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姜还是老的辣。精锐的第7师团集结任务完成得非常顺利。第7师团因其编组地为北海道旭川又名“旭川师团”,士兵大都来自盛产优秀战士的北海道和南库页岛地区。该师团第26联队以及28联队的一个加强大队乘坐关东军汽车联队的400辆汽车顺风顺水地来到了集结地点。第7师团是关东军的陆军王牌,曾经在日俄战争有过惊艳的表演。其中第26联队更是王牌中的王牌,相当于北伐军中的叶挺独立团。这里曾经是日本士官学校学生毕业前的实习地,连从军入伍的日本皇室成员也往往选择这里给自己镀金。第28联队也同样是骁勇善战。——后来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中的一木清直支队就由重建后的第28联队为基干组成。植田大将连第26、28联队也派出来,确实是不打算以后再过日子了。
  相对于日军中那些骄傲蛮横、对苏军嗤之以鼻的将领,第7师团师团长圆田中将倒是少有的一个另类。冷静的圆田对战事的前景并不看好,甚至可以说相当悲观。第26联队出发前夜,圆田悄悄叫走了联队长须见新一郎大佐,告诉他最好把联队军旗留下。前面我们说过,日本陆军联队的军旗都由天皇亲自授予,战后军旗在则编制在,军旗亡则编制撤。圆田中将预感到第26联队此行凶多吉少,十有八九是回不来了,日军精锐的第26联队决不能消失在他圆田手里。
  后来事实证明圆田中将的决策无比正确。随着战事的不断深入,第7师团几乎所有步兵联队都陆续被抽调到前线投入战斗,最后也几乎都没回来。战争末期留在圆田身边的只剩下第7师团师团部和一个大队,圆田基本上成了光标司令。值得庆幸的是,由于圆田眼光独到,各联队的军旗均按他的指示留在了军营,所以第7师团虽然人差不多都变成尸体留在了诺门罕,但是原来的编制却幸运地保留了下来。
  集结最顺利是第2飞行集团,还是天上跑得快,——这条路不缺水也没有泥。在集结命令下达之后的第二天也就是6月21日,嵯峨彻二中将率领集团总部便已经抵达了海拉尔机场,集团第7、9、12、15四个飞行旅团也先后到达,一时间海拉尔机场的停机坪上停满了日军的各型战机。
  此时在诺门罕前线的日军兵力为4个步兵联队,即23师团64、71、72和第7师团的第26联队,外加第7师团第28联队的一个加强大队。大半个骑兵联队,就是在5月序幕战中被打残的东八百藏骑兵联队。两个坦克联队,即第1坦克师团的第3、4联队。两个炮兵联队,即独立野炮第1联队和第13联队。两个工兵联队,即工兵第23、24联队。一个汽车联队外加一个飞行师团。总计步兵36000人、坦克182辆、装甲车51辆、大炮112门、汽车400辆、飞机180架。可以说除了步兵,关东军的其他家底基本上都在这里了。
  一时间诺门罕前线大军云集,中将、少将要数过来得用上脚趾头。按日军的传统,一个战区内如果出现同等军衔的情况,则以授衔早的为主官。在这里小松原道太郎中将资格最老,加上他的第23师团是作战主力,前敌总指挥一职便非他莫属。不但因为有驻苏使馆武官的经历,小松原还曾经根据苏军的战术特点写过一本叫《如何与苏军作战》的册子,被参谋本部专门加印并秘密下发到关东军各部队。可以说让他当总指挥也算实至名归。
  一个师团长能指挥近一个军的兵力,还有飞机、火炮和坦克助阵,小松原不由得意气风发,奔向新时代。他估计,不,他确信他小松原的名字将被写入大日本帝国的历史乃至世界军事史而被无数后人所传颂。估计小松原此时的心情跟打平安县城的李云龙差不了多少。用一句俗话来形容小松原此时的感受,那简直就是“舒服他娘哭半夜——舒服死了”!
  指挥部里竟然还有德国人和意大利人。原来此时日本正寻求与这两国结成军事结盟,大家都认为这场战役日军必胜无疑,很有必要让未来的同伴来领略一下,看看大日本帝国陆军是如何打的老毛子哭爹喊娘的,于是主动邀请两国派出军事观察团现场观摩、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