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日俄战争国人大部分是站在日本一边的。毕竟都是黄种人,毕竟是俄国人先占了我们的东北。
  日本当时没有占领东北可能是受当时的国际环境所限。毕竟当年甲午战争之后“三国干涉还辽”才过去了刚刚十年。不过从此东北已经变成了日本人的势力范围。
  即使到了“九一八”之后,日本也不敢公然吞并东北,还必须找到一个傀儡溥仪建立一个自己控制的“伪满洲国”。
  (正文)
  1.10.4 热脸贴上凉屁股
  虽然松冈洋右前外相已经在家歇菜,但之前由他和野村大使主导的美日谈判却已陷入僵局。入侵法属印度支那南部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已使日本的战时经济陷入绝境,特别是石油。第二次近卫内阁最后的行动之一,就是近卫越级指挥向野村发出了对美国6月21日建议的回复。野村也挺敢当家,他看了回复的内容根本就没有提交给赫尔。松冈现在已经下台了,他对赫尔口头声明的反击只会给自己今后的工作带来麻烦,不提交也不会有人来找事。正式回复他照样没有交出去。野村的理由是,内阁变化可能会使原来的政策随之发生变化。再者野村认为,就那样的内容交出去也是白给,美国根本不可能接受。在之前的7月23日,副国务卿韦尔斯已经代表赫尔宣布会谈暂时中止。
  近卫首相在听到美国禁止向日本输出石油的消息后一下子病倒卧床不起。8月3日,他终于向前外相有田八郎承认,他认为进驻法属印度支那南部不会招致美国禁运的判断是大大地错误。但是当新内阁组建时,海军的舰船已经出发,这就好像射出去的箭,没有办法让它停下来。他所能做的只有“祈求奇迹和天神的干预”。
  在日本,反对向美国作出任何让步的激动情绪随着禁运变得更加高涨,陆军和海军中越来越多的人要求停止日美会谈发动战争,理由是美国政府只是以会谈为名拖延时间,以便完成自己的准备工作,同时用经济禁运不断削弱日本的力量。
  8月4日,在联络会议连续召开了四次以后,内阁和大本营终于形成了对美国的另一份折衷建议。这份建议对罗斯福关于法属印度支那中立的提议避而不作直接答复,如近卫所说,新建议只是想借此恢复一般性的会谈。新建议要点如下:日本同意不向法属印度支那范围之外进军,在中国事变解决后从中国撤军,保证菲律宾的中立地位。作为交换条件,美国应停止它在西南太平洋地区的战备工作,撤销对日本的各项经济限制措施,为日中两国调停议和,承认日本在法属印度支那的特殊地位。这些意见很快电传给野村大使。
  日本进驻法属印度支那南部使得赫尔对与日本的和谈已彻底绝望。8月2日,他从休养地打电话给副国务卿韦尔斯说:“对日本的侵略只有用武力才能阻止,问题在于将日美关系维持到欧洲的军事问题解决以前还需要多久。日本已意识到法属印度支那问题会使美国的经济制裁得以全面实行。我们必须知道美国的行动会带来危险,因而要时刻考虑采取一种恰如其分的措施来推迟日本的行动。为此我打算对日本人讲的话装出一副表示相信的样子。”8月4日赫尔结束休假返回华盛顿,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战争准备争取更多的时间。
  8月6日,野村向赫尔递交了日本的新建议,附带再次口头声明说,“日本在法属印度支那采取的行动都是属于经济目的和自卫性质的”。赫尔对此深表失望。8月8日,他给了野村一个正式答复,扼要地重述了罗斯福之前提出的中立方案,并指出日本的建议“没有对美国总统提出的建议作出反应”。也就是说,我以前给你的作业你还没做,你现在提出的问题我也不回答,等你把以前的作业补上再说。野村只好把赫尔的意见发回东京。
  对于这样的结果近卫早有预料,会谈已经近乎在扯皮,继续走下去几乎没有达成谅解的希望。美国拖得起,而被掐断了油管的日本是万万拖不起的。目前的烂摊子让他焦头烂额、疲于应付。近卫认为,现在能够尽快打开局面的唯一办法就是由他本人直接与罗斯福总统进行首脑会谈,他向富田书记官长说出了自己的决心:“我觉得现在必须要说服军部。”近卫和富田都认为,现在和谈的最大障碍不是罗斯福而是军部。近卫为此私下专程找了内大臣木户幸一。木户赞同近卫的观点,两人商定一旦首脑会谈达成一致,就立即给东京拍电报直接请天皇批准,不给军部反对的机会。
  此间近卫把联合舰队司令官山本五十六叫到了自己的私宅荻洼庄。近卫询问,如果开战日本胜算几何?“我个人一直反对与英美开战。如果我们奉命必须这样做的话,”山本对首相说,“那么我可保证在头六个月顽强拚搏。但如果战争拖上一年或两年,我对事态发展就没有任何把握了。我希望您能尽一切努力避免同美国交战。”山本的话更坚定了近卫与罗斯福会见的决心。
  因为和谈的压力主要来自军部,因此在8月6日傍晚,近卫首相召见了陆相东条英机和海相及川古之郎。近卫提出,他想通过与罗斯福总统直接会谈的办法实现和维护太平洋的和平。近卫说,“如果罗斯福总统那时仍听不进道理,我当然会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中止谈判,立即返回。”但他相信如果双方都能“以宽广的胸怀”来对待高级会谈,达成协议还是有希望的。他保证自己不会“急于求成”而会“不亢不卑”,请两位大臣发表高见。东条和及川都拒绝当场回答首相的问题,提出要回去和弟兄们商量商量。
  海军对于战与和一直是摇摆不定,也缺乏与英美作战的信心,因此仅几小时后及川海相就回了话,“完全赞成首相的意见”,并预祝会谈取得圆满成功。
  东条陆相却破费踌躇,他认为近卫主动要求会见罗斯福本身就有点低三下四。8月7日,做事一贯认真的东条对首相的建议作出了正式的书面答复,主要内容有三点:
  一、尽管首相出访美国会对三国同盟造成不利影响,但鉴于目前的紧张局势,对首相亲自试图去打开僵局的决心表示崇高的敬意。
  二、如果是首相亲自去谈,那谈判对象必须是罗斯福,其余人比如赫尔、韦尔斯之流的免谈,丢不起那人。
  三、若同美国会谈失败,就必须同意立即进行战争,而且这场战争应由近卫首相亲自领导。也就是说近卫不能以此作为辞职的条件。之所以提出这一特别要求,是因为东条认为这很可能是近卫知难而退为自己体面地辞职找借口。
  在回复的结尾东条提出了悲观的论调,“谈判八成会以失败告终”,“首相应该清楚与美国开战可能仍是最终的结果”,同时指出此举有可能诱发国内的动乱。
  既然陆海军都表示了赞同,8月7日近卫的提议在联络会议上自然就不会再有人反对。8月8日,近卫首相入宫觐见天皇,禀报了自己准备亲自出马与罗斯福进行会晤的决心。裕仁脸上流露出一种感动的神色,他对近卫说:“我已经从海军那里接到了关于美国对日本实行石油全面禁运的消息。情势危急,与罗斯福的会晤应尽快举行。”裕仁希望首相的出访能够取得满意结果。
  于是外务省迅速向野村大使发出训电,训电指出:目前日美关系异常紧张,此种局面不能再持续下去。打破危局的唯一办法就是日美两国首脑直接进行会晤。若美国同意,近卫首相打算亲自前往檀香山与罗斯福总统举行友好会谈。
  野村立即马不停蹄地找到赫尔,提出希望举行首脑会谈的请求。对于这一新要求赫尔的确要认真思量一番。赫尔认为,虽然近卫很听话地在第三届内阁中剔除了令人讨厌的松冈前外相,但实际上日本的外交政策还是全盘沿袭了之前松冈的方针,也就是换汤不换药。赫尔对近卫的建议半信半疑。这时候他想到了之前的张伯伦,老张是如何在欧洲被希特勒玩成半身不遂的。陆军部长史汀生也同意赫尔的看法,认为近卫“向总统发出的邀请只不过是一块用来阻止我们采取断然行动的遮眼布而已”。大家对之前日本进驻法属印度支那南部的行动依然是耿耿于怀。8月12日,赫尔对陆海军两位部长史汀生和诺克斯表明:“太平洋的形势发展下去已不是什么外交问题了,随时都会发展成为军事问题。”
  赫尔对野村提出的首脑会晤并不十分感兴趣,可他没有也无权表示拒绝。赫尔对野村说,现在还不行,最近罗斯福总统度假去了,我无法擅自做出决定,这事等总统回来再说吧。美国媒体新闻上也的确有类似相关的报导,“罗斯福总统为了避暑,乘游艇畅游大西洋”。
  赫尔的话一半对一半不对。对的一半是这时候罗斯福总统确实不在家,不对的一半是总统没有去度假,而是去赴另一次足以影响世界的会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