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同意师兄的观点。
  如果把战争比作下围棋的话,那么战前的计划和谋略看起来就像是布局,虽变化无穷却枯燥无味,但也很关键、最难写。
  真到了战役打起来,也就类似于中盘攻防、对杀的时候,尽管精彩无比,但很多都属于是必然的变化。
  师弟以前看书的时候也光想看战斗的情节,遇见谈判、开会、调兵遣将就呼啦啦翻过去。现在报应来了,遇到这些内容就头大。
  听师兄的,打持久战。

  哈,海浪河师兄谬赞,愧不敢当。
  除了那些老酒一时兴起胡发的感概(大部分都不对)之外,其余的资料尽管不敢说都可靠,但肯定都是有出处的。再说就凭师弟这水平,想编还编不出来哩。
  最最纠结的时候就是不同的资料说法不同,取舍的时候往往会急出一头老汗来。
  为了编辑这个帖子,师弟也一改以往粗枝大叶的恶习,把一些自认为精彩的细节记录下来,也有了不算厚的十六本。就这还是远远不够呀!
  我也很喜欢霍去病,可惜人不如其名,英年早逝。
  惜之!叹之!
  到8月26日,日军的濒死反击已经被彻底击溃。不但反击部队伤亡殆尽,没被消灭的部队也全部陷入苏军的包围之中,仅存的阵地也岌岌可危。第六军指挥官荻洲立兵中将收到的唯一好消息就是,尽管很多部队被歼灭,但是还没有一支成建制投降的部队。此时的荻洲中将已经完全没了主张,他断然下达了一道命令:让军需部长将配备给他的日本清酒换成烈性的威士忌,然后自己坐在指挥部里一个劲地喝,喝完后逮谁骂谁。喝晕了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军长烂醉如泥不省人事,刚从前线仓皇跑回来的参谋长惊魂未定。司令部其他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时候从外边冲进来一个年轻人,上前就粗暴地摇醒了没人敢惊动的荻洲军长:
  “现在你不能在这里喝酒,你应该组织敢死队立即去营救小松原师团长!”
  “难道是我把他逼上思路的吗?我能有什么办法?”醉眼朦胧的荻洲中将倒是没发火。
  “你作为一军之长,难道就会叫你的师团长去死吗?小松原师团长现在正在以身报国,你作为军长就只会喝酒吗?你不知道你的职责吗?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年轻人的声音原来越大,连帐篷外的那些参谋们都听到了。实在听不下去的藤本参谋长跑了进来。
  “辻君请息怒,我现在就组织,由年轻的参谋组成敢死队去营救师团长好吗?”
  看到藤本参谋长的话没有一个人附和,辻政信怒吼道,“你们都在这里歇着吧,我作为关东军少佐作战参谋,我自己去!”
  恰在此时,小松原师团长的专属副官田中少尉冲了进来,向荻洲军长呈上了小松原师长的绝命书。田中代表小松原向军长表示,小松原师团长决定在前线战至最后一兵一卒,绝不苟活。荻洲酒也好像清醒了一点,前线的战斗已经陷入绝望,如果再坚持下去,第23师团只有全军覆没一个结果。他知道一个师团被敌军全歼对于大日本帝国陆军意味着什么。他迅疾下令:
  “命令第23师团突围,军部立即组织敢死队负责接应、救援。”
  田中少尉却并不卖账,“谢谢。既然军部命令突围,那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了,不再麻烦军部了。我立即返回前线向师团长传达军长的命令。”之后敬礼转身离开带着几个敢死队员重新返回战场,把一群高级人才给晾在了那里。
  让人预料不到的是,从诺门罕前线撤退下来最完整的部队恰恰就是最早出场的第23师团骑兵联队,现在的联队长是井置荣一中佐。在最后的战斗中,井置中佐率领他的骑兵联队驻守在一座高地上。由于他的骑兵联队只有800余人,所以没有抽调人马参加玉碎反击,只是奉命坚守自己的阵地,反而保存了不少力量。8月24日傍晚,这支日军骑兵部队已经只剩下了110人。马匹早已经打没了,骑兵全部变成了步兵。
  井置中佐召集全体军官开了个会,并在会上传达了小松原“死守到底”的指示。这一命令得到了所有军官的一致反对。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只要苏军一个冲锋,这支100多人的小队伍便会瞬间消失。大家都清楚突围才是唯一的活路,但是谁都不说话。
  井置中佐明白,即使他能带着大家成功突围,作为联队指挥官擅自更改作战命令也是死罪难逃。所以大家还可以选择,对他来讲进退都是死。看着那些跟他出生入死的下属,井置中佐在沉思良久之后断然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为了这100多人能够活下去,他毅然决定牺牲自己。8月25日凌晨,这支精疲力竭的百人队伍告别了700具战友的尸体,踏上了后撤的漫长征程。几天没吃没喝加上激战使得他们的力气已经基本耗尽,在突围的道路上后面的人必须抓住前面人的腰带才不至于掉队或失踪。戏剧性的是,他们一路竟然畅通无阻,趁着夜色奇迹般地走出了苏军的包围圈。这支100多人的队伍成了整个诺门罕战斗中逃出的建制最完整的日军联队。
  成功将自己的部属带出苏军包围圈的井置中佐还没有在军营中坐稳,关东军总部便派来了两名和他相熟的军官。不是来慰问,而是劝他“为国尽忠”。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但刚刚脱离险境获得安全保障之后的井置实在不愿就此了解自己的生命。两位好友就开始苦口婆心地劝说,谈话进行了整整一夜。事已至此井置也不想让好友为难,天快亮的时候他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开了一枪,他的两个朋友才心满意足地回去交差了。
  其实井置中佐并不孤独,那边同样原因被逼自杀的还有第8国境守备队队长谷部理睿大佐。
  山县武光第64步兵联队的残余力量会同野炮兵第13联队残部一起驻守在巴尔夏嘎尔高地上,已经陷入苏军的三面包围。8月27日,苏军正式发起进攻,炮击从清晨持续到下午。15:00,苏军出动10辆坦克和500名步兵向高地发起了进攻。坦克在距离日军战壕还有800米的位置停下来,不断地用火炮向日军的工事射击。强烈的炮击打塌了许多工事,很多士兵因此被活活埋在里边。面对凶猛的日军,苏军也不敢靠的很近。在坦克炮火的支援下,苏联步兵一直攻到了离日军核心工事只有80米左右的位置,开始用手榴弹攻击工事中的日军。日军的顽抗持续到了天黑,害怕黑夜的苏军退了下去:他们又可以多活一夜了。
  山县大佐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除了身边的炮兵联队长伊势高秀大佐,他是师团长也在挂念着他。要说小松原中将也绝对够哥们,得知山县的窘境之后,他把身边的残余部队集合起来数了数:71联队500人,72联队40人,独立守备队250人,工兵联队300人,师团通讯队50人,加起来就有了1140人,带上他自己就1141人了。虽然明明知道这支部队出去也顶不了什么用,但是作为战场的指挥官,小松原只能也必须这么做。他准备亲自带着这些部队去营救山县的被围部队。由于已经无法通过无线电与山县取得联系,两支日军互相之间都不知道彼此的位置和行动计划。
  8月28日天一亮,苏军对巴尔夏嘎尔高地的进攻再次开始。头一天的情景再次重演。日军的抵抗力也的确惊人,在继续被狂虐了一天之后,苏军在傍晚时候又退了回去。看来又能再多活一天了。
  这样挨下去早晚是死。山县大佐和伊势大佐于是商量决定趁天黑撤出战斗。晚上23点,撤退命令下达到每一个士兵和伤员。此时的山县还显示出一名战场指挥官的素质,他先安排组织伤员撤退,因此又耽误了不少时间。29日凌晨3点,残兵主力部队的撤退才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