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尽管主观上并不赞成战争,但之后贺屋独创的一系列财政政策使日本避免了战时经济的崩溃,可谓是日本的“萧何”。一直到了战后的1963年,贺屋还担任了日本的内阁法务大臣。一件小事就可以说明贺屋的牛叉。战后东京巢鸭监狱在被美军交还给日本管理后战犯的伙食一下子差了下来,提抗议的回答是“没有钱大藏省不给预算”。同样是甲级战犯被关押在这里的贺屋亲自找他原来管的大藏省交涉,得到的回答还是“真没钱做不出来预算”。贺屋兴宣大怒:“八嘎!把预算拿来让老子做给你看”。结果大藏省还就把预算草案拿到监狱让老长官过目,这位也真在牢房里穿着犯人服帮大藏省做起预算来,——敬业呀。
  10月23日下午16:00,东条内阁召开了成立以来的第一次政府与大本营联络会议。从此时开始一直到11月2日,这样的会议连续召开了十次,每次都堪称马拉松开得人筋疲力尽。与以前近卫内阁不同的是,大藏大臣贺屋和企划院总裁铃木贞一也都参加了会议。
  第一次会议上,军令部总长永野修身和参谋总长杉山元分别就海军的状况和陆军进驻法属印度支那南部后的战况作了说明,接着强调了统帅部对政府的相关要求。
  杉山:“9月6日的御前会议已经决定军事与外交并举,一旦外交不能打开局面就付诸军事,此事久拖不决已经超过一个月。我们必须立即进行作战准备,不能再花费四五天时间来开会扯皮了,应该尽快作出决定。”杉山甚至威胁性地暗示,在陆军少壮派军人中充满了东条背叛陆军的声音。
  永野:“现在已经是十月份了,海军每一小时都要消耗四百吨石油。形势紧迫。下一步怎么办要尽快确定。”
  参谋次长冢田攻:“美国的意图很明显,他们已经计算了我们石油的不足,因而故意在拖延时间。如果这样下去的话,我们最后只能落入投降的境地。首相,外交已经没有任何余地了。”
  以前都是东条坐在下边逼近卫,现在东条坐到了近卫的位置上,从施压者变成了受压者,也终于理解了之前近卫的苦衷。东条解释道:“我能理解最高统帅部为什么如此紧催。不过政府还是要小心地、负责地把问题重新研究一下,因为海相、藏相和外相都是刚刚上任,在外交上日本还有多少让步的余地。”
  新藏相贺屋兴宣列举了一系列数据,试图利用经济因素来阻止开战。负责物资组织和调配的企划院院长铃木贞一也用更加详细的数据对两国的差距进行了说明。但铃木随后却做了一个模棱两可的说明:“预计一年之后日本的石油储量将剩下255万吨,第二年年底为15万吨,第三年年底7万吨。按照上述数字来说战争十分困难。但也不是说就不能打。”不知道身为陆军中将的铃木说的依靠仅仅7万吨石油的仗怎么来打。
  铃木和东条、近卫都是好朋友,东条一直以为铃木会支持他反对战争,他对铃木的表现略感失望。做为唯一活到平成时代才咽气的甲级战犯,——1989年铃木去世时已经101岁,1981年他曾对媒体解释他赞成开战的原因:“我当时很沮丧,也感到很压抑,似乎他们已经决定了开战。我的任务只是拿出支持这一决定的数据。我内心反对开战,但是我无法说出来”。这就是所谓的日本精英政治家,连明确表达自己的观点都不敢。
  外相东乡说话历来是开门见山,他提出:“日本与英美的战争几乎没有任何胜利的希望,我们必须为此做出最大的让步,包括从中国和法属印度支那撤军。外交努力依然要放在首要位置,为了争取和平做出这样的牺牲是值得的。我的意见是立刻撤兵,越快越好!”东乡同时提醒,欧洲的战争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希特勒在莫斯科郊外已经停止了攻势,我们的盟友德国能否在欧洲迅速获胜值得怀疑。
  东乡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立即引来了大家的一片指责。马上有人反驳道,这样的话日本很快会沦落为一个三流国家任由西方列强随意欺凌。
  果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当初在近卫内阁时对于撤兵绝不做丝毫让步的东条挪了屁股之后态度似乎有了改变,他提出了一个以前近卫多次向他提过的问题:“能否用有条件的撤军来同美国进行交涉?”
  现在好像是进行了交叉换位,原来主战的东条变成了主和的近卫,而杉山却变成了原来的东条。杉山反对在撤军问题上做出让步。东条比近卫好一点的地方就在于他是现役军人,同时还兼任着陆军大臣,对陆军有着近卫所没有的影响力。在东条的坚持下,与会者于是开始了关于从中国撤军期限和区域的讨论。东条初步提议能否在五年内撤军。大家的建议就漫天开价,有提出25年的,有提出效仿英国、葡萄牙在香港、澳门的租借期限99年的,——要真那样了鬼子今天还没撤走哩。会议最后形成结论:
  如果美国要求日本提出从中国撤军的准确期限,日本计划在1966年之前也就是25年之内从满洲、内蒙古和海南岛撤出,其他地区在日本与中国达成协议后两年内全部撤军。至于法属印度支那,待该地区实现和平以及中国问题解决后全部撤军。
  在10月30日的联络会议上,与会者决定绝不放弃三国同盟条约,对赫尔的四项基本原则也不愿意认可。东乡对此表示强烈不满,认为政府应该暗示接受四项原则,让美国看到日本渴望和平的意愿。在以上要点的基础上,会议初步形成了下一轮对美谈判的两个方案。
  《甲案》的主要内容是:
  一、承诺国际通商的无差别原则。
  二、日本自主决定和解释德意日三国同盟。
  三、同意在1966年之前撤走在中国的包括防御共产主义部队在内的全部驻军。如中日双方达成协议,除中国满洲、内蒙古和海南岛之外,其他地区的日军在两年内撤走。
  四、尊重法属印度支那的领土完整,当中日两国恢复和平或当中国事件圆满结束时,日本军队将从法属印度支那撤出。
  《乙案》的主要内容是:
  一、日美两国都不得武力进入东南亚和南太平洋地区,日本可以把驻扎在法属印度支那南部的军队调往北部。
  二、日美两国协力获得法属印度支那的物资。
  三、日美通商恢复到资产冻结之前的状态,美国恢复对日本的石油供应。
  四、美国不得干涉日本在中国的事务。
  会议要求在外交上首先对美国抛出《甲案》,如果美国不接受的话再抛出作为底限的《乙案》。
  以上内容初步形成《帝国国策施行要领》,并在11月1日的联络会议上做出最后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