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今天看到楼主的回复,最初的感觉是颇为惊奇:楼主是河南人,居然知道海浪河在哪里。这样一条小小的河流,很多本省人都不知道呢!后来想想,明白楼主一定是百度了(也佩服度娘连这样一条小河都有资料可查)。楼主的细心由此可见一斑,不得不让人心生佩服。不过前面也有朋友指出帖中尚有日期错误等细小瑕疵,还望楼主今后能注意更严谨一些。因为写史的帖子,即便是细小的瑕疵也可能会给阅读者带来误导作用。我自己有时也喜欢写点东西,知道写作是很辛苦的事,特别是需要查阅大量资料的历史帖子。楼主不易啊!感谢楼主!
  另外也想告诉楼主,海浪河虽然只是我故乡的一条小河,但真是一条很美丽的河。那河水清澈得让人心痛……

  正如师兄所言。
  我仔细看了一下,那里离诺门罕尚有一大段距离,离张鼓峰倒是不远。
  尽管网上只有两张图片,但也能看出那绝对是没有被现代文明侵扰过的美丽河流。
  不由得让我想起深山中的老家,还有村前那条清澈见底的斜纹河,我家那条河百度上还没有呢!
  现在尽管连百岁的祖母都离开老家了,但是回家省亲有时间的话还会带着孩子、侄女、侄子一起去那里看看,赤脚到河里淌淌水、踩踩鹅卵石。看着孩子们那欢呼雀跃的样子,也仿佛看到了自己童年的影子。。。
  写东西确实很苦,但苦中有乐。每次发帖前都会惴惴小心,如临干谷,却仍然错误百出,以至于都不敢回头去看。
  师弟今后一定会加倍小心的。

  8月20日2:45,苏军前锋部队接到了进入攻击阵地的命令。5:45,随着朱可夫一声令下,苏军数百门大炮对日军的前沿阵地开始了地毯式的猛烈轰炸,日军绵延40公里的前沿阵地刹那间笼罩在一片浓烈的烟火之中。先前已暴露炮位的日军高射炮阵地首当其冲,顷刻之间所有的防空指挥部、高射炮、高射机枪全都飞向天空,为之后的大规模空袭扫清了障碍。
  随着空中巨大的轰鸣声越来越近,由150架轰炸机和100架战斗机组成的庞大机群遮盖了天空,炸弹如冰雹般地从天而降,由小到大,很快在地面上腾起阵阵烟雾。护航的战斗机由于没有战斗任务也开始对着日军的阵地来回扫射,一个个忙的是不亦乐乎。8:15,苏军的各型火炮又进行了新一轮的攻击。8:30,第二波空袭再次展开。炸的日军头都抬不起来,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三个小时的炮火准备之后,日军前沿的火炮阵地观测所、通讯站等固定军事没施全部从地面上消失。8:45分,总攻的信号弹升上了天空,苏军南、北、中三个攻击集群倾巢而出,在强大的炮火支援下向日军的防线发起了全线进攻。
  尽管刚刚淋了几番的炸弹雨,构筑在旷野上的土木结构工事已经被炮火扫平,但是顽强的日军仍然依托单兵用工兵铁锹挖成的简易单兵掩体誓死抵抗。苏军的坦克装甲部队根本不理会那些用轻武器射击的日军步兵,——那是留给炮兵、步兵的后续大餐,它们分开南北两翼,专挑没有高地依托、松软沙土地上的散兵线冲过去。这些地方本来就属于警戒阵地,防守力量非常薄弱,所以苏军南北两路坦克装甲部队很快便撕开了日军的防线,直插后方。
  经过第一天的战斗,苏军成功实现了分割包围日军前沿各作战单位的战略意图。一座座的高地在短短的时间里变成了一座座无助的孤岛,守在上面的日军很快就成为了外无增援、内无粮草的孤军。
  8月21日,苏军的两路坦克装甲部队已经在敌后胜利会师。前沿日军部队全部陷入苏军坦克部队的包围之中。为了彻底切断日军的补给,朱可夫使出了釜底抽薪的阴毒一招。派出总预备队第203空降旅乘隙空降甘珠尔庙,一举摧毁了位于该地的日军后勤基地。这一招可谓一下子打在了日军的命门上,前线日军陷入了弹尽粮绝的极端困境。连隐藏在十公里外的日军重炮部队也因无炮弹可用只能无可奈何地作壁上观。
  关东军司令官植田大将得知第六军大部队陷入苏军包围的消息后大惊失色,急忙召集参谋人员研究如何调派兵力增援诺门罕前线。一群作战参谋的研究结论是:以日军目前的机动能力,即使立即下令增援部队出发,离前线最近的部队至少也要一个星期才能到达诺门罕。远的最少要半个月,可谓远水解不了近渴。在补给完全断绝的情况下,要求第六军坚持战斗一个星期无疑是不现实的。这帮参谋竟然还撺掇植田司令官,提出改变前线被动局面的最好办法就是用更加坚决的进攻打开敌军的合围。已经束手无策的的植田只好电令荻州立兵决不能坐以待毙,要尽快从被包围的部队中抽调尽可能多的部队组成反击兵团,重点攻打南路的苏军,力图打破敌人的包围。
  要说荻州这军长我也能当,他将抽调兵力执行反攻任务的命令原封不动地批发给了小松原。接到命令的前线日军部队一片哗然。一线部队白天作战夜晚抢修工事,一天多来缺吃少喝伤亡惨重,活着的也早已疲惫不堪。如果凭借现有的坚固工事死守,或许还可以多支撑几天。现在上司要求大家离开工事向苏军坦克装甲车发起冲锋,无异于以卵击石,只会加速部队的灭亡。
  计划抽调的部队共有十四个步兵大队,总数约15000人。因为大内参谋长阵亡,原来的第71联队联队长冈本德三大佐刚刚接任参谋长职务。之后接任的联队长长野荣二大佐又在战斗中身负重伤,继任联队长就换成了森田彻大佐。森田彻开始向老联队长诉苦,说你的老部下就剩下1800人了,如果再抽调两个大队去参加反攻部队,剩下的仨核桃俩枣肯定守不住现有阵地,而参加反攻的部队恐怕冲不了多远也会全部“玉碎”。冈本如今所处的位置已经不一样,他对森田彻的唱衰甚为反感,立即斩钉截铁地回答:“为了帝国皇军的荣誉,即使全体玉碎也要进攻,哪怕是前进两三米也好。”
  森田范正少将也向冈本参谋长发出了类似的质问。参谋长的答复是,“司令官命令进攻,那就得进攻下去”。森田少将愤慨地反问,“官兵都死光了,拿什么进攻?”
  尽管费尽了千辛万苦,十四个大队还是临时拼凑出来了。不过这十四个大队经过第一天的激战损失严重,没有一个大队是满编的。反击部队被分成左、右两翼。左翼以23师团第72联队和64联队的一部为主力,还有原独立野战炮第13联队的官兵。这些炮兵的火炮已经基本上被摧毁,剩下的几门炮也因为没有炮弹成了摆设,完全失去了炮兵的作用,现在只能当步兵使用了。这一路由23师团步兵旅团长小林恒一少将指挥。右翼部队以23师团第71联队和第7师团26、28联队为主力,由第7师团步兵旅团长森田范正少将指挥。第六军参谋长藤本铁雄少将也亲自赶到现场督战。
  8月23日凌晨3点,执行反击任务的日军士兵纷纷爬出被炸得破烂不堪的工事,趁着夜色向苏军的阵地摸去。留在指挥所的小松原很快便听到前线传来了激烈的枪炮声,可部队的进展情况却毫无消息。反击部队没有派回通信员,自己派出去的通信员也一个都没回来。他只能根据枪声判断前面激烈的战斗还在持续。
  身边马上就有坏消息传来,指挥部直属卫队报告附近发现苏军装甲部队。大惊失色的小松原急忙呼叫空军支援。很快第二飞行集团的12架九七式轰炸机飞到了指挥部上空。这些难得一见的空中力量却没有攻击苏军的坦克,却一通炸弹把指挥部仅存的十几辆汽车一一炸毁后扬长而去。气得小松原破口大骂。人倒霉的时候,放屁都会砸住脚后跟呀。
  日本空军的误炸反而取得了奇效。苏军坦克部队远远望着一架架日本轰炸机向日本阵地俯冲投弹,这种出人意料的自杀战术使得苏军一时懵了,不明白日本人到底在搞什么名堂。苏军机枪手阿廖沙惊疑地问车长:“上尉同志,日军飞机起义了吗?”上尉耸了耸肩,“鬼才知道”。看到这边已经被炸的稀里哗啦,估计也没什么油水了,苏联坦克部队远远眺望了一会径直走了。
  长出了一口气的小松原回头一看,参谋长冈本大佐不见了。仔细寻找才发现,原来参谋长被苏军炮火掀倒的墙面盖在了下边。几个参谋赶紧上去七手八脚把参谋长拉出来。冈田比植田司令官还惨,两条腿都断了。为了保命,当夜军医部长村上德治大佐用手电筒照明给他截了肢。比起之前当场战死的大内参谋长来说冈本算幸运了。——尽管这幸运也不过是仅仅多活几个月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