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不跑题,铁血师兄。
  你说这事让师弟想起来一件亲身经历。
  大约八年前老酒在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当二把手,当时公司引进了一条国外的生产线,其中一部分是德国的设备。
  设备供应方就派了一个28岁的德国小伙儿来指导安装,小伙也叫马克思,很能喝啤酒。老酒那时候还不算很老,曾经一口气跟他对吹过七瓶青岛猫尿。
  马克思就是国外所谓的灰领,能设计能安装。车刚把他接到单位,马克思把行李箱往生产线旁边一放就开始干活,西装一脱里边就是攀带裤的工作服。
  当时承包总体安装工程的是一个部队的安装公司,带队的是个所谓的上校(军官证可能是真的)。他还经常巴结咱请咱吃饭,弄得咱感觉跟个少将似的。上校派了八个最优秀的钳工跟着马克思安装。
  一共20个靶位,马克思要求他自己一天装好一个。第一天中国人跟他学,第二天两个中国人一组,一天完成一个靶位。
  设备上有许多硕大无比的螺丝,主要就是这里费工。马克思做示范,每个螺丝要往前上三圈,然后倒两圈,然后再上三圈倒两圈,只到最后上紧。马克思强调,这是必须严格执行的。
  第二天中国工人就开始独立作业,很快个个速度都超过了马克思。马克思速度一直是一天一个靶,有一个中国小伙半上午就干掉了一个。
  后来才知道,八个钳工没有一个人按照马克思“进三倒二”的要求操作,而是憋住劲儿一口气上到底。
  半年后,投入运行的生产线很多靶开始漏气,不得不经常停下来维修。停一次再抽真空需要最少24个小时。
  马克思装的那几个靶到我离开那个单位的时候都没漏过气,不知道现在漏不漏。
  顺便提一句:马克思干活慢,泡妞可不慢。就呆了八天,临走时带走了安装公司的翻译小李。这个小李是安装公司从外语学院临聘的,还没毕业。
  年龄倒是差不多,就是身高差距大一点。马克思1.86,小李最多1.50。
  爱情的力量呀!
  这事一开始不知道,只知道安装公司又换了一个小翻译。后来马克思发邮件询问设备运行情况,最后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小李在这里也很好。”
  一问才知道这事:效率呀!
  原来咱八年前就奥特了。
  啰嗦了吧?

  1.8.2 财狼参谋
  1944年9月26日,一架美国轰炸机在缅甸北部被日军高射炮火击落,飞行员本杰明.帕克跳伞后不幸被日军俘虏。可怜的帕克并没有受到优待,一名日军参谋带领士兵先是用炸弹的碎片横切了帕克的脸颊,然后用一把缅甸钝刀连砍三次将帕克的头颅切下。然后这名参谋下令将帕克的尸体大卸八块下锅煮熟,随后带着士兵一起把肉吃掉。
  据说这个参谋并不是第一次干这事。在中国东北,他曾强迫日军士兵吃人胆。在马来亚,他也曾下令要日军生着吃英军人肉。可能这一天他心情不错,大家才有了熟肉吃。
  您可能认为这都是老酒虚构的恐怖电影镜头,但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个带头的日军参谋就是“昭和三大参谋”之一,老酒十大牛人排行榜上排名靠前,被称为“战争之神”、“豺狼参谋”的辻政信。
  辻政信好战。一旦哪里发生战事,屁颠屁颠跑到现场的肯定有他。这些地点包括中国的东北、上海、武汉、北平、天津、山西、海南、南京、台湾,以及远东和太平洋地区的泰国、马来亚、新加坡、菲律宾、瓜达尔卡纳尔岛、巴布亚新几内亚、新不列颠、缅甸等等。可以说这是一个在今后正文中出镜率极高的人物,且每出镜必有惊艳表现。
  辻政信嗜杀。他由此给亚洲各国包括中国、菲律宾、马来亚、新加坡、缅甸、泰国人民都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他所到之处无不尸横片野、血流成河。他杀人如麻,——杀平民、杀战俘、甚至杀皇军。臭名昭著的“新加坡华人大屠杀”以及“巴丹死亡行军”均与其直接相关。惨死在他屠杀令之下的战俘、平民多以数十万计。如果扣一顶大帽子的话,这畜生绝对属于“反人类”,并由此成为战后被美、苏、英、法、中五国悬赏捉拿的甲、乙、丙“全级战犯”。英国人甚至扬言“就是翻遍每一根草也要找出辻政信”。
  辻政信克主。几乎所有当过他长官的人都霉运连连。其中包括东条英机、植田谦吉、矶谷廉介、山下奉文、本间雅晴、西村琢磨、河村参郎等等,这些领导过辻政信的人轻则丢官免职,重则丢命,甚至很多人被送上了绞刑架。
  辻政信狂妄。“皇军以一当十、皇军一个师团打苏军三个师”就是他的发明。甚至到了战后的1952年8月,在竞选日本众议员的演说中他还狂妄地说:“我和俄国人、支那人、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印度人、澳大利亚人、爪哇人、菲律宾人、缅甸人都打过,负过七次伤,身上有二十几颗子弹和三十多处伤疤。”以全国第三位的高票当选议员之后,他甚至还以该身份于1957年到北京拜见了先总理恩来公。
  辻政信胆大。由他主导的“诺门罕事件”是昭和年代日本陆军三大“下克上”事件之一,仅仅排在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导演的“九一八事变”之后。除了天皇之外其余所有人他都敢冒充,经常以大本营和参谋本部的名义下达各种骇人听闻的命令。拿着鸡毛当令箭指挥这个驱使那个是他的拿手好戏。日本陆军内部无人不知辻政信善于制造事端的特点。有人甚至说,辻政信在还是一个少佐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指挥日本陆军了。
  1902年10月11日,辻政信出生在石川县山中町东谷奥村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在六兄妹中排行老三。他的父亲辻龟吉靠着家里的六亩薄田无法养活这一大家子,就开发了一个烧炭的第二职业来增加收入,业余还经常帮村里人张罗一些红白喜事弄点外快,就这样日子仍是过得紧紧巴巴。辻政信幼年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乡村教师。由于家境极其贫寒,小学毕业后辻政信无法继续深造,只好去报考免费的日本陆军幼年学校。1917年春天,15岁的辻政信参加了名古屋陆军幼年学校的入学考试,考试成绩是第51名。可学校只录取前50人,辻政信就这样意外地名落孙山。落榜后灰心丧气的辻政信只好到大阪的一家航运公司当了学徒。一个月后好消息传来,他又幸运地被学校录取。原因是前面一名考生体检不合格,这样他就自动替补了最后一个名额。——不知道那个不合格的考生叫什么名字,如果他身体好一点的话,未来会有数十万人因此得以活命。
  1920年3月24日,入学时最后一名的辻政信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名古屋地方陆军幼年学校毕业。随后他进入东京中央陆军幼年学校。当时在东京有个石川县的同乡会,可是两年间同乡们从来没有在聚会中看见过辻政信,他在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努力学习。在由全日本少年精英荟萃一堂的中央陆军幼年学校里,两年后辻政信还是以首席的成绩毕业。
  之后辻政信回到家乡加入了石川县的第九师团金泽步兵第七联队。辻政信是一个精力极其旺盛的人,他对自己的要求近乎残忍。老酒在1988年也曾经参加过短期的军训野营训练,晚上急行军要背着行李卷绕武汉东湖跑一圈。尽管老酒弄虚作假将行李里的被子换成了一个军大衣,但是跑下来还是几乎散了架。这位辻政信倒好,急行军的时候还要在行李里塞上两块砖头增加分量。在一次行军训练中,同行的官兵们水都喝完了,疯狂的辻政信竟然带了两个水壶。发现大家断水了之后他把大家叫到一起,当着大家的面把他剩下一壶水倒掉,然后继续行军。
  半年后,辻政信到了著名的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36期学习。1924年7月18日毕业时仍然是首席,可谓是连中三元。
  1928年12月,辻政信考取日本陆军大学第43期。他的目标是继地方幼年学校、中央幼年学校和陆军士官学校后再次戴上“陆大首席”的桂冠。但这次却未能如愿。和他的前辈石原莞尔一样,并不仅仅因为成绩,而是他那恃骄而宠、目中无人的性格得罪了教官。在校期间辻政信和任课教官发生过三次激烈冲突,甚至因此上了被开除的名单。1931年11月,辻政信以第三名从陆军大学毕业。尽管也属于“军刀组”,但还是让目标“四连冠”的辻政信无比失落。
  和他的偶像石原莞尔不同:石原莞尔是天才,吊儿郎当地就可以轻松取得陆大“次席”的成绩,天资并不出众的辻政信靠的是勤奋。“陆大”三年的学习中他几乎没有好好睡过一个囫囵觉,往往困了在课桌上趴一会就继续起来学习,他总是要求自己比别人学得更多做得更多。
  要说第三名也不错了,但是极爱面子的辻政信却将此当做了奇耻大辱。他必须找到一个理由来为自己开脱。后来有人问及此事时,他的解释是“同级生中有天皇的亲弟弟秩父宫雍仁亲王”。其实谁都知道皇族成员在陆大学习成绩是不参加名次排列的。实际上那一届的首席和次席是天野正一和岛村矩康,最后都官至陆军少将。而辻政信终其一生最高军衔只到大佐,倒是和河本大作有些类似。
  陆大毕业后,前途远大的辻政信出人意料地和乡下一个邮政局长的女儿结了婚。这家伙还有家庭暴力倾向,对老婆经常是拳脚相加。他老婆也不简单,偷偷到一家柔道场去练习柔道。后来一次辻政信动手打老婆时被结结实实地摔了一个大背跨。从那以后辻政信在家里就老实多了。看来对付家庭暴力,“以暴制暴”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
  辻政信在中下级军官和士兵中很有威望。他不贪财、不好色,甚至可以说很清廉。在上海、哈尔滨、武汉,辻政信都曾亲自带领宪兵去砸饮酒嫖娼的高级军官的汽车。在泰国曼谷,辻政信到任后的第一个命令就是禁止军官坐汽车兜风。正因为此,他给同事和下级留下的印象是“勇敢、正直、清廉”。
  毕业以后辻政信还是回到了家乡第九师团金泽第七步兵联队,这个师团的师团长就是即将出场的植田谦吉。此言不全对,前文已经提到过植田谦吉参加上海作战还在虹桥公园被朝鲜义士尹奉吉给炸成了金鸡独立。辻政信回到部队不到两个月就赶上了打仗,那就是1931年上海“一二八”淞沪抗战。这是辻政信第一次参加实战。在1932年2月20日的战斗中,当时已经是中队长的辻政信和大队长空闲升少佐亲自坐在装甲车上冲锋,不料装甲车却在十九路军的阵地前突然熄火。大队长没有回来,左膝盖受伤的辻政信中尉却拄着军刀一步一步地瘸了回来。在这次战斗中辻政信损失了他手下的16名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