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大海老师,您言重了。
  老师批评学生还需要和颜悦色吗?良药本来就苦口。
  您能来并指出错误,这也正是我的初衷。
  我本来就是觉着许多问题很多专家的说法并不一致,有点一头雾水,才想抛“土”引玉,让大家帮我把心里的疑问解开的。
  以后还有很多问题向您请教呢。马上就有一个:到底“大东沟”海战“济远”号有没有撞上“扬威”号呢?我费了老鼻子劲还是有点迷迷糊糊。
  不怕您笑话,一开始我也是弄了个换算的纸条,贴在电脑角上,放好计算器随时计算。后来算得多了,才把纸条扔了。
  欢迎您常来坐。

  1.2.5 平壤战役
  海上炮声隆隆,陆上也很快枪声四起。就在日本联合舰队主动挑起丰岛海战的同一天,陆军少将大岛义昌指挥日本混成第9旅团也开始向驻守牙山的清军进犯。之前叶志超、聂士成因牙山无险可守,已经移师牙山东部的成欢和公州。聂士成部2000余人赴成欢后立即分左、右两翼展开构筑防御工事。叶志超则率1000余人退守公州,作为后援。本来就不多的人马还分兵两处,导致防守力量更显薄弱。
  1894年7月29日,成欢之战打响。激战一日,清军左右翼阵地皆失,被压缩在成欢驿街道附近,四面受敌。大清悍将聂士成不得已率众退至公州,与叶志超合兵一处,成欢失守。
  叶、聂盘算之后认为日军势大,双方实力悬殊,于是决定不战而撤。为避免撤退途中与日军遭遇,叶、聂率军进行了大规模的迂回。在沿着朝鲜半岛东海岸进行了20天的酷暑行军之后,叶志超率众奔入平壤城,与左宝贵、卫汝贵等驻守平壤的清军主力会合。这次长途奔逃中,叶志超已经显示出一个“跑跑”所应具备的良好潜质。
  成欢之战虽然只是一次规模不大的战役,但影响极大。汉城附近已无大清军队的踪影,日军之后便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倾力北上,进攻平壤附近的大清主力。
  海上遭受重大损失,陆军又初战失利。7月30日,清廷驻日本使馆及领事馆官员全部下旗回国。当天,日本外交大臣陆奥宗光向各国驻东京公使发出通报:“大日本帝国与清国已处于战争状态。”
  8月1日,清廷正式下诏对日宣战。明治天皇随即也发布敕令宣战。西方列强除了俄国之外纷纷表示中立:终于可以坐观两个东方大国的对掐了。
  对这场东方战争未来的走向和胜负结局,西方世界在最初普遍不看好日本。有专家分析认为大清在海上战场可能不是日军的对手,在陆地上可能会先小败,但最终将凭借巨大的资源优势压倒日本,反败为胜。后来的事实表明这些专家全部看走了眼。
  叶志超率牙山败军到达平壤与诸将会合后,驻平壤的大清兵力达到了15000人。本来在牙山是打了败仗,但是叶志超谎报战功,饰败为胜,吹嘘牙山“大捷”,谎称歼灭日军1700余人,随后再夸大至2000余人,骗得朝廷嘉奖赏银二万两。
  当此大战即将爆发之际,驻朝鲜平壤的大清陆军竟然长时间没有任命主帅。朝廷初选的名将刘铭传托病不出,次选的“白发将军”宋庆因为不是李鸿章的嫡系而遭李大人弃用。实在没人了,牙山之战的败将叶志超鬼使神差地坐上了平壤陆军总指挥的宝座。
  要说这个叶志超年轻时候曾经也是一员悍将,当年镇压捻军的时候也算一把好手,立下不少战功。但由于多年不打仗,老叶早已养的膘肥体壮,人送外号“叶大呆子”。关键是经历了牙山之战的叶志超早已成惊弓之鸟,毫无斗志。诸军会合后,清军既不南下进攻,也不择险分屯,而以大部兵力聚守平壤城内外。老叶每天就是和诸将饮酒作乐,坐待日军来攻。
  9月1日,日军将第3、第5师团编成第一军,任命陆军大将山县有朋为军司令官,指挥朝鲜境内的攻势作战。山县有朋眼见清军不断通过水陆两路增援平壤,于是决定不等第3师团来到,以第5师团为主力率先发动平壤战役。
  对平壤的进攻,日军采取了“分进合击、四面包围”的战术。进攻兵力共分四路:由大岛义昌少将率混成第9旅团3600人自汉城出发到达大同江南岸,以牵制、吸引清军;第5师团本队5400人由师团长野津道贯中将率领,自汉城发兵进攻平壤西南面;由陆军少将立见尚文率领第10旅团2400人亦由汉城出发渡大同江绕攻平壤东北;元山支队4700人渡大同江进至平壤西北切断清军向义州的退路,并与第10旅团一起担当平壤北面的攻击。
  从总体战役形势来看,可以说清军并不具劣势,甚至可以说是旗鼓相当。
  第一,清军驻守平壤的总兵力计步、马、炮约15000人,拥有野炮4门、山炮28门、速射炮6门。日军参战部队16000余人。按照进攻部队一般要2-3倍于防守部队的原则,清军防御部队明显居于优势。
  第二,平壤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第三,清军贮存有足够全军一个月食用的军粮,弹药、武器都很充足。日军几路部队只有几天的给养,往来的告急电报中甚至出现“除粗米饭外,副食毫无,仅以一匙之盐,供数日之食”的字样。
  第四,清军以逸待劳,日军劳师远征,长途奔袭1000公里,已成强弩之末。
  第五,朝鲜官民也大力支持清军。清军入驻平壤后,朝鲜居民“箪食壶浆,馈遗不绝”,积极协助清军作战,连在汉城被日本扶持的大院君傀儡政府也暗中向清军传递情报。清军可谓占有人和之利。与清军相反的是,日军所到之处,朝鲜居民纷纷躲避,被强征的劳役也寻机逃跑,甚至还不断袭击行军中的日军。
  面对日军的四面来袭,叶志超严令各军坚匿平壤,龟缩不出。日军则利用清军收缩的有利时机从容完成了对平壤城的包围。9月14日,平壤战役率先在城北打响。清军初战不利,退入城内。
  仗还没真正打起来,叶志超已经是惊慌失措。当天晚上叶志超也不喝酒了,开始组织召开军事会议,会议一开始老叶就提议弃城逃跑。当时有赞成的,也有反对的。总兵左宝贵坚决反对逃跑,恳请叶志超“同心合力、共济时艰”。为了防止叶志超逃跑,会后左宝贵甚至派出亲兵暗中对之进行监视。
  9月15日,为了便于就近指挥,明治天皇宣布将战时大本营从东京前移至广岛。
  也就在这一天的清晨,日第一军按计划发动总攻。战役在三个方向同时展开,那就是大同江南岸战场、玄武门战场和城西南战场。
  晨3时,日军第9混成旅团首先向大同江南岸清军发起进攻。清军分兵抗拒,重创日军。日军中、右两队司令官武田秀山中佐和西岛助义中佐拼命督战,攻陷了左右两翼的堡垒。但随即遭到清军的步炮协同夹击,毙命官兵140余人,伤290人,旅团长大岛义昌少将也被击伤。
  玄武门为主攻方向,因此日军集中了优势兵力,由立见尚文少将的第10旅团和佐藤正大佐的元山支队担任主攻。晨8:30分牡丹台陷落。正在玄武门指挥作战的左宝贵见牡丹台失守,“知势已瓦解,志必死”。为表示誓与平壤共存亡的决心,左宝贵换上了御赐黄马褂,亲燃大炮连发36弹。混战中左宝贵身中两枪仍不退却,最后不幸中炮牺牲。午后14时,玄武门被日军攻陷。日军乘势向城内推进,遭到清军的奋力抵抗后只得退守玄武门。
  在城西南战场,野津道贯亲率日本第7师团本队于晨7时从平壤西南用炮火掩护实施步兵冲锋,清军马队迅疾进行反击。战至中午,野津道贯见难以得手下令暂停攻击,退回原驻地。
  午后14时,平壤三个战场的基本形势是:大同江南岸战场马玉昆所部毅军击退了日军的进攻,略占上风。西南战场胜负未分。只有城北玄武门失守,但日军尚未入城,战场处于僵持状态。对清军来说战事犹有可为。当时平壤开始下起大雨,日军冒雨露宿,处境极为困难。
  但玄武门的失守以及左宝贵的阵亡使得清军主帅叶志超魂飞魄散。他立即与众将商议决定弃城逃走。众人之中除了马玉昆提出异议之外,其余皆赞成叶志超之议。下午16时,叶志超打出白旗表示停止抵抗。日军料定清军夜晚必北逃,便在清军可能经过的路线上预先设下伏兵。
  9月15日夜8时,清军开始撤退。俗话说兵败如山倒,撤退的清军很快变成溃军,随后就一窝蜂地进入日军预先设定的伏击圈,遭日军枪炮袭击,死尸遍地,血流成渠。仅仅一夜之间,清军逃跑路上被击毙者达1500多人,另有683人被俘。清军被日军俘获的军火、弹药、粮食及其他各种物资不计其数。平壤日军本来只剩下两天的补给,叶志超的逃跑使得日军获得了足足一个月的粮草弹药。
  9月16日晨,日军元山支队和第10旅团跃马而入平壤城,山呼天皇万岁。城中不仅已无清兵一兵一卒,当地朝鲜居民也纷纷逃散。
  逃离平壤之后,叶志超的“跑跑”能力得到了尽情的发挥,马不停蹄一路狂奔五百里,过顺安、肃州、安州、义州等地均弃而不守。安州有清兵马步军八营可以接应,聂士成劝阻叶志超“安州地备险奥,可固守”,惊魂未定的叶志超根本听不进去,脚步不停直奔鸭绿江。21日,叶志超率残部“渡鸭绿江,入边始止焉”。到9月24日,驻朝清军全部退入中国境内。日军一路高歌猛进,完全控制了朝鲜半岛。
  恬不知耻的叶志超竟然还向朝廷谎报“敌军有三四万之众,苦战五昼夜,弹尽粮绝,退出平壤”。清政府一度听信了叶志超的虚假战报,甚至还降旨慰勉。之后真实情形被揭露,清廷震怒,11月21日下令将“叶志超先行革职,以肃军纪”。1995年2月18日,叶志超被判斩监候,秋后处决。后赦归家乡,1899年病死,——死不足惜。
  一跑牙山,二跑平壤。按道理老酒(笔者自称,下同)“十大跑跑排行榜”应该赏给叶志超一个位置,但甲午战争发生的年代早了一点,加之名额有限,宝贵的位置不能给你,请老叶原谅则个。
  清军另一年近60的老将卫汝贵以“临敌退缩,以致全军溃败,克扣军饷,纵兵抢掠”的罪名被处斩于北京菜市口。日军曾经缴获了卫汝贵的一封家信,信里卫汝贵的老婆说:你从小打仗,现在官也不小了。咱家里钱也不少,你年龄大,要注意保护自己,遇到打仗别往前边去。后来这封信的内容被作为反面教材写入了日本的教科书。
  在平壤战役中壮烈殉国的回族将领左宝贵被光绪帝追赠太子少保衔,赐谥号“忠壮”。
  9月16日,日本明治天皇赐谕嘉奖平壤大捷。日第一军继续向前推进,前面就是鸭绿江,江对面就是大清国的国土。
  当年踌躇满志的枭雄丰臣秀吉梦断于此,这次的日本人可不想就此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