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1939年1月5日,原枢密院议长平沼骐一郎受命组阁。在新组建的内阁中,海军大臣米内、陆军大臣板垣继续留任,关于三国同盟的矛盾对立面依然存在。
  平沼首相刚刚把人凑齐,新开张的第二天也就是1月6日德国就迫不及待地再次提出了缔结同盟条约的要求。半个月之后的1月19日,平沼内阁召开五相会议对与德国的结盟建议进行了研究。最后会议终于达成一个了妥协方案:
  一是条约矛头主要针对苏联,但根据情况也把英法等国作为对象。
  二是在以苏联为对象的情况下当然要进行军事援助,但在以英法等国为对象的情况下是否进行军事援助及援助的程度如何要完全根据当时的情况来决定。
  三是对外宣布时则说是防共协定的延长。
  按说新政府已经做出了决定,你驻外大使只有无条件执行的份儿。然而大岛浩和白鸟敏夫联手对内阁的决议再次表示坚决反对。大岛在3月4日给外务省的的回电中说:“谈判时若提出如此建议,只会招致德国和意大利的轻蔑。”他主张无保留、无条件地实现三国军事同盟。
  大岛这一偏激的态度终于激怒了政府首脑。宫内大臣汤浅仓平认为大岛就是里宾特洛甫的走狗,他的行为已经侵犯了天皇的外交权。海军大臣米内光政愤怒地提出罢免大岛浩。在3月13日的五相会议上米内大怒道:“政府已经提出了最后方案,但驻外大使固执己见、拒不执行,是何道理?!”
  即使如此大岛浩依然毫不屈服,他再次申辩:“倘若不能组成军事同盟我就辞职。如果我辞职,内阁恐怕也难免倒台。”一个小小的驻外大使就能有如此的能量?答案是有的,因为他的背后不是外务省,而是日本陆军。连外务大臣有田八郎都抱怨说:“大岛大使与参谋本部之间有什么电报来往,外务省一无所知。相反外务省的电文却马上被陆、海军获取,然后从中挑毛病来进行攻击。”
  大岛和白鸟根本不把政府的指示放在眼里,他们于1939年4月2日和3日分别会见了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和意大利外长齐亚诺,当被问到“万一欧洲爆发战争,日本是否有决心站在德意一边参战”时,这两人立即拍着胸脯保证:一旦欧洲爆发战争,日本一定参战。在国内的会议上,有田外务大臣提出“对两位驻外大使擅自代表国家对德意两国表态参战之言必须予以纠正”,此言遭到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的厉声斥责。板垣声称驻外大使代表国家,所讲之话不能收回!平沼骐一郎不敢惹怒军方,只含糊地表示“要用间接的方式取消两大使的表态”。米内光政再次强烈要求将擅自表态的大岛和白鸟召回国内,但遭到板垣的反对依然未果。
  这一事件惊动并惹恼了裕仁天皇。4月11日,他叫人把板垣叫进宫去狠狠臭骂了一顿,指出两大使擅自表示参战之意触犯了天皇的“外交权”。骂完之后的天皇也只有叹气,“现在的陆军很让人为难。总而言之,不到被各国逼的走投无路,不到丢掉满洲和朝鲜的时候,他们是绝对不会觉醒的”。到底是天皇,说的也基本都对,不过他说漏了台湾和澎湖列岛。
  看到日本扭扭捏捏逡巡不前,希特勒等得不耐烦了。1939年5月,德、意两国率先缔结了所谓的《钢铁条约》,这是德、意、日三国之间第一个军事性质的协定。
  《钢铁条约》的签订虽然使德意军事同盟具备了法律的形式,但两国之间的军事合作可以说是似有实无。不但没有成立制定联合作战计划的机构,甚至于两国的参谋本部人员也很少接触。尤其是希特勒的很多决定往往都是灵机一动的神来之笔,其本国的高级军事将领事先都可能毫无所闻,所以他更不会事先告诉墨索里尼。希特勒几乎都是在行动之后,才会向墨索里尼作一个礼貌的象征性“报备”。
  在德国人眼中,意大利人是最不能保密的,况且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不怕狼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朋友。有德国将领甚至提出,意大利对于德国实在是个包袱。如果意大利能中立到底,则对德国的贡献可能会更大。一句最著名的话就是,“如果消灭意大利需要十个师的话,那么保护他反而需要二十个师”。
  德国最后的失败也验证了中国的一句名言:交友不慎害死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