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不管之前已经入木三分地认为德国是背信弃义之人,松冈上任后还是迫不及待地寻求与德、意的结盟。松冈的如意算盘是,形成三国同盟不仅可以减轻美国对远东的压力,而且能促使欧亚大陆东西两端建立“新秩序”。这还仅仅是第一步。第二步通过德国改善与苏联的关系,邀请苏联加入日、德、意联合体系,形成欧亚大陆新体制的强大势力集团,以此与以英、美为中心的西半球形成对峙。第三步就是让美国屈服,并通过美国来解决中国事变。他曾对秘书官加濑俊一充满自信地说:“除了凭借三国同盟打开局面外别无方策。但是最终目的是调整日美关系。你就等着看吧。”带着自己的“美好构想”,松冈开始为缔结三国同盟而奔走呼号。
  在8月1日在记者招待会抛出“大东亚共荣圈”概念之后的当天晚上,松冈就约见了德国驻日本大使奥特,向他急切表达了日本要求加强与德意结盟的愿望。松冈指出,日本坚定不移地要把在中国的战争进行到底并实施南进计划。奥特对日本要求缔结军事同盟的表态感到满意。
  为了排除异己,松冈快刀斩乱麻地更换了四十名驻外大使或公使,清洗了外务省中的亲美英分子,为缔结三国联盟扫除了障碍。他兴致勃勃地告诉其心腹好友、外务省顾问斋藤良卫博士:“我想与之握手的真正对象不是德国而是苏联。与德国握手,只不过是为了与苏联握手创造条件。自德苏两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以来,两国关系极为良好,所以通过德国斡旋日苏关系是很有可能的。若以德、苏为友,任他什么美国、英国都不会考虑也不敢再与日本为敌。”
  前面已经提到,在“荻洼会谈”中东条和松冈对于三国同盟是举四脚赞成。出席会议的第四个人却表达了不同意见,他就是海军大臣吉田善吾。吉田继承了加藤友三郎的遗志,从米内、山本、井上手中接过了“反对与英美开战”的大旗,“坚决不同意与德国、意大利缔结军事同盟”。斜刺里杀出的吉田出乎预料地成了反对三国同盟的最后一座坚固堡垒。
  陆军是三国同盟的积极倡导者,不过此时几乎所有的海军中下层军官也已经开始积极赞成日本与德国联姻。海军大臣吉田善吾已经成了“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他的处境比当初的“三驾马车”还要尴尬,缺乏魄力的吉田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下属。
  吉田还有一个支持者,他就是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在给吉田海军大臣的信里山本写到:“日美战争乃世界一大不幸。对帝国来说,在圣战数年之后再添新强敌,诚为国家之危机。在日美两国两败俱伤之后,苏联或德国乘机扩张,欲争霸世界,其时何国得以制衡?如德国获得胜利,我帝国以友邦而示其好意,然则德国未必将疲困的日本放在眼里。因为真正的友邦只有拥有雄厚的实力才能维持。帝国之受尊重而不断有讨好者,无非是因为我海军有强劲的阵容。是故,为避免日美冲突,两国应寻求万般之策,对帝国来说绝不可缔结日德同盟。”可惜的是,作为舰队司令长官的山本常年驻扎海上,根本对东京的决策产生不了什么决定性影响。
  吉田非常赞同山本五十六的观点。无奈内阁中来自近卫、东条、松冈的压力太大。陆、海军少壮派军官开始排着队轮番登门造访吉田的官邸,给海军大臣施加压力。参谋本部一个少佐参谋在得知海军大臣反对三国同盟的消息后,在当天的值班日志上写上了一个字“呸”!辅佐吉田的海军次官住山德太郎中将是个敦厚老实之人,曾被人讥称为“海军女子学习院院长”,基本上属于可有可无。在这种两难的处境中,身心憔悴的吉田患上了抑郁症,他甚至试图想去自杀。就在三国同盟问题于内阁中正式通过之前三周的9月4日,吉田海军大臣在巨大的压力下终于崩溃。在前往医院的路上,最后一个反战的吉田向近卫递交了辞呈,最后一堵墙终于坍塌。松冈的面前已经是一片坦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