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4月12日那天晚些时候,失落的松冈外相礼节性地去向斯大林辞行,奇迹就在这时忽然出现。斯大林戏剧性地主动向松冈提出了缔约问题。斯大林表示,苏联可以不要求日本立即让出库页岛北部煤和石油的开采特许权,这个问题可以留到以后再说。局面一下子变得豁然开朗。
  斯大林最担心的是日本与德国遥相呼应从东西两面进攻苏联,因此曾把最优秀的间谍理查德.佐尔格派往日本。1941年4月初,克里姆林宫接到了佐尔格来自东京的密报:“日本有同苏联签订互不侵犯条约或者中立条约的意向,望有所准备。”此时来自美国和欧洲的诸多消息都提醒斯大林德国很可能会进攻苏联,其中当然也包括来自佐尔格的情报。斯大林尽管对这些情报将信将疑,但认为先在东线稳住日本也不失为稳妥之举。
  在这样谅解的基础上,松冈在第二次抵达莫斯科的一个星期内形势发生了急剧变化,两个最言而无信的国家道貌岸然、堂而皇之、各怀鬼胎地在克里姆林宫签订了《日苏中立条约》。在签字仪式上,以斯大林为首的苏联党和国家领导人全体出席。条约的核心内容是:“当缔约国一方成为一国或两国以上的第三国军事行动对象时,缔约国另一方须在该纠纷的整个过程中保持中立。条约有效期为五年。”双方约定条约从1941年4月25日起正式生效。两国政府在签订条约时都正式发表了声明:日本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外蒙古)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苏联尊重“伪满洲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
  缔结中立条约从形式上可以当做苏联外交的一次胜利。斯大林已得到日本的公开保证,万一希特勒在进攻苏联时日本将保持中立。松冈也有所得,除了不至于两手空空返回东京之外,日本也获得了一种保证,当实施南进战略去侵占南方富庶地区时理论上背后不致于受到苏联的袭击。——这是军部最最渴望的。
  实际上即使条约签订之后双方在北方边界的戒备都一刻没有放松,来自对方的巨大压力依然存在,双方都不敢在这里削减战备而冒险把兵力用于其他方面。在几个把侵略当成喝茶吃饭的国家眼里,条约不过就是一张纸而已。在回国后不久的5月6日,松冈就对德国驻日本大使奥特说,“如果德苏之间发生战争,没有一个日本首相或外相能使日本保持中立。形势将迫使日本站在德国一边去进攻苏联,任何中立条约都不能改变这种情况”。这就是松冈内心对《日苏中立条约》的真正解释。
  在这场狼狈为奸的交易中,中国的蒙古和东北竟成了它们相互馈赠的供品。这让远在重庆的蒋介石大为光火,但除了多骂几句“娘希匹”和不承认之外也做不了更多的事情。重庆政府最担心的是苏联将从此停止对中国抗战的援助,日本也期望签订中立条约后苏联能不承认重庆政府并停止对重庆的援助。可是不久情况就趋明朗,苏联对重庆政府的政策保持不变。莫洛托夫于4月16日告诉中国驻莫斯科大使邵力子,在苏日两国谈判过程中没有讨论过中国问题,只要中国继续坚持抗日,苏联对华政策保持不变。看来俄国人也不相信日本人,认为援助中国让他们拖住日本显然比一纸条约可靠得多。
  可惜这一承诺几乎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两个月后苏德战争爆发,斯大林连自己的屁股都捂不住了,他还需要美国来援助他呢,因此苏联对中国的援助逐渐减少乃至终止。但我们还应该心存感激,人家毕竟在大雪纷飞的寒冷冬天送来了无比珍贵的焦炭!
  此时美国已经超过苏联成为对中国抗战援助最多的国家。美国也在关注着松冈洋右的欧洲之行。在接到中立条约签订的消息后,赫尔告诉野村大使他并不担心,“因为苏联当前的政策是不想与任何国家开战,除非是为了自卫。另外我没有看到日本有任何想要进攻苏联的打算。这个文件不过是把两国政府之间已经存在的关系和政策写在纸面上而已”。就在条约签订第二天的4月14日,赫尔告诉记者,“美国政府的政策不但不会改变,还将密切注视远东局势的发展,并继续援助中国”。第二天,中国驻美大使胡适博士“偕宋子文暨美财长晋谒罗斯福会商军火租借问题”。罗斯福当即表示,中国所需要的军火已依照前不久的《租借法案》予以考虑。此外他已批准将美国现有的若干军火转让中国,并下令军火制造商赶造新军火供中国使用。为此《大公报》发表了题为《美国精神》的社评,认为“在这机诈相尚、信义凋零、狂涛泛滥、精神堕落的时代,美国始终坚守信约,随时发出正义的吼声,对于浴血抗战的中国人民是最有力的支持”。
  签字仪式后举行了盛大豪华的庆祝宴会。斯大林对于这一重大外交转折显然十分高兴。他认为这是苏联外交的伟大胜利,足以证明有关德国即将进攻苏联的说法是谣传。松冈是刚刚从柏林到的莫斯科,如果希特勒有进攻苏联的打算,他怎么会同意自己的盟国日本去和将要作战的敌国签订这样一个条约呢?在祝酒词中斯大林高声呼喊:“天皇陛下万岁!”早已戒酒的斯大林破例给松冈敬酒,并夸松冈是他所见过的“最直率的人”。他断言尽管意识形态有所差别,但是双方谁都不会也不应该违背外交誓约。——最后违背这一誓约出兵东北的恰恰正是斯大林自己。松冈也频频给斯大林敬酒。斯大林拥抱着松冈诙谐地说:“你是亚洲人,我也是亚洲人,我来自格鲁吉亚。我们是兄弟,所以我们必须共同合作!”
  松冈享用了斯大林不少伏特加和鱼子酱,他也兴奋地频频举杯:“我们都是亚洲人,让我们为亚洲人干杯吧!”
  斯大林对松冈说:“日本和俄国之间既然解决了问题,日本就可以整顿远东了。俄国和德国将经营欧洲,然后大家再一起来对付美国。”
  松冈明显是兴奋过头喝多了,他放肆地告诉斯大林:“条约已经签订了,我不说谎。如果我说谎我就把脑袋给你。如果你说谎,那我一定也会来取你的脑袋。”
  在苏联斯大林何尝受到过这样的言语威胁,他马上把脸一沉反驳道:“对我国来说我的头是很重要的,你的脑袋对你们国家也很重要。所以我们都小心地让脑袋安安稳稳地长在肩膀上吧!”一番话弄得松冈颇为尴尬。
  不断的祝酒使东行的列车不得不推迟一小时发车。松冈外相一行结束了匆忙举行的宴会旋即驱车前往车站。他们走进车厢不久便发生了一起非同寻常的大事,外边一片哗然。在月台上,日本人看见微醉的斯大林和莫洛托夫从边门向他们走来时都吃了一惊。车站上的各国使节和苏联官员也都惊呆了。这对极少在公开场合露面甚至很少会见外国要人的斯大林来说实属罕见。斯大林正在兴头上,他和松冈先是握手,接着彼此面对面地把手搭在对方肩上以示友好。矮小的斯大林搂住同样并不高大的松冈,他们那种紧紧拥抱的样子简直象在搏斗。斯大林走近建川美次大使友好地拍打他的肩膀。——劲儿好像用大了,身高只有一米四七的建川中将向后退了三四步才站稳,引得众人无不哈哈大笑。站在旁边的人们面对这种史无前例的情景只是紧张地屏住了呼吸。斯大林再次告诉松冈:“有了《苏日中立条约》,在欧洲已经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不仅仅在欧洲,全世界都没有什么可怕的了!”松冈兴高采烈地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