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在关东军参谋部,作战主任服部卓四郎中佐是个需要多说两句的人物。这个陆军大学42期的“军刀组”成员比辻政信高一届,算是辻政信的师兄,就是他之后与辻政信一起导演了“诺门罕事件”。服部卓四郎很会做人,几乎和所有人关系都很好,战后还迅速与麦克阿瑟的蹩脚情报官威洛比少将(此君在正文里也要无数次说起)打得火热,并因此逃过一劫。他今天为人熟知的最大原因是,躲过审判的服部以亲历者的身份写了一本叫《大东亚战争全史》的书,尽管里边不乏胡说八道之语,但这部洋洋洒洒一百五十万言的巨著仍然是今天研究二战的重要资料之一。
  一直以来,辻政信都是以纯粹功利的角度去理解石原莞尔,他的人生理想就是要像石原那样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走红,从而成为日本的“民族英雄”。让他朝思暮想、寝食难安所祈盼的就是一个类似“九一八事变”那样的机会。
  张鼓峰地区的冲突刚刚发生不久,辻政信就兴致勃勃地跑了过去,在第19师团一个参谋的陪同下察看了战场,并代表植田司令官慷慨表态:“喂,把那个张鼓峰给我拿下来,关东军在必要时会支援你们的!”
  张鼓峰日军的战败气得辻政信拍案而起。这是大日本帝国皇军的奇耻大辱,必须“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为皇军找回丢失的面子。朝鲜军不行,关东军一定可以教训苏联人。这样的天赐良机怎么不垂青关东军呢?
  1939年4月,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签发了一个题为《满苏国境纠纷处理纲要》的重要文件,这是一个用以指导关东军各作战部队处理边境冲突的行动指南。在这份文件的第四条中明确写着:“各部队在执行边境侦察、巡逻任务时,为达目的可攻入苏联境内。在国境线不明确的地区,防卫司令官有权自主进行国境线的认定。不论兵力多寡在冲突过程中必求胜利。”这也就是明确地告诉驻守边境的各师团长:当你们遇到与张鼓峰类似的问题时,用不着再瞻前顾后,也用不着来回汇报,你们完全可以自行划定边境线,然后自主决定是否动用武力。
  不用说大家肯定已猜到了,这个《纲要》的起草人就是胆大包天、唯恐天下不乱的关东军作战参谋辻政信。
  《纲要》下发到各部队,关东军上上下下一片欢呼雀跃。各部队长官对《纲要》的实质心领神会,这基本上就是鼓励大家在边境挑衅、大打出手并以此建功立业的命令呀。植田司令官真是太伟大了,早就憋得够呛的关东军各部队刹那间莫名地亢奋起来。
  正打盹呢马上有人递上了枕头,《纲要》刚刚出台前面就已经出事了。这次出事的地方更邪乎,很多人拿着放大镜在地图上都找不到出事那地儿。
  这个之前几乎无人所知的小地方叫诺门罕。

  硫磺岛,冲绳岛这些夺岛战役都是在日军既设阵地情况下美军打的攻坚战明白吗?
  类似的大陆攻坚战有国军反攻缅甸的腾冲,松山攻坚战,你看死了多少人?
  而你认为日军陆战强,那诺门坎怎么解释?瓜岛争夺战中一木支队的突击你怎么看?
  缅甸战场为什么连梅丽尔敢死队也消灭不了?就连科科达战役对上装备不占优势的澳洲陆军也束手无策,怎么解释?还有因帕尔战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