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侧卫师兄,看一个小例子吧:
  1945年8月日本投降。
  横井庄一1972年1月在关岛被发现。
  小野田宽郎1974年3月在菲律宾卢邦岛被发现。
  中村辉夫1974年12月在荷属东印度也就是现在印尼的原始森林中被发现。
  为什么只有前两人被日本媒体大肆宣传,第三个却悄无声息?
  因为顽抗时间最长的中村辉夫是台湾人,中文名字叫李光辉。

  7月20日,日本驻苏联大使重光葵向苏联政府提出强烈抗议,要求苏军立即撤出张鼓峰,然后共同商定国界,否则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由苏方负责。俄国人一听这话就乐了,老子难道是被吓大的?你以为满世界都是张学良?苏联外交人民委员李维诺夫的答复同样铿锵有力:“任何威胁吓不倒莫斯科。”
  同日,苏边防军开始同时在沙草峰构筑阵地,边境公路上苏联军用汽车骤然增加,波谢特港口也开进了30多艘运输舰。
  陆军强烈要求借此机会教训一下外强中干的俄国人。陆军的想法却没有得到海军的支持。海军认为即将展开的武汉会战需要大批军舰护卫,以保证武器和兵员的运输,因此要避免尽量避免两线作战。但陆军执意要打一场有限战争。
  尽管战场不大,但面对的毕竟是军事大国苏联,参谋总长载仁亲王虽然是天皇的叔叔也必须跟自己的侄子打个招呼。鉴于中国战场已经陷入无休止的持久作战,内大臣汤浅仓平、元老西园寺公望均反对在张鼓峰挑起新的事端,深以为然的裕仁断然拒绝了陆军的开战请求。急于建功立业的第19师团干着急没办法。
  按照朝鲜军司令官中村中将的命令,第19师团主力应于7月28日前返回原驻地朝鲜罗南。但素来积极敢为被称为“勇足将军”的师团长尾高却一直拖到29日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就在尾高中将怅然回眸远望的当儿,他失落的眼神刹那间变成了惊喜:数十名苏联兵占据了沙草峰。
  张鼓峰属于“界限不明地区”,但沙草峰则是苏方承认的“满洲国”领土。尾高立即下令守备队出兵将沙草峰的苏军驱逐出去。当天下午守备队派出两个小队分路向沙草峰进击。随着日军的出击,沙草峰上的零星苏军兔子一样一溜烟跑了。但是两个小时后,又有近百名苏联士兵在坦克的掩护下重新回到了沙草峰,局势瞬间变得剑拔弩张。
  上级的命令是“不能打”,当前的局势是“可打可不打”,但是不打就没有立功的机会。尾高想起了此时已经是陆军大臣的板垣征四郎和名震天下的石原莞尔,当年“九一八事变”他们要是听命令的话能有今天的伟大成就吗?不冒险就肯定没有扬名立万的机会,人生能有几回搏?违令不要紧,关键是一定要赢。
  尾高武断地认为不用战斗,只要做出一副进攻的姿态苏军就会乖乖撤走。一年前也就是1937年6月的“干岔子岛事件”中,苏军就是这样铩羽而归的。在那次事件中,苏军的三艘巡江炮舰被日军击沉一艘,重创两艘。可是苏军不但没有进行报复还很快撤出了有争议的地区。这一事件给了日本人一个错觉,苏军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一旦出现边境纠纷,只要你果断出手,只要你够强硬,它就必然会乖乖地缩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