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名将之所以被称为名将,并不在于他永远不打败仗,而在于他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能够审时度势,迅速做出最正确最及时的反应。——在短短的两小时内朱可夫迅速发出了几道紧急命令。
  接受第一道命令的是空军。朱可夫命令所有还能飞起来的飞机统统起飞,集体攻击日军在哈拉哈河上新架设的浮桥。空军刚刚遭受重大损失,立即升空作战困难不小。但朱可夫一声令下,空军的轰炸机就在还没有来得及完全修复的跑道上强行起飞。
  相比于陆军的治病按摩吃药,这空军就像是打针动手术,来得快见效也快。迅速飞临浮桥上空的苏军轰炸机多达70多架,他们将所有的炸弹全部倾倒在哈拉哈河上的日军浮桥和等着过桥的日军补给车辆上。日军的补给车辆被炸得四分五裂,浮桥也炸得断成几截,河两岸的日军失去了联系,突入东岸的日军主力后路被断。——前面正在进攻的日军屁股上被狠狠扎上了一刀子。
  第二道命令发给了炮兵部队。反正蒙骑第15团是保不住了,朱可夫调集所有122毫米以上口径的重炮对准巴音查山就是一通无差别轰炸。密集的炮火在高地上连成了一片火海,黑烟此起彼伏在空中形成氤氲不散的蘑菇云。占领巴音查山的日军只好死死地蜷缩在蒙军留下的战壕中躲避密集的炮火,连头都抬不起来。
  这不过是大餐前的甜点,接下来才是真正燕翅鲍。随着轰鸣声的不断接近,苏军第11坦克旅、装甲第9旅、蒙军两个装甲营,共超过500辆的坦克和装甲车以重型T-28坦克打头,势如排山倒海般地碾压过来。日军阵地上配备的16门37毫米反坦克速射炮根本无法阻止钢铁洪流的推进,反而很快被一一摧毁。
  日军士兵在出发之前每个人都领到了一瓶汽水。这可不是关东军补给太好给大家发的防暑降温饮品,上头的命令是喝完汽水后要往里灌满汽油,制作成简易的燃烧弹对付苏蒙军的坦克。日军士兵也的确勇猛,面对苏军成群的坦克他们纷纷拿上汽水燃烧弹、反坦克手雷,有的甚至把迫击炮弹绑在身上从苏军坦克的前方、侧翼和背后猛扑过去。还有人甚至直接爬上坦克用枪托猛砸观测镜和天线使坦克无法正常行驶。——这往往是我们在抗日影视剧中才能看到的中国士兵对付日军坦克的镜头。尽管无数人在靠近坦克之前就被击毙,但还是有不少士兵一头钻进了坦克的肚子底下。苏军坦克和战车在这种肉弹攻击下接二连三地起火,苏军的进攻势头暂时被遏制。
  日军渡河部队的侧翼也遭到了攻击。由36辆装甲车组成的一支蒙古装甲部队不远不近地来到渡口处第7师团指挥部和第26联队的侧翼,正好停在火力够得上的位置上停下,对着日军就是一顿炮轰,弄得第26联队的日军进退两难。很快这支装甲部队的背后又杀出来一个苏军坦克连,十几辆坦克绕过第26联队阵地向第23师团指挥部猛扑过来,坦克炮弹在指挥部的四周连续爆炸,小松原架设在沙丘下的几顶帐篷顷刻垮塌,23师团参谋长大内孜大佐当场被打成肉酱。整个指挥部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苏军坦克离指挥部只有800米了,指挥部内包括小松原中将、关东军副参谋长矢野音三郎少将、辻政信、服部卓四郎在内的一众高官个个面如土色,大家在绝望之下甚至已拔出指挥刀做好了剖腹自杀的准备。恰在此时,日军一小队速射炮兵带着6门速射炮渡河挡在了指挥部的前面。坦克与反坦克炮正面相对一起开火,当先的两辆苏军坦克当场起火,其余坦克以为敌军援兵已到就主动退出了战斗。生死攸关的七分钟就这样过去了,小松原这才定下神来视察一下这支舍命救驾的英勇部队:近80人的速射炮小队只剩下一门炮和6名炮手了。亲眼目睹了这场小规模坦克战的小松原在后来的日记中写道,此时“他第一次失去了战胜苏军的信心”。
  为了对“舍己救人”的速射炮小队表示感谢,一边的辻政信少佐大方地从身上掏出了一包天皇御赐的烟卷,给幸存的炮兵每人发了一根。由于烟卷的根部印有天皇的菊花徽记,这些士兵抽到菊花时就把烟掐灭,把烟屁股收藏起来留作纪念。
  至此苏军已经扭转开局的不利局面并逐渐占据主动。苏蒙联军的坦克从三面围定已经渡河的日军。日军唯一的退路——浮桥也时刻处于对手的威胁之下。一天战斗下来,各部队纷纷向小松原告急,不是伤亡过半就是弹尽粮绝,总之好消息一个都没有。小松原也束手无策,因为补给线已经被苏联空军切断。长时间没有一滴饮用水,官兵渴得简直变成了一群疯子。一些日军士兵开始自发向苏军重机枪阵地发起“猪突”冲锋。倒不是为了争取反败为胜,他们的目标是夺取苏军的重机枪。——苏制水冷式重机枪的散热筒内装着5公升混合着润滑油的水。
  摆在小松原面前的唯一生路就是盼着赶紧天黑,然后抢修浮桥趁夜色撤回河东岸。此时尚能保持清醒的小松原无奈接受了失败的事实,他在午夜时分下达了撤退命令。日军官兵踩踏着数千同伴的尸体通过刚刚修好的浮桥狼狈地逃回东岸。
  朱可夫在河西围歼日军的作战意图最终未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