6师团板井支队4月23日从芜湖出发,连陷巢县、庐州。第101师团佐藤支队4月24日从东台出发,先后占领盐城、阜宁。由于国军的主力大部分集中在北部,这两路日军并未遭到顽强阻击而得以长驱直入。
  时值淮北大旱,河水干涸,日军的机械化优势得以充分发挥。5月4日,集结在凤阳、蚌埠、怀远一带的日军第3、9、13师团分别沿北淝河、涡河西岸北进,13日攻陷蒙城、永城后向江苏萧县、砀山进攻。在徐州主战场的西南方,日军已经出现在中国主力的侧后。
  5月9日,日军第16师团从济宁出发强渡运河占领郓城。同时,第14师团从河南濮阳南渡黄河,陷山东菏泽、曹县后,直插河南兰封,一举切断了陇海铁路。15日,南路日军第16师团快速挺进队与北路日军在陇海路上会师。在阻断郑州方面国军增援的同时也堵住了徐州国军主力向西的退路。16日,日军第10师团已经距离徐州只有6公里。至此,日军对徐州的战略包围初步形成。
  到5月中旬,日军在徐州西侧布下的一张大网在慢慢张开并逐渐收紧。徐州国军突然出现的严重危机,使蒋介石那因台儿庄胜利有点发热的大脑刹那间又冷静下来。他突然意识到日军的目的就是要围歼徐州国军主力50个精锐师。日军的战略企图既然已经暴露,再死守徐州不但不现实而且也失去了意义。何应钦、白崇禧、陈诚等人亦主张趁日军包围圈还没收紧的时候尽快突围。这次蒋介石没有犹豫,迅疾向第五战区下达了放弃徐州的撤退命令。
  尽管南北两路来势凶猛,但日军毕竟兵力有限,在徐州附近形成的包围圈四处都是缝隙和漏洞。徐州战场的撤退与淞沪和南京的撤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第五战区得力有效的组织下,从5月16日开始,中国军队且战且退,阵形不乱,按部就班地向西、向南撤退。日军阻一处中国军队冲一处,各路人马相继冲出重围,陆续向河南南部及湖北北部集结。
  李宗仁与长官部官兵700余人越过敌之包围圈移驻潢川。留守徐州城的刘汝明部佯作死守之状,见各路大军撤尽即立即放弃徐州,巧妙地跳出日军的包围圈安全转移,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空城计。
  5月19日,日军占领空城徐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