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万众瞩目的近卫文麿再次走上前台,组成了新一届政府内阁。在这个习惯上被称为“第二次近卫内阁”中出现了两个引人注目的关键人物:一位是能言善辩、傲慢无礼、野心勃勃的外务大臣松冈洋右,另一位就是名气更大的强硬派、人称“剃刀”的陆军大臣东条英机。在第一次近卫内阁中,东条英机就曾经出任陆军大臣杉山元的次官。
  今天普遍的观点是,将日本带入太平洋战争的罪魁祸首是号称“二战三元凶”之一的东条英机。但是老酒窃以为,真正将日本带向毁灭的罪人应该就是这个在日本享有崇高声望的“青年政治家”近卫文麿。在日本民众眼中,近卫出任首相可谓众望所归。可惜的是,近卫在战前三次组阁,最后均以令人失望的结果告终,且每次都将日本往死路上送上一程。第一次近卫内阁把日本领上了战争之路,第二次内阁开始为战争加速,第三次内阁将战争列车加至最高速到达了悬崖边。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近卫奋力跳下了车,司机换成了东条英机。别说东条本身就不想刹车,就是想刹也刹不住了。日本的战争列车只好朝着悬崖下边直落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持这种看法的不仅仅只有老酒。政治家的英明或拙劣不能看他当时受欢迎、受吹捧的程度,而应该凭政绩让后人来评说。2005年,日本文艺春秋社收集了上万人的综合评价后编辑出版了《总理大臣得分表》一书,书中对近卫文麿的评价是“软弱、无责任感”,其总得分在日本历任首相中排名第一,不过是倒数的。在和平年代,一个政治家的无能可能影响经济的发展,尚可能不会对国家带来致命的危害。但在战争年代就不同,这也正是那些将国家领向战争胜利的政治家之所以能够名垂青史的主要原因。对于在那个特殊年代三次受命组阁的近卫文麿来说,他的人生或许只能用失败两个字来形容!他既优柔寡断又鲁莽冲动。但遗憾的是,他往往在需要当机立断的时候优柔寡断,却在需要谨小慎微的时候鲁莽冲动。
  正如近卫在战后自杀前所言,“我是一个被命运摆布的人。战争前由于软弱而遭军部欺负,战争中被别人斥为和平运动家。战争结束了,我又成为战争罪犯。”
  近卫出身显赫,他的血统可以追溯到公元七世纪的藤原家族,当时一度作为摄政王控制日本。在日本的封建时代,是由五大家族拱卫天皇轮流执政,也就是所谓的“五摄家”。其中“近卫”、“九条”是前两家,“鹰司”、“一条”和“二条”是后三家,只有他们才有资格出任摄政。从中世纪起一直到1947年华族制度废除为止,“五摄家”在日本的政治文化中发挥了重要的领导作用。这其中以排在首位的“近卫家”最为显赫,他们要么可以把自家的女儿嫁入皇室,要么可以把天皇的女儿娶回自家。
  1891年11月12日,近卫文麿就出生于最为高贵的“近卫家”。其父近卫笃麿是明治时代的知名人物,曾任学习院院长和贵族议长等要职。他的母亲在他出生后八天就因产褥热去世,之后笃麿又娶了小姨子贞子为续弦,而文磨一直将其姨母当成亲生母亲,直到长大成人后才知道真相。在后母的眼中,近卫总是受到冷落。后来他感叹道:“知道这件事后,让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斥着谎言。”一定程度上这件事对近卫的人生造成了一些不利影响。
  近卫是父亲第一次婚姻中唯一的孩子,也就是近卫家250年来第一个嫡出的长子。正因为此,近卫从出生之日起就被视为掌上明珠。其曾祖父为他的出生高兴得连连赋诗助兴。看着儿子歪歪扭扭地踉跄学步,笃麿就用一根绳子将小近卫牵上,生怕摔倒。由于家族和天皇的深厚渊源,近卫文麿自幼深受“天皇家屏藩”的严格家教与训练,三岁起便由祖母带着到皇室去参拜,尊皇尽忠的封建伦理思想在幼年近卫的心中打下了深刻的烙印。1904年1月,积极鼓吹对俄开战的父亲笃麿突然病逝,昔日门庭若市的近卫家突然变得冷冷清清。那些以前受过父亲关照的人全都换了一副面孔,常常到近卫家索要债款。尽管年仅13岁的少年近卫继承了爵位,但家道的中落使得涉世不久的近卫深深感受到了人生的无奈和世态之炎凉。
  中学时代的近卫曾经是个郁郁寡欢的文学青年。瘦高、留着两撇小胡子的近卫热衷艺术,他曾翻译过奥斯卡.王尔德的作品《社会主义下人的灵魂》。在现存官方的照片中很少见到近卫的笑容,他也被人誉为忧郁的哈姆雷特。期间他甚至想辞去爵位去当一名普通民众。1912年3月近卫进入东京帝国大学攻读哲学,10月转到京都帝国大学攻读法学。他主张礼贤下士,曾经买糕点送给贫穷的邻居,口头禅“乞丐也是宾客”更是为他赢得了不少好名声。
  短暂的“大正民主”使得以前视政治为俗物的近卫开始逐渐关注政局。也就在这一时期,他结识了德高望重的“明治最后元老”西园寺公望。西园寺深受西方思想的影响,被称为“日本民主的最后守护者”。西园寺当时正在和桂太郎交替出任首相,也就是日本历史上著名的“桂园时代”,可谓那个时期日本政治上如日中天的巨人。他年轻时曾向近卫的曾祖父学习过书法,和他父亲笃麿也是挚友。所以当某天身穿学生制服的青年近卫去拜访他时,面对故人之子的西园寺睹人思人、倍感欣慰。也许从那一刻起,西园寺就主动承担起将近卫培养成杰出政治家的重任。尽管两人年龄差了整整42岁,按辈分算也是叔侄,但贵为首相的西园寺对年轻的近卫却是以“阁下”相称,以示尊敬,可见其对年轻人提携的拳拳之心。西园寺当时绝对想不到,就是这个自己寄以厚望的年轻人背离了自己的政治目标,最后将日本带上了绝路。出身显赫的官二代、富二代近卫有了贵人的相助,从此更是平步青云。
  1916年,年仅25岁的近卫便晋身为公爵议员并进入贵族院。1918年12月,杂志《日本及日本人》发表了近卫的文章“排除英美本位的和平主义”。在这篇著名的论文中,近卫将世界划分成英美的“维持现状”势力和德国等后起的“打破现状”势力。他写道:“英美和平主义实际上是利用维持现状之便的得过且过消极主义,与什么正义人道毫无必然关系。我国的理论家们沉醉在他们宣传的美丽辞藻之中,认为和平即是人道。目前我国的国际地位与德、意并无二异。本应打破现状的日本却高唱着英美和平主义,对国际联盟象祈盼福音一样渴盼仰止,实为卑躬屈膝,与正义人道相比实为蛇蝎而已。”他还指出,英国正在兴起对其他国家关闭殖民地门户的议论,如果这样的话,“我国为了自己的生存,也不得不作出打破现状之举”。从文中可以看出,近卫对西方民族优秀论世界观的反抗心理在很早以前就已成型。他对战败国德国给与了深切的同情。值得提出的是,近卫那时候就开始将日本和德国、意大利相提并论,这也成为近卫后来力主结成“三国同盟”和提出“大东亚共荣圈”的理论基础。
  1919年近卫幸运地随西园寺公望参加了巴黎和会,在这里他邂逅了一个今后影响他命运的中年人,那就是后边马上就要出场的松冈洋右。参加巴黎和会增长了近卫的国际见闻。归途路经上海时近卫还应孙中山的邀请进行了会谈。高贵的门第、不断见诸杂志和报端的政论文章使从国外归来的近卫开始在政界暂露头角。1921年,刚届而立之年的近卫就被推选为临时议长,在政坛日益活跃的近卫前途可谓是一片光明。
  高贵的出身、超过一米八的身高、端正的外貌使得近卫深受广大普通民众的欢迎。在日本民众的眼中,近卫是未来作为首相领导日本的不贰人选。——最后真应了那句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1931年近卫成为贵族院副议长,1933年任议长,开始进入国家的政治权利中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