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日本二战及二战前的一种步兵战术 像野猪一样冲锋 由日俄战争期间发明,不计伤亡用人数优势和无畏精神直接压垮敌人 “猪”在日本是褒义词,指的是野猪,在日本野猪的地位大概和中国的老虎差不多,说谁是猪就是夸奖他勇敢无畏,一往无前 (家猪在日语里是“豚”不是猪) 日语里有个词语叫“猪突猛进”,翻译过来大概就是一往无前的意思 所以猪突冲锋 并不是贬称,日本人就是这么称呼这种战术的。。。。。百度
  

  猫弟,你以为你酒哥真想去喝呀?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都是为了饭碗而已。
  宁愿和你老弟坐在路边就花生米、榨菜喝一毛烧,不愿在那里虚度光阴喝茅液五粮台。
  哥哥年轻时也曾经是浪漫之人,经常吟诗填词歌以咏志。知道啥叫一毛烧吗?那是哥老家一种最劣质的白酒,一毛钱一两,喝到肚子里可以烧一下,据说现在涨价,变成一块烧了。
  看哥哥年轻时候无病呻吟胡填的《钗头凤》:
  五浪液,一毛烧,酒入肠胃都似刀。两斤量,一斤倒。醉了今朝,还有明朝。飘,飘,飘。
  酒如旧,人空瘦,头晕呕吐罪受够。欢乐少,愁苦多。一朝上瘾,一世枷锁。错,错,错。
  哈哈,这些都是N年前在新浪围棋论坛发表、贻笑过大方的呀!

  7月2日下午15:00,小松原向第一坦克师团安冈正臣中将发出了重要信息,河东岸的苏军主力部队正陆陆续续地向河西撤退。
  这证明小松原侧翼部队的行动取得了成功。担任东岸正面攻击的第一坦克师团和山县联队大喜。随着安冈正臣中将战刀一挥,独立野战炮第1联队的36门九零式野战炮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第一轮吼叫。30分钟的炮火准备之后,担任主攻的第3坦克联队35辆八九式中型坦克和27辆九四式重型装甲车率先冲出掩体,山县联队、工兵联队的士兵紧随其后,向东岸苏蒙军的阵地发起了猛烈进攻。由于原来配备在此的坦克和装甲部队均被紧急调回河西对付已经渡河的第23师团,阵地上的苏蒙军无法抵挡日军排山倒海般的进攻,只做了象征性的抵抗便放弃了前沿的两道阵地。
  原来传说中凶悍无比的苏蒙军竟然这样的不堪一击,心花怒放的第3坦克联队联队长吉丸清武大佐不由得仰天长笑,他命令部队全速前进一举夺取苏蒙联军的浮桥,冲过哈拉哈河与对岸的23师团会师。
  他这一冲自己倒是舒服和威风了,跟在后面的山县联队和工兵联队就苦了,日军步兵的小短腿不论怎么跑都无法跟上全速前进的坦克。山县大佐连忙派人去跟吉丸联络。联络官飞奔赶上了坦克联队找到了吉丸大佐的座车。但坦克车封得严严实实,联络官也不知道怎么沟通,只好举起枪托猛敲装甲车的外壳。吉丸无奈打开舱盖,问明事由之后,立功心切的吉丸大佐很不耐烦地回了一句:“你们能走多快就走多快吧。”说完合上舱盖绝尘而去。气得后边的山县大佐半天说不出话来,也只好下令步兵以最快的速度跟进。
  守卫东岸最后一道阵地的是苏军第36摩托化步兵师的两个步兵团。经过大半个月的努力,这里的防御工事已经构筑的比较完备,整个防线纵深达到3000米,阵前还布置了密集的地雷阵和蛇型铁丝网。师长彼得罗夫少将用望远镜看着渐渐开过来的日军坦克纳闷不已。他拿起望远镜仔细看了看,没坏呀。让他惊讶的是日军坦克怎么这么迷你,比起苏军坦克明显小了一圈都不止。由于下属的装甲部队和大口径火炮全部回调支援河西战场,这里留下的只有团属的迫击炮100多门,最大口径也不过120毫米。
  日军已经进入苏军火炮的射程之内。彼得罗夫立即命令向日军坦克开炮,迫击炮发射的榴霰弹在日军坦克的四周爆炸。可惜这种榴霰弹对日军坦克并没有多大的杀伤作用。
  正当吉丸大佐得意狂笑的时候,日军坦克撞上了苏军精心布置的蛇型铁丝网。这些铁丝网的铁丝呈螺旋形,坦克只要一压上去履带就会被死死缠住,进退不得,只能原地打转。无奈之下坦克兵只有钻出坦克,竭力想把铁丝从履带上拔出,忽然临头又浇下了霰弹雨。坦克兵们被炸得鬼哭狼嚎。吉丸这才恍然大悟,霰弹打的不是坦克是坦克兵。第3战车联队自中队长木之本守之助少佐以下三十多名坦克兵瞬间倒闭,坦克也被击毁击损数辆。值得庆幸的是,苏军的坦克和装甲部队都回河西去了,这里也没有准备好反坦克武器,否则这支坦克部队真是苏军绝好的靶子。动弹不得的吉丸大佐忽然开始想念被他甩在后边的步兵和工兵了。
  还好后边的山县联队和工兵联队很快赶到。工兵开始奋不顾身地帮助清理缠绕着坦克履带的铁丝网。虽然因此被榴霰弹和苏军狙击手又打死不少,但是坦克终于可以动了。此时天色已晚,一路狂追坦克的步兵和工兵伤亡惨重,活着的基本连走路的劲儿都没有。吉丸大佐只好收兵回营。日军坦克对苏军步兵完全没有打出坦克应有的气势。
  当天傍晚,第4坦克联队指挥官玉田美郎大佐走进了安冈中将的指挥帐。针对白天第3坦克联队攻击未果的实际情况,玉田请求率本部坦克夜袭苏军炮兵阵地,摧毁让日军极为头痛的苏军火炮。
  安冈中将十分欣赏玉田大佐的勇气,但对玉田的作战计划却颇费踌躇。附近的地形很容易迷路,第一次参加实战的日军坦克连白天作战的经验都没有,更谈不上夜战了。但是玉田大佐的决心却丝毫没有受师团长的影响,他坚信自己的方案完全可以收到出其不意的奇效。他辩解一旦摧毁苏军的火炮阵地,对明天白天的战斗肯定更为有利。而且他手下的坦克是九五式轻型坦克,战斗威力虽然比不上吉丸大佐的八九式坦克,可机动性能很好,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44公里。即使作战不利也可以发挥此优势迅速脱离战斗。至于迷路的危险,玉田大佐自信星光的指引已经足够让他认准进退的方向。安冈中将终于被部下的斗志和信念所折服,批准玉田大佐当晚率队夜袭。
  冷静的玉田大佐深知自己的优劣,他选择绕开苏军防线的正面从侧翼发动夜袭。为了防止坦克的噪声被苏军警觉,第4坦克联队全部保持5公里的低时速,趁着黑夜掩护偷偷地向苏军的侧翼阵地摸去。除了玉田乘坐的指挥坦克上装有车载电台外,其余坦克都没有无线通讯设备,在黑暗中关灯之后,又听不到前后左右车辆的声音。为了保持队形,各坦克的车长们只好打开舱盖,探出头来互相小声喊话保持联络,使得行军更加困难。
  还好天公作美,刚出发不久天空就开始电闪雷鸣,大雨如注。玉田大佐见此是又惊又喜:惊的是没有了星光的指引方向更不容易掌握,喜的是有了雷声和雨声的掩护他就可以全速前进了。
  第4坦克联队很快摸近了苏军的火炮阵地。远处苏军阵地上那一排排指向空中的炮管在闪电的光照下若隐若现,玉田大佐禁不住一阵狂喜。他迅速下令展开战斗队型,向苏军的火炮阵地发起突袭。
  玉田联队摸过来的地方正是苏军第36摩托化步兵师的炮兵阵地,在这里驻扎着一个炮兵团。由于炮兵团的阵地远在主阵地的后方,苏军根本想不到暴雨之夜这里还会有日军来偷袭。等哨兵发现敌军坦克冲过来发出警报时为时以晚,敌军已经到了眼皮底下。猝不及防的苏军士兵刚跑出营帐就被日军装甲车上的机枪扫倒,幸存者一哄而退。留在阵地上的火炮、牵引车辆、弹药等全被日军坦克击毁。不到一小时的战斗苏军损失122毫米榴弹炮18门,152毫米榴弹炮6门。日军仅损失了一辆坦克,它是第2中队指挥官一藤喜久中佐的座车,中佐及其车组成员全部阵亡,其余死亡的还有一名军医。相比取得的战绩这一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大功告成的玉田大佐立即率队趁夜色遁走。等苏军的坦克部队赶来增援的时候,阵地上只留下苏军大炮散落的无数零件和横七竖八的士兵尸体。
  玉田大佐的夜袭可谓整个诺门罕战役中日军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同时也开创了利用夜间恶劣天气实施大规模坦克集群攻击的成功范例。这一战例后来被许多军事院校写入了教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