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默默地关注这栋楼好多天,楼主从甲午战争到即将到来的美日撕逼,写的非常详细,可以感受到楼主胸中丘壑万千,磅礴大气~
  作为一个半吊子军事爱好者,品读楼主大作实乃幸事,
  甲午海战就发生在我这里,曾有老人说过,以前退潮时就可看到致远舰的主桅杆,后来应该是海水腐蚀厉害,现在已经没有了~
  不忘历史,勇对未来~期待楼主更贴
  

  师兄谬赞。从您的大篇幅回帖中师弟学到了很多知识。
  以前看的最多的就是您说的大视角的介绍,后来慢慢看了一些人物传记。感觉历史事件固然精彩,但毕竟人才之其中最主要的因素。分析人的性格对理解历史事件会有所帮助。比如对珍珠港事件,如果不去剖析山本爱赌的性格,就无法理解怎么能冒出如此别出心裁的作战计划。
  很多事情师弟也是懵懵懂懂。作为外行,能够和师兄们一起畅所欲言地交流,也是师弟开贴的主要原因。
  欢迎师兄常来坐。
  (正文)
  大洋彼岸的美国也在以警惕的目光时刻关注着日本的内阁更替。对于东条的意外上台美国并未感到乐观,因为谁都清楚近卫的下台是主战的东条所导致的。华盛顿时间10月18日,“魔术”系统破译了东京于17日拍发给野村大使的电报,从中获悉近卫内阁垮台的原因是“内阁意见分歧,其焦点在于驻兵中国还是从中国撤兵的问题”,这也印证了华盛顿之前的判断。
  赫尔国务卿从东京陆续发给野村的电文中做出了清晰的判断,那就是新一届东条内阁在对待日美谈判的态度上更加焦急。倘若双方不能尽快达成协议,急于求成的东条内阁有可能很快发起战争。在赫尔眼中,日本新首相是“一个典型的日本军官”,“心地狭窄、直肠子、死心眼”,“相当愚蠢”。他认为之前从近卫那里得到的好处“不多”,而从东条这里得到的将“更少”。
  罗斯福对东条接管日本政府十分重视,东条上台预示美日关系已临近最后摊牌。就在东条内阁宣布成立的第二天,罗斯福召开了战时内阁会议,参加会议的除了赫尔、史汀生、诺克斯、马歇尔和斯塔克等人之外,还有总统私人顾问、被誉为白宫二号人物、有“影子总统”之称的霍普金斯。——这是一个不敲门就可以随便走进总统房间的人。会议研究的结果是仍按“先欧后亚”的方针稳住日本,在太平洋暂取守势并时刻保持警惕。
  会后,海军作战部长斯塔克指示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金梅尔上将立即采取预防性警戒措施,但不要构成对日本的挑衅。他在18日写给金梅尔的信中说:“我们仍将力求在太平洋维持现状。能维持多久难以预料,不过总统和赫尔先生正在为此而积极努力。白宫经长时间的研究后认为,至少在日本的动向明朗化之前,我们必须保持足够的警惕。”
  美国海军情报局在提交给斯塔克的《关于远东形势备忘录》中这样写道:由于东条内阁的上台,日本在对外强硬主义派的支持下正在朝着同轴心国建立密切的关系方向发展。据说东条将军除担任首相外还兼任内相和陆相,这显然是因为日本陆军业已掌握了政府的领导权。如果这是事实的话,那就清楚地意味着日本说不定会随时采取不利于美国利益的积极行动。
  10月21日,陆军部长史汀生向总统保证,在菲律宾的美国B-17轰炸机“有可能成为一支强大的力量”,并且提出,“这支即使尚不完善的威慑力量,如果不会马上被日本人惊动的话,就有可能阻止日军南下并确保菲律宾和新加坡的安全”。
  美国的麻烦事也不少。10月底和11月初,蒋介石担心日军会进攻昆明以切断经过滇缅公路通往中国的补给线,他向伦敦和华盛顿发出了万分激动的呼吁,要求英美联合对日本人采取强硬措施。蒋介石预言,如果滇缅公路被切断的话,中国的抗战就有全线崩溃的危险。随着越来越多的日本军队集结到法属印度支那,连泰国也感到了紧张。苏联政府也担忧一直对北方念念不忘的东条可能会进攻符拉迪沃斯托克。日本已经在满洲集结了七十万的强大兵力,随时可能对苏联的远东地区展开攻势。斯大林也请求伦敦和华盛顿针对这一点向日本提出警告。
  相对于罗斯福的犹抱琵琶,丘吉尔倒显得很大方,其中的原因不仅仅因为他已经参战,还在于这有利于保护大英帝国在远东庞大的殖民利益。丘吉尔渴望英美两国能以最严厉的措辞警告日本,并深信英美合力足以吓唬住东京的好战分子。“你们和我们的态度越坚决”,11月2日他致电罗斯福说,“他们发动战争的可能性就越小”。英国已单独向日本提出警告,“如果日本向法属印度支那范围之外进军的话,英国将断然采取强有力的措施”。丘吉尔很清楚如果美国不出面的话,日本根本不会在乎他,所以力劝罗斯福也要积极做出呼应。
  罗斯福没有答应丘吉尔的请求。马歇尔和斯塔克都反对美国对日本发出类似的最后通牒,他们认为当务之急是先打败德国。如果对日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话,美国应继续在太平洋采取战略防御方针,直到打败德国为止,罗斯福对此表示赞同。11月7日他告诉丘吉尔,“那种警告不会产生良好的效果”,蒋介石和丘吉尔对此都深感失望。尽管如此,丘吉尔于11月10日在伦敦市政厅发表演说时仍在向美国示好,他说如果日美之间一旦发生战争,“英国将在一小时内接着宣战”。
  对于美国来说还有一个敌人就是时间。史汀生说不到1941年12月新的增援部队到不了菲律宾,斯塔克说不到1942年2月海军训练计划完不成。他们两个都请求罗斯福总统争取尽可能多的时间,他们要求总统给予蒋介石除参战之外所能给的最大援助。
  11月3日,格鲁大使在拍给赫尔的第1736号电报中指出:“我认为,如果日本在日美谈判中遭到失败的话,那么全体日本国民也许会以武士道精神与美国大干一场,一决雌雄。”跟往常一样格鲁的电报在国务院几乎没人理睬。赫尔的顾问霍恩贝克认为格鲁是个守旧而又可敬的人,他很容易轻信别人,格鲁对日本的同情心使他发自东京的每封电报都带有明显的亲日色彩。
  11月7日,白宫召开了内阁例会。会议的气氛十分沉闷,远东形势的不断恶化让大家感觉到日益加大的压力。一开始罗斯福就开门见山地问赫尔:“你对远东的局势有何考虑?”
  赫尔作了大约十五分钟的发言,他先谈了整个国际形势的危机,接着详尽地汇报了同日本和谈的进展情况,最后用下面几句话结束了发言:“形势非常严峻,不知我方何时何地会遭到日本的军事进攻,我们必须常备不懈。”
  赫尔的警告使整个会场鸦雀无声。罗斯福开始一一征询内阁官员的意见。全体内阁官员基本同意赫尔对形势的看法。为了使美国人民对上述事态的发展能有充分的准备,内阁官员一致同意要对国民强调事态的严重性。
  根据内阁会议形成的意见,11月11日海军部部长诺克斯发表演说,“我们不仅在大西洋面临着必须采取自卫手段的局面,而且在世界的另一地区,太平洋的遥远地方,也面临着可能是同样严峻的局面:我们必须在那里和在大西洋一样迅速作好防御准备。”
  同一天,韦尔斯副国务卿在演说中发出警告:“不论在东太平洋还是在欧洲,征服的浪潮正波涛汹涌,将要袭击我们美国的海岸。美国正面临着远比1917年更为严重的危机,或许在什么时候我们将被迫进行作战。”
  也就在这一天,罗斯福总统命令他的海军副官比亚多尔上校,要他今后在报送“魔术情报”时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只上报情报的要点,他要认真察看情报的全文。
  来栖三郎特使的路途还很漫长,在他到来之前野村还必须孤军奋战。11月7日散会后赫尔就会见了野村大使,野村向赫尔提交了国内发来的《甲案》。提交只是名义上的,赫尔早已通过“魔术”知悉了《甲案》和《乙案》的全部内容。他看着日本送达的公文,只是为了核对“魔术”系统的准确性而已。
  赫尔假装很认真地看了几遍文件后告诉野村,他需要一些时间来研究和考虑。11月10日野村见到了罗斯福,罗斯福对之前野村提交的《甲案》闭口不谈,但却用权宜之计来形容两国想要取得的成果。罗斯福说,贵大使、赫尔和我本人“在讨论两国关系及其他太平洋国家的关系上才花了仅仅六个月”,保持耐心总是必要的。换句话就是“别急,好事多磨”。关键是国内撵着屁股催,野村磨不起呀!
  11月14日野村电告东乡外相,日本政府应当“耐心地等待一两个月以认清世界形势”,政府明智的做法是不要轻举妄动,姑且等待,以观望欧洲战争形势的演变。东乡在11月16日在复电中说,野村的建议是完全不可取的,结束日美谈判的原定限期不得改变。他命令野村要催促美国从速解决,不要“让美国转移我们的议题把谈判无休止地拖延下去”。东乡当然理解野村的心情,但是身在华盛顿的野村绝对理解不了东乡所处的尴尬处境,他的身后站的是军部。
  11月15日野村再次找到赫尔催促尽快答复,并询问现在两国之间的会谈是否可以看做是正式的。赫尔回答,“不能算是”,因为“只有和英国、中国和荷兰商量后才能将之后的过程叫做正式谈判”。赫尔反问道,如果别的国家从报纸上读到美国不和他们商量就与日本就牵涉到这些国家的问题上就行谈判,那怎么能向老朋友交代呢?似乎感觉话说的有点重了,赫尔马上鼓励野村,只要日本在非歧视性贸易政策和三国同盟上展现出和平意图,“我们就能像亲兄弟一样坐下来解决日本在中国的驻军问题”。政治家的智慧不能不佩服呀!
  就在15日这天,东京外务省向日本驻美国、墨西哥、巴西、阿根廷、瑞士、土耳其、曼谷的大使馆拍出电报,通知它们在万一发生紧急事态的情况下销毁密码机的顺序和详细方法。这份电报美国一直到11月25日才破译,美国方面从中领悟了日本直言不讳的暗示:“万一的事态——战争不久即将发生”。
  11月16日夜晚,带着陆军诅咒的来栖三郎特使安全抵达华盛顿。来栖的来到被看做是美日和谈的重大转机,美国媒体甚至这样形容道,“他的到来好像是一线阳光刺破乌云,照亮了太平洋的海面”。
  身心交瘁的野村的确是一个人在战斗。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来栖兄弟,两个“三郎”在一起总算有个伴儿。——他们将共同完成最后绝望的14天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