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说实话你还不能不佩服咱蒋委员长,对于已经持续半年多的美日和谈前景蒋介石早就有了清晰的判断。他在9月12日的日记中写道:“惟余穷究此事所得之结论,美倭绝无妥协之可能”,“美国要求于倭者,第一退出三国同盟,第二退出越南,第三退出中国”,“倭对以上三个退出之要求,其中任何一个皆不可能允诺也”。蒋介石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故余可以断定——美倭之谈判绝无结果也。最多乃为彼此间虚与委蛇,拖延若干时日而已”。
  11月17日,来栖特使和野村大使在白宫拜会了罗斯福总统和赫尔国务卿。55岁的来栖看起来气质儒雅,有些灰白的头发整齐地梳到脑后,带着金丝边眼镜,对任何人都面带微笑彬彬有礼。来栖告诉罗斯福,他的到来不是为了施加压力,而是日本方面为了寻求共识所作出的更多努力。罗斯福对来栖的到来表示出似乎不弱于野村的热情。大人物说话总是一语双关,他对来栖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友人之间不会说永别。”
  但赫尔却不这样看。他第一眼看见来栖就得出此人不可靠的结论。“无论是他的外表,还是他的态度,都不能得到对方的信任和尊敬”。——看来一见钟情和一见绝情都经常发生。赫尔认为来栖唯一的优点就是英语很好,“因为他娶了美籍秘书为妻”。在1948年赫尔表示,“他没有带来什么新东西,我一开始就认为来栖是个十足的骗子”。
  除了中国问题,罗斯福关心的第二个问题就是《三国同盟》。来栖表示,日本很难脱离这一同盟,至少不能做出公开正式的表态。不过美国和日本之间可以签订一个新和约,新和约的光辉将掩盖《三国同盟》,使之成为一纸空文。一把手的罗斯福注定要唱红脸,肯定不会轻易表态。一边的赫尔要唱黑脸,当即对来栖的提议表示反对。他认为来栖的话只不过是“企图为三国条约辩解的华丽词藻”而已。
  11月18日,赫尔、来栖和野村三人进行了长达三个小时的会谈。当赫尔提出对《三国同盟》的疑问时,来栖反复强调天皇之所以派他来就是为了表示和平的诚意,同时指出日本可以自主地解释《三国同盟条约》,美国只要不极端扩大自卫权的话,日本绝对不会做出有损美国的事情。赫尔表示,他不理解日本为何如此执着于履行与希特勒的协议,要知道在遵守朋友协定方面德国人并没有树立好榜样。赫尔在暗示德国之前多次对日本隐瞒他们的企图。赫尔说,“只要日本还是德国的盟友,我不知道怎么能与日本达成令人满意的协议,美国公众舆论也会继续反对同日本妥协”。来栖只能重申,新达成的协议将优先于《三国同盟》,他请求赫尔理解,“大船不能立即掉头,只能慢慢、一点点地转动”。
  眼看双方又要陷入僵局,一边的野村打出了最后一张黑桃A。“能否日本从法属印度支那南部撤军,两国恢复到7月之前的状态?”对于野村的新提议赫尔似乎有点心动,情况似乎有了一丝转机。
  野村马上把这一转机电告东京。之后的两天里情况似乎有所好转。11月19日上午,民间和平大使沃尔什神父到使馆看望来栖,他可能通过邮政部长沃克得到了一些内幕消息。他向来栖表示祝贺,因为美国很可能接受野村提出的新建议。
  但11月20日东乡的来电却充满了愤怒,他指责野村在没有接到美国对《甲案》的答复之前就贸然抛出了《乙案》的部分内容,这是不可饶恕的错误。东乡认为野村给美国承诺的东西太多了。
  当天野村根据东乡外相的训令向赫尔提交了《乙案》。赫尔不仅早已知道了该方案的内容,而且还从东京11月19日的电报中获悉日本政府将这个方案视为“最后方案”,电文中说,“如果美国不接受这一方案,谈判就只有破裂”。
  对于日本提交的《乙案》赫尔在心中暗暗咒骂:“这简直是一份无耻的备忘录,荒谬到没有一个美国官员会接受的程度!”从法属印度支那南方撤至北方的军队能在“一、两天内”开回南方,日本提出的建议“毫无意义”。然而为了避免日本人以此为借口退出谈判,赫尔压住心中的厌恶和不满对来栖和野村说:“美国将以同情的态度研究这份备忘录。”赫尔事后回忆起11月22日野村和来栖拜会他的情景时说:“看到这两位外交官笑容满面、态度谦恭、表面上十分亲热的样子,就觉得他们的戏演的是太好了。”老酒认为赫尔的戏演得也不错,能把戏联袂演好的双方必须是势均力敌。
  11月22日东乡在发给两位大使的电报中说:“希竭力贯彻既定方针,全力以赴实现我方所希望的解决办法。我们所以要求在25日以前解决日美关系问题,有着种种你们猜测不到的理由。但假如能够在这三、四天内结束谈判,必须于29日签字(再强调一次是29日)。这个期限绝对不能再变更。过了这个期限,事态就会自行爆发。希你们了解这一点后能作出比以往更大的努力,以上情况只限于两位大使知道。”
  第三天也就是11月24日,美国方面又破译了东京当日拍发给野村的一份电报,该电强调:“11月29日这一期限以东京时间为准”。看到这一消息的赫尔第一感觉就是,“这是悬挂在我们头顶上的达摩克里斯剑,而且是附有定时装置的”。
  赫尔后来在谈到他这种讨厌的感觉时说:“通过截获的电报我已获悉了日本的险恶阴谋,并且也知道野村和来栖已收到了同样内容的情报,但我很难顺着他们的意思谈下去。两人恭恭敬敬地躬身行礼后坐了下来。野村不时发出吃吃的笑声,来栖有时也笑得露出牙齿,但他们此刻心里翻来复去所想的一定是:如果美国不答应日本的要求,那么日本在几天之内就发动新的侵略,而这迟早会给美国带来战争。”事实上赫尔说的不对,两个三郎也是冤枉的,他们并不清楚国内已经做出了限期开战的决策。为了把戏演得更真,东乡并没有把开战的真像告诉两人,其实准确的开战日期连东乡也是后来质问永野才知道的。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罗斯福却对赫尔认为没有一个人会接受的日本《乙案》表示了兴趣。其中的主要原因还是马歇尔和斯塔克请求总统务必为备战争取更多的时间,哪怕是三个月甚至一个月也好。罗斯福据此提出一个新想法,就是双方能够签订一个暂行条约。他把条约的主要内容用铅笔书写后交给了赫尔。忠于职守的赫尔尽管心里不很愿意,还是很快把总统的意见让国务院远东司组织起草了一个暂行办法草案。
  11月22日,赫尔召见了澳大利亚、英国、中国、荷兰四国驻美大使,把日本11月20日提交的《乙案》以及根据罗斯福最新意见形成的草案交给大家传阅。后一文件包括的条款概括如下:
  一、日本和美国承诺除非受到攻击,它们不得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对外侵略。
  二、日本立即从印度支那南部撤出军队,不能在该地区修建任何新的军事设施,北部的兵力也不能超过二万五千人。
  三、美国和日本政府撤销各自的冻结措施,美国可以向日本部分供应石油。
  四、美国调解中日会谈,建议地点在菲律宾。
  五、这一临时性措施以三个月为期。
  四国大使都表示,这么大的事当不了家,必须向政府请示后才能表态。
  11月22日晚些时间,赫尔会见了野村和来栖,告诉他们他已经同其他有关国家的政府代表们讨论了日本的建议,这些大使必须得到政府的指示,因此在11月24日之前不能对日本作出明确的答复。他暗示日本人应从整个法属印度支那撤军而不仅仅是南部,这一建议激怒了来栖,他反驳说美国只是让日本单方面做出让步而自己一点让步都不愿意做。
  11月23日赫尔再次召见四位大使,荷兰大使亚历山大.劳登博士表示已接到了国内训令赞同美国的建议。胡适提出了异议,中国认为美国在牺牲中国的利益来换取对日本的妥协,反对容许日本在印度支那北部留驻二万五千名日军。他说这支军队可能用来进攻昆明。赫尔对此相当恼火,他重申这一措施只是为了赢得时间。他责怪四位客人说,你们的国家似乎从来只关心自己有关地区的防务而不以大局为重。
  11月24日,英国大使递交了英国外交大臣艾登发出的备忘录。艾登认为应该要求日本从法属印度支那撤出所有的陆军和空军,并反对向日本恢复供应石油。他指出“日本人除了军事上的需要之外并不缺乏石油”。最后他说英国政府对赫尔处理谈判一事完全信任,也就是说赫尔你自己看着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