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课长花谷正中佐是陆军士官学校26期毕业,比辻政信高了整整十届。虽然在校期间的成绩和名气都远远不如辻政信,但他在“九一八事变”中靠来回跑腿打杂也混出了点名堂。后来甚至有人把他和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一起称为发起事变的关东军“三羽鸟”。能够和那俩人并肩,的确让花谷跟吃了蜜蜂屎一样舒坦了很久。花谷也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主儿,就此常常以事变“核心领导人”自诩。对于新来的毛蛋孩子辻政信,花谷往往是居高临下,以一种先哲的姿态和口气教训他说:“你虽然在学校里学到了一些知识,可是也别太骄傲了。与大学知识相比,懂得实战更重要。”言外之意就是说,尽管你学习成绩好一点,比起老子来还差的远着呢。
  说到这里,花谷得意扬扬地进行了语重心长的举例说明:“比如‘满洲事变’,如果只会纸上谈兵就不可能取得成功,所以你要好好学习,今后的路还长着呢!”
  一贯喜欢较真的辻政信本来对“九一八事变”就极有兴趣,从此开始埋头研究有关事变的档案资料,并从中发现了诸多疑点。
  辻政信带着这些疑点去问花谷。由于花谷在“九一八事变”中只不过是个跑龙套的小角色,很多事他根本就不知道,也就无法回答辻政信提出的一系列稀奇古怪的问题,只好挠挠头皮,显得颇有点尴尬。
  辻政信马上明白了,“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弄清楚那些问题,必须去找那个真正的总设计师,当时已经是陆军参谋本部作战部部长、如日中天的石原莞尔。
  辻政信也知道自己不算个什么鸟,天神一般的石原会接见他?但心有不甘的辻政信还是想试试。大人物的举动总是会出人意料,石原不但屈尊愿意接见他,还说单位乱说话不方便,特意抽出时间让辻政信到他家里详细恳谈。
  比起那半瓶子咣当的花谷,人家好几瓶子都满着的石原才是真正大师的风范呀!
  之后就是我们在许多武侠小说中经常看到的情节,一个初出茅庐的晚辈小子到武林盟主或前辈那里诚惶诚恐地去聆听教诲,然后茅塞顿开,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最终成长为绝世高手、一代大侠。——金庸、古龙、梁羽生等都是这样说的。
  见面后宾主寒暄落座。受宠若惊的辻政信鼓足勇气一五一十地倒出了心中的那些疑问。面对这个比自己小了十三岁的后辈,石原像他的名字那样“莞尔”一笑,对辻政信提出的问题一一做了回答。石原强调:要拿下满洲不错,但关键是如何拿,只有做好充分的思想和行动准备,才能确保一举成功。此即为“谋而不妄动、动则一击致命”。
  对于后辈的提携石原可谓是不遗余力,毫不藏私。他又给辻政信讲述了他的“满洲国建设思想”,告诉他武力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必要的时候也要适当对满洲人示好,以便更好地达到统治东北的目的。此即为“攻城为下、攻心为上”。
  一语惊醒梦中人。石原的点拨使得辻政信顿觉拨开乌云见了青天,一下子打通了任督二脉。同时也为自己的无知感到羞愧难当,“过去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如果地上有洞真想钻进去”。他后来回忆这段经历时说,“先觉的导师对物体的观察方法,对中国、满洲、东亚的思维方式,使我从权益思想到道义思想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原来“见识的不同其力量竟是如此的可怕”。从此他便奉石原为自己的精神导师,对其百般推崇,并俨然以石原的传人自居。
  后来的事实说明,辻政信此举更大的目的是利用石原的名气给自己贴金,并借此引起大家的关注。他从石原那里学到的仅仅是胆大包天等等皮毛功夫而已,石原独有的冷静深远的判断力他一点都没有学到。相比于谋略大师石原莞尔,辻政信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战略家的素质是天生的,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当,包括像辻政信这样的牛人。
  辻政信后来还真做了一件让人刮目相看的事。辻政信的父亲在老家帮村里人办红白喜事,辻政信也要学着过把瘾——给张作霖办丧事。1937年6月3日,他花费十万日元在满洲举办了一个盛大的葬礼,把败家儿子跑了没人管扔在海林寺的张作霖风风光光地埋在了张家墓地。辻政信此举可谓是技惊四座,在一定程度上对关东军的形象有所改善。时任“满洲国经济大臣”的汉奸韩云阶对辻政信说:“辻君,你仅以十万日元就办成了需要花十亿日元都不一定能办成的事,真是高明呀。整个满洲三千万民众,自‘九一八事变’以来这次才算笑逐颜开了。即使花上几亿日元进行宣传安抚,也根本不会有今天这十万日元的效果。”
  辻政信办了这一件丧事还不过瘾。几年后的1943年11月24日,他以中国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的名义在浙江奉化溪口镇举行了一次公祭蒋介石母亲的仪式。一个月后重庆方面报纸以“日寇祭蒋太夫人”的标题,在头版头条大篇幅报道了这一怪行。很多人认为,战后蒋介石能够瞒天过海地收留被五国联合通缉的辻政信也正因为此。
  除了大张旗鼓地埋了老张之外,辻政信受关东军参谋长板垣征四郎的委托多方奔走,1937年9月促成了“满洲建国大学”在长春的成立。辻政信在满洲的“剿匪”工作也差强人意,成功地招降了有五千多人的吕绍抗日武装。
  看似这辻政信真的得到了石原莞尔的真传。但是“七七事变”的爆发立刻让辻政信现出了原形。石原是典型的“不扩大派”,大家都认为辻政信会坚定不移地支持自己的导师。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急于建功立业的辻政信却是彻底的“扩大派”,他甚至一阵风似的跑到天津、北平去煽风点火。
  辻政信的狐狸尾巴终于露了出来。他对石原的思想纯属一知半解,所谓的服膺和崇拜也完全是叶公好龙、装模作样而已。也就是说他真正从内心里羡慕和希望得到的,只是石原发动“九一八事变”所获得的耀眼光环而已。
  期间辻政信到了北支那方面军当了作战参谋。后来又被派往山西板垣征四郎的第五师团负责联络。这个惹事精到哪里似乎都不受欢迎,他最终还是被板垣送回关东军当了他梦寐以求的作战参谋。
  等他再次回到关东军时,才发现这里的革命形势有了大的改观,不是“小好”而是“一片大好”。此时的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是原来辻政信服役过的第九师团师团长,参谋长东条英机也是辻政信在参谋本部编制动员课时的老课长,东条英机卸任以后接任的矶谷廉介中将更是当过辻政信所在步兵第七联队联队长,副参谋长矢野音三郎少将是辻政信从陆军中央幼年学校毕业时的第七联队联队长,所有的上级全是老上司。这些人对辻政信统统是信任有加。
  作战课内部也一样,高级参谋寺田雅雄大佐和辻政信一样是从参谋本部编制课出来的,而且也是第九师团出身,只不过不一个联队而已。作战主任参谋是刚从参谋本部编制课来的服部卓四郎中佐。还有个岛贯武治少佐是从参谋本部作战课转过来的,也是辻政信“陆士”、“陆大”的同期同学。放眼一看皆战友,辻政信在此可谓如鱼得水左右逢源。尽管军衔只是少佐的辻政信在所有作战参谋里只排在第七位,但因为到关东军时间最早,还有参加过实战立功的辉煌经历,辻政信在作战课还具有一定的发言权和说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