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牛岛满此战大放异彩阿,国军跨战区的协同指挥能力不是一般的差,主要是部队派别太多成分太复杂,我党的群众工作政治工作确实出色得多,武汉会战期间日军受火炉酷暑影响,伤病减员也不少。武汉会战公认是个转折点,国共两党评价都很高认为是战略相持的开始,倒是东方的斯大林格勒说法很多,有说是长沙有说是常德,还有说是石牌,不过还是对这段兴趣还是不大,希望老酒加快进度,早点上主菜
  

  跟在铁血师兄腚后说几句:
  罗斯福:日本人是有史以来我见过的最卑鄙、最无耻的民族。
  康熙:倭子国,最是反复无常之国,其人甚卑贱,不知世上有恩谊,只一味慑于武威,故尔,不得对其有稍许好颜色。
  戴高乐:日本,这是一个阴险与狡诈的残忍民族,这个民族非常势利,其疯狂嗜血程度类似于欧洲中世纪的吸血鬼库拉,你一旦被他看到弱点,喉管立即会被它咬破,毫无生还可能。
  孟德斯鸠:日本人的性格非常变态。在欧洲人看来,日本人是一个血腥变态嗜杀成性的民族。日本人顽固不化,任性作为,刚愎自用,愚昧无知,对上级奴颜婢膝,对下级凶狠残暴。日本人动不动就杀人,动不动就自杀,不把自己的生命放在心上,更不把别人的生命放在心上。所以,日本人充满了混乱和仇杀。
  俄国谚语:窗子不擦不明,日本人不打不行。


  师兄所言甚是。
  波田支队最擅长的就是热带丛林作战。波田重一当支队长的时候叫波田支队。参加 淞沪会战时因为支队长是重藤千秋少将,所以叫重藤支队。这支部队在中国先后参加了淞沪、武汉、海南、昆仑关、福州等战役,可谓“战功卓著”。
  由于在武汉会战中“立下奇功”,会战结束后波田重一晋升中将调任第19师团师团长。支队长由饭田祥二郎接任,改称饭田支队,1939年攻占了海南岛。其登陆的澄迈湾离老酒打工之地只有几公里。
  这个饭田以后还要重点提到,他是缅甸战役日军第十五军的司令官。
  饭田祥二郎离职后盐田定一少将接任。太平洋战争前改编为第48师团。因其擅长于丛林作战被编入南方军。参加了菲律宾和荷属东印度攻略战,攻克马尼拉和泗水。
  到那时再详说吧。


  江北日本第二军的行动比第十一军晚了不少,原因后叙。直到8月22日,东久迩宫稔彦王才集合齐属下的进攻部队从合肥出发。
  六安和霍山是大别山的两扇大门。8月27日,日第10师团向六安、第13师团向霍山发起猛烈进攻,两城分别在第二天和第三天被攻克。之后日军兵分两路。左路第13、16师团穿越大别山北麓直逼商城、麻城、黄陂,配合沿江西上的第6师团攻取汉口,右路第3、第10师团直捣潢川、罗山、信阳,然后沿平汉路南下对武汉实施迂回。
  左路第13师团9月2日开始进攻富金山。守卫富金山的是宋希濂所部中央军精锐部队71军,其中有两个德械师,久攻不克日军伤亡惨重。下一节诺门罕战役将要出场的第13师团荻洲立兵中将只好向东久迩宫求援。9月11日,日增援部队16师团与13师团会攻富金山,激战九日后宋希濂部被迫后退。富金山之战尽管失利却得到了蒋介石的高度评价。日军乘胜追击连占叶家集和商城,逼近小界岭防线。
  小界岭防线是大别山北麓国军最后一道防线,如遭突破日军就将越过大别山沿公路一路畅通无阻地推进,前去武汉已无险可守。防线由宋希濂退下来的71军、田镇南30军和冯安邦42军联合防守。国军三个军利用地形优势顶住了日军一轮又一轮的猛攻,从9月18日一直打到10月下旬,第13和16师团才取得突破穿越了大别山,于10月25日占领麻城。此时南面国军已经弃守武汉。
  第二军右路进攻的情况要稍好一点。第3和第10师团很快占领固始,在攻击潢川时遇到了名将张自忠。张自忠所部27军团整整守了10天之后安全撤退。日军之后日军直捣罗山、信阳,遇到了同样属于精锐部队的胡宗南部。
  胡宗南的第一军是当时国军中装备最好的,甚至还包括邱清泉率领的当时国军中唯一的坦克部队。胡宗南拿着这么好的装备用三个军七个师的兵力与日军基本上属于强弩之末的两个师团激战20多天后还是被击退,日军一路前进占领光山、罗山,10月13日攻陷平汉路上重镇信阳。
  李宗仁电令胡宗南“自信阳南撤据守桐柏山、平靖关,以掩护鄂东大军向西撤退”。胡宗南当然不会听李宗仁的,竟带领全军迅速避开正面向西撤退,一下子跑到了南阳一带。此举导致平汉路门户洞开,日军沿着平汉路长驱直入,连李宗仁都差点成了日军的俘虏。到10月24日,日军第10师团逼近孝感。
  到10月24日,除了被几乎打残的第106师团和第101师团在九江地区进行休整补充之外,华中派遣军其余所有参战师团都抵达武汉周边,从东、北、南三个方向形成包围之势。
  就在荆楚大地以武汉为中心的攻防激战正酣之际,南边的广州地区烽烟再起。早在1938年5月徐州会战之际,日军就已经突袭占领了厦门。加上之前上海、青岛等地相继陷落,广州已经成为中国最重要的对外港口。与它的重要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里的防守却异常松懈。粤军的半数被北调参加武汉会战,导致珠三角地区兵力空虚。
  蒋介石认为日军正在全力进攻武汉,不可能有多余的兵力在其它方向展开大规模作战。这种想法看似也有一定道理,兵力不足的日军本来计划在武汉会战结束之后再调集兵力实施广州作战。由于武汉战场国军的顽强抵抗使得战局进展缓慢,大本营试图另辟蹊径,通过在南方广东地区开辟新战场策应北面的武汉会战。参谋本部迅速抽调第5、18、104三个师团组成了第21军,由古庄干郎中将统领,在海、空军的配合下实施广州战役。1938年9月17日,大本营下达了实施广州战役的攻击令。
  事先听到一些风声的广东省长吴铁城立即向国民政府作了报告。蒋介石认为这很可能是日本人故布疑阵,制造“假”情报试图让国军从武汉战场抽出兵力支援广东。他不但没有给广东地区派出增援,还从这里又抽调了一个师去支援武汉战场。1938年10月上旬,日第21军在海军第5舰队的配合下突袭广州,10月11晚在大亚湾成功登陆。登陆后的日军一路势如破竹,连下淡水、惠州、增城,21日已经攻到广州近效。负责广东防务的余汉谋第12集团军仅留有7个师、2个旅8万多人,且兵力分散戒备松弛,根本挡不住日军如狼似虎的攻势,仅仅10天就被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也难怪,余汉谋身边的两个少将高参全是日本人的奸细,能坚持十天也算不错了。广州于10月21日下午沦陷。——中国由华南接受外援的交通线至此被切断。
  1939年2月,在海军的强烈要求下,日军占领了仅仅有3000多守军的海南岛。其中一个登陆点离老酒现在的打工地儿只有几公里之遥。日军随后宣布中国的南沙群岛“作为自古以来无主的珊瑚岛屿”已经归日本所有。之所以在这里提到这个并不激烈的作战,并不是老酒身在现场睹物思人,而在于通过占领海南和南沙群岛日本取得了下一步实施南方作战的重要前进基地。这里离英法的殖民地实在太近,英法等国立即发出,日本宣称此举“只为封锁没有任何领土野心”。1939年4月15日,罗斯福总统下令美国舰队缩短逗留在大西洋的时间,返回其在太平洋的驻扎地。
  广州的陷落导致粤汉铁路被彻底切断,武汉更失去了继续坚守的意义。10月24日,国军放弃武汉的命令正式下达。当晚10:00,蒋介石离开武汉飞往衡阳。四周日军的枪炮声已经清晰可闻。
  10月25日晚10时许,日军先头部队第6师团第23联队率先进入汉口城区。26日凌晨5时,日军波田支队突入老酒曾经学习和生活了四年之久的武昌。27日,配属给波田支队的日第15师团第60联队从武昌渡江攻占汉阳,武汉三镇咸落敌手。
  与此同时日军第9师团攻占贺胜桥,第27师团占领桃林镇。但此时中国守军主力各部已经撤到了湘北及鄂西地区。在历时4个多月的武汉会战中,日军最终未能歼灭中国参战110个师中的任何一个师,最终占领的只是一座燃烧了两天的空城。日军企图在武汉消灭国军主力的妄想再次破灭。
  武汉会战日军投入兵力30万人,伤亡约5万人。国军先后投入110万人,伤亡超过18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