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浪速”和“秋津洲”的任务是对付“高升”和“操江”。“高升”号是英国商船,“操江”号是木质炮船,现在的功能是运输舰,两舰几乎都没有什么战斗力。如果说“济远”号勉强还算得上是华雄的话,那么这两艘船最多只能算糜竺和简雍,明摆着就是对方案板上的烧鸡,仅剩点骨头不好切而已。
  “操江”号在13:50分被“秋津洲”号追上。请大家留心一下这个“秋津洲”号舰长上村彦之丞海军少佐,在下一节的日俄战争中他还要出场领衔主演。舰龄超过20年的木质炮船“操江”号上当时有包括舰长王永发在内的水兵82人。在船上丹麦专家的劝说下,王永发挂出了降旗,随后被“秋津洲”号押解到日本佐世保军港。
  被俘官兵上岸后遭到了非人道的凌辱。日本人将这些被俘士兵排成两排进行游街示众,并敲锣打鼓号召市民前来观看。这些人之后被关入监牢。除了丹麦人被释放之外,所有人都被关押到了战争结束。“操江”号上20万两饷银、20门大炮、3000条步枪及大量弹药落入日军之手。
  最后看看故事最多的“高升”号。负责对付“高升”号的是日舰“浪速”号。“浪速”号的舰长就是后来被誉为军神的东乡平八郎。十年前,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在商务谈判中和东乡平八郎的曾孙有过面对面唇枪舌剑的交锋,还大占上风,让我嫉羡不已,特意多敬了他三杯酒。“浪速”号追击“高升”号简直就像刘翔追我一样容易,“高升”号很快被“浪速”号控制。日本人派出小艇搭载临检官见善五郎大尉等人登上“高升”号。“高升”号英国舰长高惠悌强调,“高升”号是英国商船。日本人不予理睬,宣布“高升”号已经被俘,必须马上跟着“浪速”号走。
  日本人离开“高升”号后随即打出了“随我前进”的信号。船上的清军士兵立即涌入舰长室,对着高惠悌拔刀怒吼:“敢跟日本人走,小心此刀。”“高升”号上北洋舰队聘请的军事教习、德国退役军官汉纳根也告诉高惠悌:“中国人宁愿死,也不会服从日本人的命令。”
  看着“高升”号迟迟不动,“浪速”号马上派人过来催促。高惠悌告诉日本人:“中国人不愿意当俘虏,他们要求退回大沽口。我们是英国船,你们两个国家还没有宣战。”
  双方僵持了三个小时。中午12:30,东乡平八郎下令:“欧洲人全部离舰。”但是船上的小艇已全部被清兵控制,欧洲人想走也走不了。
  13:00,东兴平八郎悍然下令开炮。炮弹命中“高升”号动力汽罐,蒸汽和煤烟滚滚喷出,接着船体多处着弹发生倾斜。船上绝望的清军士兵只能徒劳地用步枪向“吉野”号射击。13:46,“高升”号在海面上消失。即使在沉入水中的一瞬间,桅杆上的一个清兵还射出了最后一发子弹。东乡充分显示了日本人的兽性,他下令继续对漂浮在水面上的清军士兵进行扫射,刹那间海面泛起一片片血红。
  “高升”号上清兵1116人、工作人员74人(其中7个英国人)全部落入水中。事后,在附近观战的法国军舰“利安门”号救出42人,德国军舰“伊力达斯”号救起112人,英国军舰“伯布斯”号救出87人。有两人被日军俘虏,另有两名士兵游泳漂泊到孤岛上40天后获救。除了被救出的245人之外,其余871名大清士兵全部殉国。
  74名工作人员中,包括船长高惠悌在内的三名英国人被“浪速”号派小艇接走(后来高惠悌得到赔偿金2000日元,大副田泼林1500日元,导航员800日元)。法国军舰救起3人,德国军舰救起6人。其中德国专家汉纳根身体素质最好,自己游到了岸边被德国军舰接走。其余5名英国人和57名船员葬身海底。
  丰岛海战结束后,军令部长桦山资纪中将宴请作战归来的坪井少将和几位舰长。仍处于极度亢奋状态的东乡平八郎大呼“我成功了”,旁边的“秋津洲”号舰长上村彦之丞讥讽道:“你可真是个乱暴的家伙!”看来即使是自己人也并不都赞同东乡野兽般的做法。
  战后双方都宣称是对方先开炮,甚至为这一问题争辩了许久。其实这是一个根本无需争论的问题。明显居于劣势的大清舰只不可能主动去招惹实力强大的日本舰队,况且方伯谦本身就是一个战意不足、喜欢逃跑的货色。就好比我在大街上遇上泰森,冲上去先动手和泰森打了一架,这可能吗?第一,咱素质高,还热爱和平。第二,本人没有挨揍的爱好,也不想失去耳朵,——即使仅仅是一部分。
  “高升”号是大英帝国的商船。要知道当时大英帝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比现在的美国还牛叉。小小日本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那还了得?世界老大的商船被击沉导致国际舆论一片哗然,英国国内也是群情激奋。曾在北洋海军担任过鱼雷艇部队教官的英国远东舰队舰长罗哲士甚至主动请缨要求出战,为挂着大英帝国国旗的“高升”号报仇,远东舰队司令斐利曼特尔也是怒不可遏。英国政府8月3日召见日本驻英公使青木周藏并发出照会:“有关‘高升’号被击沉一事,日本政府应该作好负全部责任的准备。”
  得知英国国内的情况之后,日本首相伊藤博文马上启动危机公关活动,承诺详细调查,一旦查清责任在己则全额赔偿。日本内阁连夜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决定向英国有关方面行贿。外务省指示驻英国公使青木周藏向西方主要媒体行贿1600英镑,先堵住媒体的嘴巴再说。在青木周藏向陆奥宗光汇报的行贿名单中,英国《每日电讯》、《泰晤士报》,德国《科隆报》、《大陆报》都赫然在列。同时,重金贿赂的英国剑桥大学教授、国际法专家韦斯特莱克对日本进行技术点拨:那就是抓住“高升”号轮船被击沉过程中的一个关键细节大做文章,诡称“高升”号的英籍船长已经失去对船只的控制,所以是中国军队控制“高升”号在前,日本袭击在后,事件的性质就变成日本只是击沉一艘被中国军队武装控制的英国船而已。
  从7月25日世界舆论大哗、英国政府向日本提出抗议照会开始,到中日正式开战后一周左右,西方舆论已经在日本的外交努力下发生逆转。《泰晤士报》8月6日刊登牛津大学教授、法学博士霍兰德的意见:“许多报纸的愚蠢社论仍然充满‘海盗行为’、‘不宣而战’、‘对英国国旗的侮辱’、‘严惩日本军官’等浮躁文字,实在不可想象。”这些所谓的“专家”论点平息了英国国内的一些反日舆论。
  英国当时的策略是利用日本在远东牵制俄国,所以并不想真正与日本闹翻。加之日本人“认罪”态度良好,1894年11月,在上海举行的英国海军海事审判庭上,得到了国内授意的英国远东舰队司令斐利曼特尔做出了“东乡行为正当”的证言。法院最后判决,对于“高升”号被击沉一事日本没有过错和责任,英国受到的所有损失由大清承担。大清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真是窝囊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