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这边清廷厉兵秣马,那边日本人当然也不会无动于衷。与大清相比,日本海军的建军气魄就高多了,其目标就定位在明治天皇维新之初就提出的“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当时还仅仅是海军省主事的山本权兵卫大佐就极具战略眼光地指出:“无论陆军如何精锐,如用兵海外,海军不能取得海上的绝对安全,则必归于败降。海军之主要任务则在掌握制海权。”其定位就比北洋水师的看家护院高了不止一两个档次。这种外向型、进攻型的海防战略不仅决定了甲午战争的结局,也决定了清日两国的近代国运。
  早在1875年,日本从英国订购的三艘军舰,3717吨的铁甲舰“扶桑”号,2250吨的“金刚”、“比睿”号就已经下水服役。之后的1885年,3709吨的“浪速”号、“高千穗”号高速巡洋舰回国。日本海军初具雏形。但之后发生的一次意外事件大大加快了日本海军的建设步伐。
  1886年7月,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总教习英国人琅威理率领北洋舰队主力“定远”、“镇远”、“济远”、“威远”、“超勇”、“扬威”6艘军舰前往朝鲜东海岸海面操演。之后“超勇”、“扬威”两舰在海参崴待命,其余“镇远”、“定远”、“威远”、“济远”四舰前往位于日本长崎的三菱造船所进行维护、检修,开展对日本的“亲善访问”,这也是大清铁甲舰队首次访问日本。其实大家都清楚,说好听了是“亲善访问”,说不好听了就是威胁和震慑,用咱老百姓的话就是“烧包”、“显摆”。
  8月1日,北洋舰队抵达日本长崎港,码头上挤满了前来观看大清铁甲巨舰的长崎市民。望着大清黄龙旗高高飘扬在威风凛凛的铁甲巨舰上,日本人脸上浮现的,除了羡慕和嫉妒之外,还有愤懑。8月13日,日方邀请抵达长崎的北洋官兵登岸购物。几个水兵就跑到当地的娱乐场所去嫖娼。由于去的地方生意太好,嫖娼小分队只好在外排队等候。期间竟然看到有VIP用户不排队径直进入,于是就上前质问老板,随后发生争执继而发展成打斗。接到报警的日本警察到达后将闹事水兵带回警察局。闻讯之后,北洋水师军舰上几百水兵蜂拥而出直扑警察局。“定远”、“镇远”舰上305毫米巨炮则调转炮口对准了长崎市区,——嫖个娼就动用这样的巨炮也真是够威风的。面对坚船利炮的威胁,迫于压力的日本人只好乖乖地放人。
  事情看似已经平息。8月15日北洋舰队放假一天,丁汝昌大度地批准450名水兵登岸自由观光。傍晚时分,数百名日本警察、浪人对大清水兵发动突然袭击。由于事先并没有防备,加上丁汝昌明令禁止水兵执械上岸,这次北洋水兵可是吃了大亏。早有预谋的数百名警察、浪人将大清水兵分割包围,街边市民也配合开展了石块攻击。事后统计显示,大清水兵5人死亡、44人受伤、5人失踪。日本警察也被打死5人,30人受伤,长崎市民亦有很多人受伤。
  事件发生后,北洋水师群情激奋。“定远”等四舰迅速进入临战状态,褪去炮衣,将炮口再次对准了长崎市区。总教习英国人琅威理甚至主张立即对日开战。李鸿章得知“长崎事件”后的反应颇耐咀嚼:“武人好色乃其天性,但能贪慕功名,自然就我绳尺。”对内没有丝毫的责怪之意,似乎嫖娼也是抗日为国争光一般。可对外李鸿章还是毫不含糊,当即召见日本驻天津领事波多野,严厉威胁:“如今开启战端,并非难事。我兵船泊于贵国,舰体、枪炮坚不可摧,随时可以投入战斗。”11月24日,大清驻日公使徐承祖致电李鸿章,要求断交撤使。
  当时日本海军的实力尚非大清北洋海军的对手,气势自然就弱了不少。大清方面由于清法战争刚刚结束,也不愿很快再度卷入战争漩涡,双方战意都略显不足。1887年2月,清日双方就“长崎事件”达成协议,对各自的死伤者互给抚恤。日本赔付大清52500日元,大清赔付日本15500日元,长崎医院的医疗费2700日元由日方支付。日方所支付抚恤金数大大超出了清廷,也就等于向大清进行了赔款。真不容易,嫖个娼净赚回来三万多日元,挺划算。不过从最后的结果的来看,说嫖个娼嫖丢了北洋舰队也不为过。
  “长崎事件”大大刺激了日本人。在他们看来,外国水兵在本国肆意妄为,寻衅滋事,最后竟然要本国赔款,简直是岂有此理。究其原因是为什么?因为人家有“定远”和“镇远”。随后由于日本新闻媒体添油加醋的大肆宣传,日本国内群情激奋,民间的反华、仇华、排华情绪都被煽动起来。“中国威胁论”立即成了当时的主流民意,“大力发展海军”也成了国民的共识,“一定要打败‘定远’、‘镇远’”更成为日本海军的口号和目标。日本的反华情绪跟快变成了大建海军赶超北洋舰队的动力。
  当时在日本小孩中开始流行一种游戏,那就是分成两组,一组扮成中国舰队,另一组扮成日本舰队,游戏主旨就是围攻“定远”、“镇远”。
  “长崎事件”之后不到一个月,日本明治天皇就颁发敕令:“立国之务在海防,一日不可缓。”随后睦仁立即从自身做起、拨出皇宫经费30万日元作为海军的补助金,连天皇的老娘阿巴桑都捐出了自己的私人首饰。很快新的敕令发布,在此之后六年之内皇宫每年均拿出30万元作为海军的购舰经费。全国文武官员拿出十分之一的薪水全部作为购舰、造舰费用。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四处发表演说,号召全体国民节衣缩食,为海军的建设捐款捐物。日本还发行1700万日元的海军公债,全部用于海军的建设。随后,著名的三景舰“严岛”、“松岛”、“桥立”(分别取名于日本的三个著名风景点,类似于中国的桂林、黄山、丽江)马上纳入购舰和建造日程。这三艘舰的主炮口径320毫米,其比较参照物就是“定远”、“镇远”的305毫米舰炮。
  三景舰的前两艘“严岛”、“松岛”由法国建造,1992年加入日本海军。而“桥立”号更是由日本横须贺造船厂自主建造。前文提到,对于海军的建设,中国和日本一开始都是准备走“买造并举”的道路。可惜的是,急功近利的大清很快就抛开了“造”单选了“买”,日本从“买造并举”逐渐发展到“自主建造”。1991年,排水量达到4238吨的“桥立”号下水。预示着在甲午战争开战之前,日本的造舰技术已经接近或达到了世界水平。
  看看海对面的大清,全国人民都在提前为慈禧老太太即将到来的60大寿忙活。可笑的是,日本天皇节衣缩食支持造舰的消息传到国内,就变成了日本天皇每天只吃一顿饭,省钱给海军。同样可悲的是,这一传言换来的不是警觉,而是一通狂笑:“毕竟是东洋小国,这样干也不怕别人笑话。”的确,看看咱们老佛爷,过生日花个几千万白银都不算回事。
  也曾有人对于日本大建海军的举动忧心忡忡,提出建议停止或缓建颐和园,将经费转用于海军建设。据说听到建议的慈禧老太脸马上黑的像朱军一样:“今天谁让我不高兴,我就让他一辈子不高兴(今日令吾不欢者,吾亦将令彼终生不欢)。”
  1891年,日本在英国订造的2439吨的“千代田”号巡洋舰回到日本。
  1893年,由英国设计,日本自主建造的3150吨的巡洋舰“秋津洲”号驶出日本横须贺造 船厂。
  1893年,时速达到23节的世界第一快舰(当时)“吉野”号加入日本舰队。传闻说这艘舰原来是中国向英国订造的,因为最后没钱付被英国转卖给了日本。
  北洋水师在1888年成军到甲午战争开战的1894年,没有添置一艘军舰。与此同时日军却加速造舰、购舰,双方的实力迅速拉近。如果把20年的军备竞赛比喻成万米长跑,可以说在前9000米大清都占据了绝对优势。但是在最后的1000米,大清停下来吃蛋糕过生日去了,日本却咬咬牙、勒紧裤带跑过了终点。
  1888年,中国海军的总吨位为69000吨,日本为39000吨。在之后的六年里,北洋舰队停滞不前,日本新增舰艇12艘,吨位为18000吨。到甲午战争真正打起来时,日军参战的主力舰只为37000吨,北洋水师只有30000吨。日本一线主力舰都是新舰,航速快,火炮数量特别是速射炮的数量、弹药威力都远远超越到了北洋水师。仅仅几年时间内,强弱易位。
  在战争指挥上,日本于战前一年也就是1893年就成立了海军军令部,开战之前就将所有的海军力量集中起来成立了联合舰队。日军还设立了集陆海军参谋和决策为一身的统帅部——大本营。天皇在战前亲赴前线,统一对陆海军进行指挥。
  反观大清,海军衙门、北洋大臣、南洋大臣互不统属,从宣战到罢兵,清廷始终未设立统帅部。北洋、南洋、广东、福建四支水师各自为政,互不来往。相对于海军主力北洋舰队而言,其余三支水师虽然实力较弱,但如果使用得当,至少可以起到一些牵制或掩护作用。
  事实上是,在历时大半年的战争过程中,除广东水师“广甲”、“广乙”、“广丙”三艘军舰随北洋水师一起作战外,大清其余水师均一边冷观,坐视北洋舰队覆没。这三艘军舰参战的原因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说时任两广总督的李瀚章是李鸿章亲哥,支援出于私人关系。另一种说法是这三艘军舰正好北上参加演习,碰上了打仗这种“倒霉事”。
  因此说甲午之海战,实乃“以北洋一隅之力,搏倭人全国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