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7月4日中午时分,朱可夫接到一架侦察机的报告,哈拉哈河东岸一个叫巴尔夏嘎尔的高地附近发现了日军的大队坦克,正缓慢地向苏蒙联军的渡口浮桥方向前进。朱可夫当即下令雅可夫列夫少将率本部第11坦克旅前往迎击,又命令索维伊少将的装甲第7旅迂回包抄切断日军坦克的退路。一时间,300多辆坦克和装甲车发出震耳的轰鸣绝尘而去。亚洲战史上最大的坦克对决已经箭在弦上。
  正在行进的安冈师团还不知道自己的行动已经被苏军发现,起伏的沙丘遮挡了他们的视线,等前哨发现苏军坦克直扑过来的时候,双方距离已不足一公里。
  当时日军的坦克分类为三种。十吨以下为轻型,十吨到二十吨为中型,二十吨以上为重型。吉丸清武的八九式中型坦克为13吨,已经是日本坦克中已经是装甲最厚、火力最强的型号了。而苏军的T-28坦克为31吨,两者相比简直就是姚明遇上了潘长江一般,优劣不言而喻。不仅如此,苏军坦克在数量上也占据优势。苏军庞大坚固的坦克成群结队闯进日军丑陋单薄的战车群里如入无人之境,有的甚至不用开炮而闷头撞去就能把日军坦克掀个底朝天。日军坦克只能躲躲闪闪,千方百计绕到苏军坦克尾巴后照准履带猛打,才能使其失去断腿瘫痪失去战斗力。但对方也是在高速的运动当中,这样的机会是少之又少。没用多大工夫日军坦克师团就顶不住了,一辆辆八九式坦克被打成废铁。吉丸清武乘坐的指挥坦克一上来就被苏军发现,几辆T-28坦克立刻死死咬住了它。76毫米坦克炮轻易地击穿了八九式坦克20毫米厚的装甲,一声巨响之后吉丸大佐和他的“座骑”瞬间“玉碎”。
  昨天立了大功的玉田美郎第4坦克联队更无法与苏军坦克对阵。他的那些坦克全重只有8吨,装甲仅仅为10毫米。只能凭借良好的机动性能躲避苏军坦克炮的打击。面对这些玩具似的小家伙,庞大的苏军T-28坦克根本不屑射击,开上来直接冲撞把日本坦克一辆一辆掀翻在地,然后冲上去把他们压成扁扁的铁皮。
  安冈部队一半以上的坦克、全部装甲车很快都变成了一堆堆废铁,这些在中国战场可以横行霸道的钢铁怪兽在苏军的坦克面前竟然好像纸糊的玩具一般。后边的退路已经被苏军第7装甲旅切断。眼看坦克第一师团已经无法逃脱全军覆没的命运,突然一阵狂风吹来,沙尘四起遮天蔽日,能见度瞬间降为几乎无法可见。安冈中将趁机带着残兵败将仓皇逃出生天,一口气跑到了一百公里外的将军庙才停下来。——看来这雾霾也不能怪政府,好多年以前就有了呀!
  玉田美郎大佐在战后总结中这样写道,苏军坦克“射击迅速而准确,弹药充分,几乎没有臭弹”。他发出这样的感慨是有原因的,那场战斗结束后由于补给跟不上,日军坦克的燃料已经告罄,平均每车也只剩下五发炮弹。
  刚刚成立半年的第一坦克师团第一次参战就败得如此惨不忍睹,日本大本营大为震惊。坦克造价昂贵,日本的国力、资源和生产能力都无法承受这种损失。参谋本部坚决不同意植田司令官将如此“宝贵”的装备消耗在诺门罕,命令他务必珍惜这支独一无二的部队。安冈及其残部因祸得福,彻底退出了诺门罕的战斗。
  战后朱可夫这样评价日军坦克部队:“坦克非常落后,与苏军20年代中期的主力坦克基本相当。基本战术动作也很呆板,死盯着迂回和侧击这一种办法,很容易被消灭。整体上看,日军坦克部队在整个二战期间既无战术也无技术。”“英雄”所见略同,这一论断和后来德国专家的观点倒是基本吻合。
  日军坦克部队的退出使得苏联坦克部队更加肆无忌惮。7月6日清晨,6辆苏联坦克冲进了尚未撤走的日军坦克师团的营地,日军坦克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击毁了九零式轻型坦克5辆和八九式中型坦克6辆。无奈之下附近的山县联队立即派出步兵来支援装甲部队。
  让人可笑的是,苏联坦克不怕日本的同行却怕日本的步兵。一见山县联队的步兵赶来“救驾”,他们立即脚底抹油,迅速逃得无影无踪。
  他们怕的是步兵的“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