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1.9.2 近卫出山
  1939年9月1日和17日,德国、苏联从东西两面夹击入侵波兰,英、法两国随即履行对波兰的承诺对德国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1939年9月4日,8月30日刚刚成立的阿部信行内阁像一战那样发表公开声明:当此欧洲战争爆发之际,帝国决定不予介入,一心向解决中国事变的方向迈进。
  阿部新内阁认为,日本侵华战争之所以久拖不决,蒋介石政权虽然偏安一隅却依然屡败屡战,关键就是苏联以及美、英、法西方各国明里暗里支持的结果。现在欧洲战争爆发,像一战一样各国的注意力势必转向欧洲而无力顾及远东,这或许正是结束中日战争的天赐良机。如果中国事变得不到彻底解决,大量的兵力滞留中国战场,日本也无力展开新的大战役。因此内阁决定暂不介入欧洲的战事,待中国事变解决后再参与世界范围内的军事竞争。
  阿部内阁声明从另一个侧面也说明,在今后一段时期内日本的注意力在亚洲,暂时没有和德意结盟的打算。虽然之前遭到了无情的背叛,但在日本陆军中不放弃与德、意缔结同盟初衷的仍占主流,因此对阿部内阁的这个声明非常不满。
  比起之前短命的平沼骐一郎内阁,阿部内阁的寿命更短。当时日本国内出现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全国性的粮食不足日益严重,阿部内阁缺乏有力的手段来解决经济问题。阿部面临的另一大难题就是如何维持日美通商航海条约,之前美国已经预告该条约到1940年1月26日期满后自动失效。这意味着美国可以随时限制乃至全面禁止对日物资的输出。其结果不仅使日本无法将对华战争继续下去,国内经济也势必会遭到重大打击。
  为了更好地改善与美国的关系,阿部慷慨地让出了外务大臣的位置,启用了亲美派的海军大将野村吉三郎出任外务大臣与美国进行交涉,但同样一样在对华问题上的严重分歧没有取得任何结果。加上在政府机构改革上手法笨拙,阿部内阁很快失去了议会和社会舆论的支持。企图利用汉奸汪精卫“以华制华”的策略也进展缓慢。加上陆军的不满,本来就能力欠缺的阿部信行很快陷入内外交困的尴尬境地。在巨大的倒阁压力之下,仅仅4个半月之后的1940年1月15日,阿部信行内阁无奈下台。阿部本人随后也只好去汪精卫那里做了特命全权大使。
  陆军呼吁近卫文麿再次出马组阁,却遭到了近卫的再次拒绝。内阁也不能空着没人管,1940年1月16日,天皇授命海军大将米内光政组阁。之前一直反对德意日三国同盟的米内光政终于走上前台,成为日本第37届首相。
  被陆军戏称为“金鱼大臣”的米内自幼家贫,小时候当过报童、送过牛奶,后来先后进入“海兵”和“海大”学习,成绩一般。一战之后,俄语极其出色的米内先后到俄国、波兰、德国任职,回国后先后任“扶桑”号、“陆奥”号战列舰舰长,1925年晋升为海军少将,1930年晋升中将,米内在著名的“二二六事件”中表现堪称出色。
  学识渊博的米内爱书成癖(虽然咱也有这爱好但却一事无成),喜欢安静,对演讲一类的事情毫无兴趣,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演说只有461字,算起来可能一辈子的发言都不一定有松冈洋右一次的多。当时日本军队中盛行光头,今天我们看那些日本将领的黑白照片基本都是秃瓢锃亮。米内在其中可谓是鹤立鸡群,梳三七小分头的米内从年轻时就喜欢戴金丝眼镜,加上米内个子很高,与传统日本人不一样的特有气质使得米内成为老中青三代女性的心中偶像。据说在泡妞界米内光政的人气大大超过了山本五十六。山本实在冤枉,赌博第二,第一是明石元二郎,泡妞还是亚军,冠军被米内横刀夺走。就像今天的山城春城都是第二的贵州,名气就远远不如山城第一的重庆和春城第一的昆明,谭良德三块银牌也比不上一块金牌,郁闷呀!米内的风流倜傥甚至影响到了后辈。据说米内去世之后,他的长子米内刚政经常会遇到很多自称是他小妈的女人,弄得刚政也非常郁闷。
  1937年2月米内出任林铣十郎内阁的海军大臣,并于4月晋升为海军大将。林内阁倒台后,米内留任了第一届近卫文麿内阁的海军大臣。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爆发之后,米内一开始主张持谨慎态度,后来由于国军在上海主动挑起战事转变了态度,支持了战事的不断扩大。日本军方内部有长达数十年的“北进南进”之争,海军一直力主南进。在米内的坚持下,1939年2月开始日本海军占领了现在老酒打工的海南和南沙群岛。当时的海南还是蛮荒之地,日军占领这里绝对不是来吃椰子或木瓜,而是将这里作为之后可能进攻东南亚的重要前进基地。
  在短命的阿部信行内阁之后米内能够出任总理大臣,和裕仁天皇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当时德国的铁蹄正在欧洲肆意践踏,此时不仅仅是军部,就连国内的舆论导向也对日德意三国同盟充满期待,裕仁对此是忧心忡忡。鉴于米内之前反对旗帜鲜明反对三国同盟的杰出表现,裕仁才决定由米内出面组阁。米内本人并没有组阁的打算。当天皇大声的向他宣布“朕,命爱卿组阁”时,米内再也无法拒绝。后来他在回忆录中写道,“那一刻的感觉就像是被电击到一样”。
  对于日本陆军来说,尽管对米内出任首相不可能感到满意,但是解决中国问题仍属当务之急。在新年伊始1940年1月1日的《解决中国事变的绝密指导》中明确提出:以1940年为目标,努力解决中国事变。1月4日,陆军省的新年献词中也写道:无论如何,今年都要解决中国事变。
  1940年3月30日,陆军省和参谋本部召开联席会议,重点要就如何在1940年内彻底解决中国问题。参加会议的有陆军大臣畑俊六大将,陆军次官阿南惟几中将,军务局长武藤章少将;参谋总长闲院宫载仁亲王大将,次长泽田茂中将,总务部长神田正种少将,第一部部长富永恭次少将,第二部部长土桥勇逸少将,第三部部长铃木宗作少将等九人,清一色的陆军巨头。会议最后甚至决定如果1940年内无法解决中国问题的话,日本就开始谋划单方面从中国撤军,除在上海、内蒙等地区继续驻留少量兵力外,其余主力全部撤出大陆战场。
  大本营陆军参谋种村佐孝在1940年3月底的日志中写道:“作为参谋本部,主要是全力以赴处理事变”,“陆军省方面气势汹汹恨不得立即开始撤兵”,“如果年内不能解决日中战争,1941年起开始自发地从中国撤退的方针已经初步确定下来”。
  东京逐步从中国战场脱身的明智决策迅疾遭到了中国占领军的强烈反对。吃到嘴里的肉哪能这么轻易地吐出来?你们这些官老爷难道不知道这些地盘是都是用生命换来的吗?在前线将士的眼里,东京的这帮官僚简直就是“崽卖爷田”的败家子。在陆军省和参谋本部高层中也存在不同的声音,代表人物就是陆军次官阿南惟几。但不管怎么说,这无疑都是中日战争中的一个难得的转换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