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当年的日本战败是必然的,不是偶然。

  因为他们不了解美国,当今的日本也如往年一样同样不了解美国。

  从 钓虾岛 他们的处理方式 就可以看出来

  不说国力,只说 美国巨大的精神力量也不是他武士道能比的。

  甚至不了解他们的同胞,当年美军里是有日本人的。

  到了美国的日本人就不能算日本人了,应该也只能叫美国人了。

  还有 楼主 明治维新 里 好多涉及日本关键点都没提 还是我没看见?

  比如 坂本龙马

  不过这不要紧 我想听听 你对 得美浓者得天下的看法 开启战国的篇章




  哈,强烈不同意老马哥的观点。不算主角已经有争议,配角总应该算吧。说次主角应该算合理吧。
  要知道日军参加南方作战的只有25万人,在准备进攻苏联时“关特演”的兵力也只有70万,但是关内一直拖住了日本陆军的百万大军。
  罗斯福曾经对他的儿子詹姆斯说过一句话。大意是如果中国垮掉了,那些部队投入太平洋战场的话,会给美军造成多大的压力呀。
  这也是美国一直坚持援助中国的原因。
  (正文)
  11月2日下午17:00,东条首相偕同杉山、永野两总长一起觐见天皇,向裕仁奏禀了从昨天一直持续到今天凌晨的联络会议经过以及最后的讨论结果。两总长向天皇呈交了陆海军详细的作战计划,——其中当然也包括著名的奇袭珍珠港计划。开战的时间暂定为1941年12月7日。
  裕仁脸上再次露出一种奇怪的神情,再次重申通过外交途径解决问题的意图:“我们希望通过外交谈判途径打开局面,即使谈判不成功,是否就只得下决心同美英开战呢?如果事态果真象你们所说的那样危机的话,那么加紧进行作战准备也是不可避免的吧!”裕仁接着对东南亚的天气表示了关心:“马来亚的天气怎么样?我们的部队能顺利登陆吗?”天皇也真不是白吃干饭的,后来事实证明山下奉文在马来亚的登陆确实差一点因恶劣天气而失败。
  11月4日,在皇宫内召开了陆海军军事参议官联席会议。这是自1903年明治天皇创设军事参议院制度以来首次根据天皇旨意召开的会议。会议将就《帝国国策施行要领》中有关国防用兵的条文征求意见,条文如下:
  帝国为打开目前之危局,实现自存自卫,建设大东亚共荣圈,现决心对美、英、荷开战,发动武装进攻之时间定于12月初。
  起初天皇提出召开统帅部、内阁主要成员和军事参议官的联席会议,广泛听取主战和主和两派的意见。但东条考虑参加会议人太多的话势必再次陷入无休止的纠缠,如果会场出现混乱对天皇那可是大大地不敬。他建议采取统帅部两位总长联名上奏的形式只召开陆海军军事参议官联席会议,裕仁接受了。
  出席这次会议除了政府的东条、岛田以及军部的总、次长杉山、永野、冢田、伊藤之外,其余全是军界的资深人士。陆军方面有闲院宫、朝香宫、东久迩宫、寺内寿一、西尾寿造、山田乙三、土肥原贤二等大腕,海军有伏见宫、百武源吾、加藤隆义、及川古志郎、盐泽幸一、吉田善吾、日比野正治等高级将领。会议由前参谋总长闲院宫陆军元帅主持。
  军令部总长永野和参谋总长杉山先后分别就陆海军的作战事宜作了简要说明,接着参议官们向统帅部和政府提出疑问,由统帅部和政府方面作以解答。由于与会的都是军人,所以这样要求开战的议案很快就取得了一致意见。军事参议官会议最终做出决议:
  我们一致认为,参谋总长和军令部总长提出之《帝国国策施行要领》中有关国防用兵之条文是适当的。
  昨天还信誓旦旦声称要通过外交手段来打开僵局的东条在这个场合又变成了勇敢的陆军大将。他在会议总结时对众多参议官说:“面对危局,如果我们只能袖手旁观,坐视我们的国家倒退回三流国家的状态,我们将玷污大日本帝国2600年的辉煌历史!”
  1941年11月5日上午10:30,决定开战的御前会议、也就是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四次御前会议中的第三次会议在皇宫召开。当参加会议的军政要人13人纷纷就位之后,面无表情的裕仁走了进来,会议室内弥漫着一种焦躁不安的气氛。
  东条首相率先发言。他说9月6日御前会议的决议已经重新考虑过,“因此我们的结论是,必须作好战争准备,军事行动的时间初定为12月1日开始。与此同时要竭力通过外交途径打开僵局。”
  接着东乡外相展望外交前景时显得毫无信心:“外交方面几乎没有什么回旋余地了,成功之希望是令人深感遗憾地渺茫。”东乡是战前反对战争最坚决也是做出努力最大的人,可此时局面已经失控,东乡也渐渐失去了继续战斗下去的信心和勇气。
  铃木贞一反复强调日本资源的危急情况。“我们仍在和中国交战,同时还将与英国、美国和荷兰打一场长期战争,从物资的筹备来看任务异常繁重。”铃木总是显得首鼠两端,他认为战争也是解决问题的一种途径,这总比“等待敌人向我们施加压力”要好。
  永野发言还是老论调,“越拖对日本越不利”。他对战争初期能够取胜信心百倍。“尽管如此我们仍须面对打一场长期战争的准备”,日本能够“建立自己坚不可摧的战略地区并能把敌人挫败”。
  永野提出现有美、日两国的实力对比以及日本特有的地缘优势将帮助日军获得足够的胜机。日本海军对美国的比例超过了70%,而美国的舰队现在40%在大西洋,只有60%在太平洋。美国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把位于大西洋的舰队调到远东,因此我们能够在一次决战中摧毁他们。永野的话让大家都想起了世纪之初那场辉煌的对马海战。
  杉山的发言更加充满感情色彩,——他现在就是近卫内阁时的东条。杉山认为“美国没作一点儿让步,只向日本提出强硬要求”。他谈到了中国驻军问题,“我们花了数百亿日元,派出了百万大军,付出的代价是十多万人的伤亡,无数家庭在忍受失去亲人的悲伤。我们历经四年的苦难才取得当今的成就,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如果我们把军队撤出,中国绝不会就此罢休,他们会得寸进尺地试图接管满洲、朝鲜和台湾!”
  枢密院议长原嘉道询问美国对甲乙两个方案可能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时东乡回答,两个方案都不会有成功的希望。时间只剩下半个多月,作为外相他将会不遗余力,“很遗憾成功的希望不会超过10%”。
  虽然会场的气氛稍显悲壮,但会议进行得还算波澜不惊,最终顺利通过了联络会议提交的《帝国国策施行要领》。
  会议于下午15:15结束。与9月6日御前会议不同的是,自始至终天皇像木偶一样一言未发。
  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紧张。11月3日,白天陪儿子逛了东京博物馆和旧城区的日本前驻德大使来栖三郎感觉到愉快和劳累,于是早早便上床休息了。
  半夜里忽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来人声称是附近警察局的警察。来栖忽然想起家里的电话已经坏了好几天了,明天一定要去修修。他万万没想到不是明天,很长时间里他都没功夫去修他那个破电话了。开门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是不是前段经常散布反战言论警察来抓他?
  “请速到外相官邸。”门口的警察说,这句话让来栖松了口气。
  来栖是日本资深外交官,曾经在菲律宾、中国、智利、比利时、意大利、德国从事过多年的外交工作,还曾经担任过日本驻芝加哥的领事。作为日本驻马尼拉的首位总领事,来栖帮助缔结了日本与菲律宾的友好关系条约。这些都是小事,来栖最显赫的经历是在任日本驻德大使期间作为日本的代表签署了《三国同盟条约》,尽管内心里他是反对这一条约的。来栖站在希特勒身边的照片出现在各国著名媒体的头版头条,也使他被永久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在日本,同样都叫“三郎”的来栖和野村都是公认的亲美派人士。来栖的岳父母是英国人,但他的夫人艾丽丝.杰伊却是出生在华盛顿的美国人。
  “卢沟桥事变”爆发时来栖是日本驻比利时的大使,在布鲁塞尔他曾试图让比利时和法国出面调解中国和日本的冲突。作为一个清醒的外交官,来栖认为日本与中国的战争是愚蠢的。日本不但没有清晰的战争计划,也不知道打到哪里才算结束,换句话说就是缺乏强有力的领导人。战争不断升级的原因在于“政府总是被既成的事实牵着鼻子走而没有长远的解决方案”,“陆军和海军内部缺乏协调只想着保存颜面和逃避责任”。出任驻德大使之后,他继续寻求利用德国调解中国事变的途径。可是愚蠢的近卫文麿对汪精卫政权的承认使来栖的一切努力付之东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