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天亮之后,苏军的火炮优势再次显现出来。日军折腾一晚得来的阵地全部处于苏军炮火的打击之下。晚上短兵相接时因为害怕误伤友军,西岸高台的炮兵阵地一弹未发。天亮了,对面阵地上也都是日本人了,对于炮兵来说正是发威的好机会。朱可夫一共储备了60万发炮弹,他要求炮兵在射区内每平方米每分钟平均要爆炸两发炮弹。数不清的炮弹居高临下地扔过来,黄土被炸起后与黑色浓烟混在一起,使阵地上空真像起了雾霾一般。日军刚刚占领的每一座高地都遭到了炮火的严密封锁,步兵和炮兵蹲在战壕里一动也不敢动。
  更可怕是苏军的狙击手,守在阵地上的日军士兵经常会发现身边的战友突然象被电击了似的抽搐一下不动了。过去察看时,额头上往往会发现一个圆圆的小洞,日军连子弹从哪里打过来的都不知道。为了对付敌人的狙击手,日军也调来了一批三八式狙击步枪配备给枪法好的士兵,意图对苏军狙击手实施反狙击。但狙击手的素质需要决不仅仅是枪法,临时拼凑的日军狙击手根本就不懂得狙击战术,没有积极移动的意识,经常在一个地方反复射击,结果很快就成了苏军狙击手的盘中餐。
  在打也打不过躲也躲不起的情况下,日军只好下令让士兵自己小心,请他们记住:“步枪原地射击时间每次不得超过30秒,轻机枪每打完一个点射必须更换阵地,重机枪不得轻易暴露。在任何情况下,绝对不要在同一个地方连续待上10秒钟。”
  日军再次陷入了进退两难、被动挨打的地步。这么多的人在这里趴着,吃饭喝水都成了大问题。送水送饭的炊事员很多成了苏军炮兵和狙击手的猎物。天气酷热,阵亡的士兵尸体开始腐烂,整个阵地上一片尸臭。再等几天,不用打,光薰就能把这些人都薰死。
  前线部队的狼狈样连关东军司令部都看不下去了。1939年7月12日,植田命令小松原立即停止进攻原地休整。其实这时候日军哪里还能进攻,不过是蹲在那里挨炮而已。得到命令的小松原就坡下驴,趁势命令大军回撤,在各自划定的放区内挖壕筑垒。
  现场观战的德国专家亲眼目睹了7月9日夜晚那场近乎疯狂的冲锋,被日军的表现惊吓得目瞪口呆。在给国内的报告中他们写到:
  日军指挥官小松原中将喜形于色地告诉我帝国观察团,日军一个师团可以击败苏军三个师,我帝国军人对如此狂妄而又无知的态度非常吃惊。
  日军的战前训练令我们目瞪口呆,他们居然主要练习白刃战和冲锋,我们认为日本还以为现在是在日俄战争时代。
  日军的坦克技术连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水平都不够。整体设计非常落后,装甲薄弱,火力很差,称之为坦克就很勉强。且全国只有一个坦克师,为了珍惜坦克居然使用步兵掩护坦克这种不可思议的战术。
  日军使用坦克师团正面强攻、步兵迂回,这简直匪夷所思。在平原上不用机动装甲部队迂回包抄却使用步兵,证明他们完全是装甲作战的门外汉。
  小松原固执地命令士兵发动夜袭。值得一提的是矮小的日军士兵装备的是一种刺刀长达半米多的步枪,明显是为了白刃战而设计的,但愚蠢的密集冲锋被苏军自动火力迅速击溃。
  日军为了显示其勇猛居然允许高级指挥官和部队一起冲锋,导致大量高级军官阵亡,这完全是缺乏军事指挥常识的愚蠢蛮干。
  最后他们的结论是:日军的战斗力非常薄弱,帝国与之结盟实非明智之举,我们应在外交上格外谨慎,不可与日本过分亲密。
  估计小松原要是看到这样的报告,肯定会气得口吐白沫、含恨而逝、含哭九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