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丰臣秀吉那次,日本的陆军就已经足够强大了,和明朝最精锐的部队站成平手,这里面很大因素还是因为李如松太猛,然而最终惨败而归,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在于海军太弱,连李舜臣都对付不了,更别提大明水师了,所以后来日本总结出兵朝鲜的两个必要条件,一是要有足够强大的海军,二是要能够速战速决,不能打持久战,它后来也是这么做的。另外要说的就是我一直认为李舜臣死于露梁海战是他最好的结局,否则他一定会死于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谋反
  

  汉族人老师,学生还是感觉对于跨海作战,海军以及制海权至关重要。
  关于制海权问题,当时日本海军省官方主事山本权兵卫大佐和参谋次长川上操六中将曾有一段有趣的对话。在看到陆军制定的直隶决战计划时,山本说:“陆军有没有优秀的工兵?”川上回答:“帝国陆军工兵非常优秀。”山本马上接话:“请尽快在九州到釜山之间架一座桥起来,要不然陆军过不了海。”川上马上明白自己忽略了制海权问题。
  山本接着说:“征清作战是渡海作战,没有海军的护送陆军无法登陆。在海军夺得黄海的控制权以前,运兵运粮的所有船只都在北洋水师威胁下。如果北洋水师切断陆军的兵员、军火、粮草补给线,不管在朝鲜登陆了多少人,也不管这些人如何善战,就只有失败这个唯一的结果”。
  不但是川上中将,包括当时在场的大山岩陆军大将都虚心听取并采纳了山本这个佐官的意见。他们清楚:给陆军士兵每人发个游泳圈游过去是不可能的。

  1.2.4 丰岛海战
  增援刚开始还算顺利。由马宝贵率领的6000人、马玉昆率领的2000人先后由旅顺登船,在大东沟登陆后直奔平壤。左宝贵和聂桂林的6000人、丰升阿的1500人也跨越鸭绿江从陆路入朝。四路大军陆续在8月上旬进驻平壤。
  李鸿章当然不会忘记驻守在牙山的亲信叶志超。牙山靠南,走陆路太远,交通也不便利,只能通过海上增援。到了真正要使用的时候李鸿章才忽然发现,大清竟然缺少运兵船。无奈之下只好让江自康带领2500人租用英国轮船“高升”、“爱仁”、“飞鲸”号前往牙山。担任护航的就是北洋舰队“济远”、“广乙”和“威远”三艘战舰。
  本来丁汝昌的意见是由北洋舰队集体出动护航,但一心避战的李鸿章害怕出动这么大的兵力会刺激日本人,所以只允许派这几艘舰去。牙山的复杂地形并不适合部队大规模登陆,因此增援部队先后分三批出发。
  凡是有中国军队与敌交兵的地方,就不会少了这样两种人:一种叫“汉奸”,一种叫“跑跑”。李鸿章的外甥张士珩当时是天津军械局的总办,其家中的书吏刘树芬早已被日本间谍石川伍一重金收买。石川从而刘树芬处获得了大清舰队增援的详细情报并立即电告日军。随后石川和刘树芬被抓获并斩首。
  得讯后的日本联合舰队马上派坪井航三海军少将率领第一游击队“吉野”、“浪速”、“秋津洲”三艘快速战舰出海拦截。7月25日清晨,日本舰队来到了牙山湾之外。当时的丰岛水域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海上能见度良好,正是交兵的好时机。间谍和汉奸的情报异常准确,日舰很快就发现远方有两艘军舰冒着黑烟缓缓驶近,——这就是北洋舰队的“济远”号和“广乙”号。
  本来是三艘护航舰只,护航编队司令方伯谦发现“威远”号速度太慢就安排其提前返回。方伯谦在“爱仁”、“飞鲸”号卸载完毕之后,准备回头去迎接第三艘运兵船“高升”号。意想不到的是,一出牙山湾就迎头遇上了三艘日本军舰。当时双方的实力对比是:
  清方:
  “济远”,2300吨,速度15节,最大舰炮为210毫米;
  “广乙”,1000吨,速度16节,最大舰炮为120毫米。
  日方:
  “吉野”,4216吨,速度23节,最大舰炮为250毫米;
  “浪速”,3709吨,速度18节,最大舰炮为260毫米;
  “秋津洲”,3150吨,速度19节,最大舰炮为250毫米。
  上午7:45分,“吉野”号率先向“济远”号打出了甲午战争的第一炮,“济远”号马上开炮还击。随后,“浪速”和“秋津洲”也围了上来,三舰同时炮击“济远”。陆奥宗光期盼已久的战争终于如愿打响。
  眼见“济远”号陷入重围,“广乙”号马上冲上来助战。“浪速”和“秋津洲”马上回过头来联手收拾“广乙”。片刻之间,孱弱的“广乙”就在日本炮火的轰击下伤痕累累,失去了战斗力,之后撤出战场,冲到朝鲜西海岸十八家岛附近搁浅。舰长林国祥见军舰受伤太重,为了免于被日军俘虏遂下令纵火烧船。随后林国祥带领水兵登岸前往牙山,准备加入叶志超的陆军部队。可惜叶志超早已弃城逃跑,无奈的林国祥只好率兵乘英国军舰“亚细亚”号辗转回国。
  打跑了“广乙”的“浪速”和“秋津洲”马上回过头来与“吉野”合围“济远”,战场惊险异常。日本三舰恰如“刘关张”,可惜“济远”并不是吕布,最多只能算华雄。瞬间“济远”号上死伤已达57人。眼见不敌的方伯谦立即下令军舰全速向中国方向撤退,日本三舰穷追不舍。就在这时,远方海面又出现了两艘舰只的身影,这就是大清的第三艘运兵船“高升”号和运输武器饷银的运输舰“操江”号。
  游击舰队司令坪井航三少将马上对三舰进行了分工:速度最快的“吉野”号负责追击“济远”,“浪速”号拦截“高升”,“秋津洲”对付“操江”。
  自身难保的“济远”号已经无力保护自己护航的舰只,方伯谦在向“高升”号和“操江”号打出“自行逃命”的信号之后率先独自逃窜。眼看着速度更快的“吉野”号越追越近,无可奈何的方伯谦先在“济远”号上挂出白旗,随后又挂出日本旗,同时继续高速逃跑。方伯谦的一系列怪异动作搞得日本人一头雾水。“吉野”号舰长河原要一大佐看到“济远”没有停下来而是狂奔就继续加速追赶,同时频频炮击。12:38,“吉野”距离“济远”仅只剩下2500米。逃跑中的“济远”号突然用尾炮连续反击,四发炮弹有三发打中“吉野”,猝不及防的“吉野”号桅楼、前主炮被击中。受伤的“吉野”不敢独自继续追击遂掉头返航,“济远”号继续狂奔逃过一劫。
  后来对于“吉野”停止追击的原因也是众说纷纭。一说是受伤。二说是担心驶离战场太远,靠近北洋水师驻地太近,怕中援军的埋伏。三说是当时水越来越浅,“吉野”吃水太深担心搁浅。四说是担心另外两艘日舰面对两艘中国船不宽裕,怕中国运兵船逃脱,所以回去支援了。不管什么原因,反正“济远”号是跑了。
  逃回威海卫基地的方伯谦谎称打了胜仗,“击伤倭船,击死倭提督并兵员数十人”。李鸿章和丁汝昌虽然有点怀疑,但也觉得方伯谦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还能成功把船开回来也不容易。况且方是自己人,开战之初能有胜绩也会鼓舞士气,所以仍积极为方伯谦请功。随后清廷颁谕,以“管带‘济远’之方伯谦,于牙山接仗时鏖战甚久,炮伤敌船,尚属得力,着李鸿章传旨嘉奖”。朝中甚至有好事者提议“改由方伯谦接管丁汝昌所带之船”。挂白旗的逃跑将军竟然又成了“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