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欢迎师兄。
  关于俘虏的事情师弟有几点粗浅的想法,与师兄商榷:
  1、由于受武士道精神、军国主义教育以及《战阵训》等的影响,日本士兵拒绝投降,因为投降生不如死,还要连累家人,所以要抓一个日本俘虏很难。林彪在平型关战斗之后说过类似的话。八路军和日军打了那么多年,俘虏最大的一个日本军官才是一个大队长吧。
  2、印象中在1945年8月15日之前,冲绳岛似乎是日本投降人数最多的一次,达到了四位数。其余是个位、十位为主,百位都很罕见。在后边的战役中,师弟再详细说吧。
  3、侧面说明孙立人在缅北战役中杀1000多日军俘虏并讲出“到过中国的统统干掉”的豪言纯属无稽之谈。这个师弟回头在正文中还会详细分析。
  4、官方之所以很少公布日军的俘虏数量很可能就是因为数量太少,前边歼敌数万,后边来一个俘虏30,似乎不太雅观,有让大家怀疑前面数字的可能。
  5、日军拒绝投降,所以也极端轻视俘虏,南京大屠杀一定程度上就是因为大量的溃兵混入老百姓中引发的。后来的巴丹死亡行军也是日军大规模虐杀战俘的经典例子。新加坡被俘的英军俘虏被日本强迫去建泰缅铁路,很多人死在铁路上。连温赖特中将这样的高级俘虏都在东北的战俘营里被日军毒打。
  6、日军根本没把俘虏当人看,随时叫你去死,加上死亡率太高,所以日军也很少会公布战俘数量。
  7、在中日战争中经常看到这样的字眼,国军多少人全部壮烈殉国,国军某部叛变投敌。据说战争结束时有40万左右的伪军是被俘虏后投诚的。
  8、在明治时代和大正时代,日军对俘虏还是很优待的。大岛浩之所以被德国人奉为上宾,一定程度上得益于一战期间,驻山东的德军被日军俘虏之后,在大岛浩他爹的授意下,受到了良好的优待,当时他爹大岛健一是日本陆军大臣。对马海战之后,罗杰和他的数千俘虏在日本被优待还被西方广为传颂、赞誉。
  很可能不对,欢迎师兄们一起来探讨。

  渡河迂回侧击失败,正面进攻最强悍的坦克部队又铩羽而归。看来与老毛子面对面硬磕是占不了上风了。束手无策的小松原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之前玉田联队的夜袭以及空军奇袭塔木察格布拉格机场不是都取得了辉煌的战果吗?怎么能忘记“夜袭”这一看家的绝招呢?
  夜袭苏军阵地的作战方案迅速上报关东军总部并立即得到批准。不仅如此,总部十分体恤军情,从驻海拉尔的第8国境守备队抽调了2000多名经验丰富的老兵补充给损失巨大的第23师团,随着这些老兵到来的还有特地调拔的一批速射炮和重机枪,甚至还有刚刚配备部队不久的火焰喷射器。夜袭的时间定在了7月7日的晚上22:00。
  日本人对夜袭是信心满满。但一边喝茶观战的德国观察团却提出了异议,他们不同意夜袭,尤其不同意小松原以白刃冲锋为主要方式的夜袭。他们的说法是,这种战术太过落后,还停留在一战以前。对此小松原和辻政信根本不屑一顾,这些养尊处优的德国人哪知道大日本帝国皇军的厉害?辻政信提醒德国专家,你们知道不,在张鼓峰,帝国皇军和老毛子刺刀见红伤亡比例可是1:28呀,你们懂个毛线呀!
  7月7日晚饭后,担任夜袭任务的各部队纷纷潜入预定的攻击地点。只有第23师团72联队和第7师团26联队的夜袭部队发生了一些意外。
  72联队夜袭部队在潜向进攻地点的途中与一支苏军装甲侦察分队遭遇,侦察分队马上将消息传递到西岸,苏军炮兵立即用152毫米口径重炮对72联队进行点名。无处可躲的72联队伤亡惨重,中队长以上军官阵亡过半。酒井联队长不得已下令部队转回出发地,又重新绕了个大圈子之后再迂回前进。这样一下子就耽误了两个多小时。但酒井大佐依然命令部队加快节奏赶往预定的夜袭地点。
  26联队在半路上遇到了一个苏军坦克营,双方进进退退对峙到第二天清晨,曙光咋现的时候苏军坦克营率先撤走。须见新一郎联队长见天色渐亮,夜袭已经失去意义,只好悻悻地打道回府。
  其它夜袭部队顺利地进入了攻击阵地。晚22点正,日军2个野战炮联队70余门75毫米火炮一起向苏军一线阵地进行了半小时的火力准备。首先出动的是日军工兵,苏军在河东主阵地前足足埋下了7万颗地雷。全清完是不可能的,工兵的任务就是负责从地雷阵中清出一条供步兵冲锋的道路。第24工兵联队的士兵摸到苏军的雷场前触发了地雷,立即招来苏军阵地上机枪和迫击炮铺天盖地般的打击。工兵联队伤亡累累,联队长川村大佐身先士卒上前排雷。地雷可不认识你是联队长,川村很快被炸成齑粉。在丢下几百具尸体之后,顽强的日本工兵还是拼命为攻击部队扫清了道路。
  夜袭的步兵联队立即发动冲锋并迅速接近了苏军火力点。新到的火焰喷射器发挥了巨大作用,苏军的火力点一个接一个地燃起了熊熊大火。缺乏夜战经验的苏军见势不妙很快放弃了一线阵地。1:30分和3:40分,在山县武光大佐和酒井美喜雄大佐的攻击方向上先后升起了表示夜袭成功的信号弹。在后面观战的小松原欣喜若狂,迫不及待地命令向关东军总部报捷。
  随着暗夜的消失,日本人夜战的优势也随之丧失殆尽。第二天上午,在苏军火炮、坦克、装甲车、空中力量的联合打击之下,日军晚上占领的阵地又原封不动地还给了苏军,还顺便搭上了不少的尸体。
  陆军实在太惨,连赌气不愿意出击的日军第二飞行集团都看不下去了。这天白天,日军飞机从海拉尔和阿尔山两个基地倾巢而出,对苏蒙军东岸的阵地进行轰炸。日军战机的出动马上引来了苏军蝗虫一般的机群,苏军各型战机达到了200多架。激烈的空战在哈拉哈河上空打响。26岁的日军王牌飞行员筱原弘道在当天的战斗中再次击落苏机4架,早在6月27日他就曾击落敌机11架,创造了日本单日战绩最佳纪录,加上其他战绩筱原累计击落敌机已经达到了58架。可惜质量优势有时候也会被数量稀释,他的纪录也在这一天终止。
  日军另一个王牌飞行员竹尾在与苏军飞行员拉霍夫上尉的激斗中飞机受伤跳伞。当他发现不慎落在河西岸苏军的阵地上时试图自杀,但是枪还没拔出来就被苏军按倒俘虏。竹尾受到了苏军的优待,他提出唯一的条件是想见见击落他的飞行员。当拉霍夫上尉来到他面前时,竹尾凝视了良久,深深地朝对手鞠了一躬。
  尽管单兵作战并未占得上风,但是凭借数量的优势苏军逐渐取得了制空权。随后几天,空中的日机慢慢减少并逐渐销声匿迹。
  8日晚上,头天夜袭未果的26联队再次出动实施偷袭。这次日军没有进行炮火准备,直接由步兵向苏军阵地摸黑前进。加上天降暴雨,他们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了苏军的阵地前面。这次他们碰到的不是地雷,变成了依然十分麻烦的铁丝网。静悄悄的夜袭再次变成强攻,苏军的炮火马上封锁了夜袭日军的前进方向,眼看寸步难进的26联队须见大佐只好含恨下令撤退。
  眼看小股部队夜袭效果不佳,小松原试图尝试一下人海战术,实施一次更大规模的夜袭。他要求各步兵联队投入所有能够作战的部队对苏军来一次泰山压顶式的集团冲锋。7月9日晚上22:00,日军集中所有火炮对苏军阵地进行了覆盖式炮击。随着炮火的延伸,近2万名日军端着亮闪闪的刺刀冲出潜伏区域,呐喊着发起了集团冲锋。——光那两万人在深夜里一起发出的嘶叫就足以惊天地泣鬼神。一时间枪炮声、喊杀声响彻原野,日军士兵潮水一般涌向苏军的前沿阵地。
  朱可夫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相对来说,苏军夜战能力远远不如日军,想提高这种能力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为了应对日军的夜间进攻,最简捷的办法就是把黑夜变成白昼。为此朱可夫采取了四项措施:
  一是给前沿部队配发大量的照明弹和曳光弹;
  二是向防空高射炮部队抽调了12辆大功率的探照灯车;
  三是给炮兵配发了燃烧弹;
  四是给坦克和装甲车改装了大功率的远光灯。
  面对日军的集团冲锋,苏军阵地上数十发照明弹划破黑暗升上了夜空,探照灯和战车前车灯一起射向阵地前的开阔地带。一时间将近10平方公里的荒原照得如同白昼一般,集团冲锋的日本当场暴露在苏军的交叉火力之下。枪弹、炮弹、燃烧弹、手榴弹如倒水一般向成群结队的步兵泼去,冲锋的日军如快刀割麦子一般成排成排被扫倒。
  作风顽强的日军前赴后继、毫不退缩。就在两军即将交汇的千钧一发之际,斜刺里又杀出一支部队,苏军的冲锋枪队危难之时显身手。冲锋枪虽然射程较短,但射速和进入射击状态较快,几乎无后坐力,枪口也不会跳起,连续发射很少出现故障。即便刺刀快到鼻子尖了,持枪者只要扣住扳机不放,仍然可以将对面的敌人打成筛子。冲锋队员平端着新式的“波波沙”冲锋枪对准冲上来的日军一通猛扫,打得日军血肉横飞,尸横遍野。日军士兵被这种从没见过的武器震慑住了,纷纷溃退,日军的第一次冲锋终于被击退。
  当时的“波波沙”轮盘式冲锋枪也是苏军刚刚开发出来的新式武器,还没有在实战中使用过。由于诺门罕地区有战事,就正好送到这里经受实战的检验,也算是病急乱投医吧。这种冲锋枪一个弹盒能装71发子弹,横扫的时候基本不用顾虑枪膛里有没有子弹,是近距离射杀敌军的利器。实战中显示出的强大威力连苏军自己都没想到。
  第一次冲击失败后,小松原命令炮兵将火炮前移,务必先消灭苏军的照明设备。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准备,日军火炮完成了抵近转移,苏军的照明设施全部进入了炮兵的射程。随着小松原一声令下,日军火炮发出了第二次的体吼叫,朱可夫调来的照明车被日军的火炮一辆接一辆地摧毁,坦克和装甲车上的远光灯也被炮弹的碎片陆续击毁。照明设备的损坏大大加速了照明弹的消耗,很快整个战场再次暗淡下来,苏军的强大火力优势迅速被削弱。
  日军在黑暗的掩护下再次潮水般涌向苏军阵地,黑暗中的日军很快占据了上风,苏军一线阵地很快失守,撤退途中第149团团长列米佐夫少校阵亡。不过日军所取得的战绩也仅仅是将战线向前推进了2至3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