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陆军省承认,“诺门罕之战是日本陆军自成军以来的首次惨败”。后来有日本学者甚至称,“诺门罕战役是日本陆军史上最大的一次败仗”。此战对关东军士气的打击则远远超过被消灭的人数。日后在苏军进军东北的战役中,关东军许多部队一击即溃,这次惨败给其官兵留下的心理“阴影”仍然可见。
  1939年9月15日,日本驻苏联大使东乡茂德与苏联外长莫洛托夫在莫斯科会晤,日、苏、蒙、满四方代表在莫斯科签订了停战及交换俘虏的协定。这是日本继张鼓峰事件后签订的又一个边界协定,持续135天的诺门罕战役终于结束了。
  诺门罕战役虽然间接支援了中国的抗战,但苏军战胜日本之后完全控制了外蒙古,结果促使了外蒙从中国分离出去的可能性加大。战后“伪满洲国”重回中华怀抱。日苏协定使得外蒙古边界由哈拉哈河向黑龙江境内推进了约40公里,面积约2000多平方公里。这部分国土也随之流失。
  停战协定签订后的第三天也就是1939年的9月17日,苏联入侵波兰,从背后给了这个已经濒临灭亡的可怜国家狠狠的一刀子,开始了与德国事先约定的分赃游戏。在诺门罕战役最后阶段斯大林没有过于咄咄逼人赶尽杀绝,原因也正在于此。
  在苏军的严密监视下,关东军对阵亡将士的尸体进行了收容。9月24日,在收容过程中发现了山县和伊势的尸体以及尚未完全烧掉的联队军旗。一个星期共收尸4386具,加上苏军从哈拉哈河西岸收容的59具,合计共从战场收集到4555具尸体。临时火葬时,因为大火引爆了装在尸体口袋里的手雷,两名负责火葬的士兵还因此陪葬了进去。这样又变成了4557具。从这次事故后,点火焚尸之后人必须离开火堆十米开外。
  战役中日军战死官兵超过18000人。苏军阵亡7974人、受伤15251人。苏军无疑取得了战役的胜利,这才是最关键的。尽管之后日、苏双方依然是虎视眈眈,但是仗一直没有打起来,一直到1945年的8月8日。换句话说,一次胜利为苏联赢得了远东的六年和平。
  在此期间,在中国腹地的两湖地带,围绕一座叫长沙的城市所展开的攻防战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在中国军队的严防死守和顽强反击之下,在这次被称为“第一次长沙会战”的战役中日军同样是铩羽而归。
  打了败仗,肯定要有人对此负责。首先遭殃的反而是日本内阁政府。1939年8 月25 日,平沼骐一郎召集了最后一次内阁会议,决定停止之前持续了很久的有关德意日三国同盟的交涉,随后在8 月28 日以“欧洲发生了复杂离奇的新形势”为借口全体辞职。
  1939年8月30日,陆军大将阿部信行受命组阁。两天后的9月1日,德军悍然进攻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也就在8月30日这一天,跟诺门罕战场完全不相干的地方也有一件小事发生。由于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吉田善吾受命出任阿部新内阁的海军大臣,空出来的位置被一个小个子的海军中将顶替,他就是大家熟稔的山本五十六。
  政府还算有点冤枉,直接责任人陆军省和参谋本部也必须为失败买单。除参谋总长载仁亲王以皇亲国戚的特殊身份得以留任外,其余高官也都被免职。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被赶出最高决策层,屈就到中国派遣军当了参谋长。参谋次长中岛铁藏、作战部长桥本群均在劫难逃,双双免职转入预备役。作战课长稻田正纯大佐被下放到志野军事学校做了个闲职的副校长。
  最后轮到了荻洲立兵和小松原道太郎。1939年11月6日两人均被撤职,几个月后编入预备役。羞愧难当的小松原最后选择了在第23师团阵亡官兵的墓地前切腹自尽。还好小松原到阴间很快就可以重建他的第23师团,几乎所有军官和士兵都先他一步在那里候着呢。东八百藏中佐去的最早,应该能抢到好位置。
  在广田弘毅内阁确定的“北攻苏联,南下南洋”的总体方略之中,原本主要由陆军主张的“北攻苏联”是排在优先次序的。但是诺门罕战役彻底炙痛了日本,“北攻苏联”派至此开始势弱。
  有人愁就有人欢乐。诺门罕战役对朱可夫来说可谓是“初出茅庐第一功”,他凭借出众的军事指挥能力获得了战役的胜利,也得到了斯大林的认可和信赖。回到莫斯科的朱可夫终于见到了伟大的领袖斯大林同志。在斯大林的办公室,当被问及日本军队的战斗力到底如何时,朱可夫答道:“日军训练不错,特别是近战。他们守纪律,执行命令坚决,作战顽强,特别是防御战。下级作战人员受到过良好的训练,作战异常顽强,一般不会投降,剖腹自杀时毫不犹豫,是合格的军人。军官特别是中高级军官训练差,主动性差,习惯于墨守成规,非常自负,因此是不合格的。”
  一战成名的朱可夫自此前途一片光明。他不但荣获“苏联英雄”的称号,还被任命为苏联最大的军区——基辅特别军区的司令员。苏德战争爆发之后,朱可夫作为消防员东挡西杀、南征北战,开始了其辉煌的军事生涯,并凭借赫赫战功成为二战最著名的军事将领之一。
  在遥远的欧洲还有一个失意者。就在德国和苏联已经就条约达成一致意见的8月21日夜,犹豫再三的德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在晚上23:00拨通了一个日本好朋友的电话,告诉了他德苏即将签约的消息。气愤的日本人在电话里向里宾特洛甫提出了强烈抗议。——抗议早在里宾特洛甫的预料之中,他很绅士地对日本朋友道了声“晚安”。
  这位日本朋友并没有罢休,他起身出门连夜叩响了德国副外长巴伊图泽卡的家门,要求对方说明事情的原委。当天傍晚,这位日本人直奔柏林国际机场,拦住了正要启程去莫斯科签约的里宾特洛甫。怒不可遏的日本人再次提出强烈抗议。里宾特洛甫只好狡猾地告诉他:“因为日本外务省常常走漏消息,考虑到你的立场,所以我才没有告诉你。”
  这个被称为公鸡中的战斗鸡、比德国人还德国人的日本人,就是当时的日本驻德国大使大岛浩。
  眼看着里宾特洛甫的专机腾空而起消失在茫茫的天际,一直为德、意、日三国结盟而殚精竭虑的日本大使顿足捶胸、欲哭无泪!
  @龙汔惠 2015-12-09 23:16:03.573
  日军非常注重收集与战争有关的信息,也非常注重密码战。
  但日军的情报战能力却不行。
  在日军的中枢,一流去作战部,三流去后勤和教育部门,一群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玩情报。
  日军的情报战能力也就能对付国军,当然也有说法说他们十分接近攻破美军的军事情报系统,但无据可查(日本投降时各大机关浓烟滚滚好几天,毁坏了大部分资料),日军在二战中遇到最难缠的情报作战对手就是土八路,总共只在一场小......
  —————————————
  这一段很精彩,独创性的描绘了某些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