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对美国试图向日本暂时妥协持坚决反对意见的还是中国。重庆政府深信日本正准备进攻昆明,蒋介石认为美国对日本的妥协将对中国的抗战产生极其不利的影响,甚至会导致军心涣散。你们之所以站着说话不腰疼那是因为战火还没有烧到你们头上,烧到你们头上你们试试?他对美国的提议做出了激烈的反应,认为“现在美国同日本签订的任何‘暂行解决办法’都将严重损害中国人民对美国的信任”,并强令胡适告诉赫尔:中国政府对协议草案“反应相当强烈”,认为美国“欲以中国作代价姑息日本”。
  当时蒋委员长的大舅哥也在美国。蒋介石命令宋子文立即去找陆军部长史汀生和海军部长诺克斯,从军事角度向两位部长说明,“任何容许日本军队留驻或威胁中国的暂行解决办法必然会使中国的抗战瓦解”。据副国务卿韦尔斯后来讲,宋子文还通过“一位新近在华盛顿开业做律师的前政府官员”的关系在美国报刊和国会议员之间制造许多指责美国抚慰日本的舆论,大喊大叫美国准备制造“远东慕尼黑事件”。连美貌的蒋夫人也通过广播向美国呼吁,“我们认为美国决不会只顾自己的利益,也决不像法西斯国家那样认为牺牲弱小是正当的行为”,借此唤起美国的正义感。这些都给了赫尔不小的压力。
  胡适对赫尔态度强硬,赫尔自然也不会对胡适客气:整天狮子大张嘴要东要西的现在你还有理了?他有点粗暴地指出,拟议中的暂行解决办法不会使滇缅公路受到威胁。他让胡适转告中国那位陆海空三军大元帅,暂行解决办法将使整个南太平洋地区在三个月内不会受到日本的威胁。日本在这段时期内或许会得到的一点点石油,但是数量对于增强它的战争潜力来说是无济于事的。赫尔最后威胁道,如果没有这一妥协日本立即向南方进击,你们不要责备美国不向那一地区派遣舰队。这句话其实是在威胁英国和荷兰,因为日本进攻他们才需要海军。对于中国来说,你派不派舰队管我屁事?反正我也没海军了。日本南进打英国和荷兰那才好呢,正好减轻我抗战的压力。不过这话只能心里暗着想不能嘴上明着说。
  11月25日夜间罗斯福接到了丘吉尔的电报。丘吉尔很委婉地说:“当然处理此事全在于你,而且我们的确不需要再多打一场战争。只有一点使我们不安。蒋介石怎么办呢?他不是吃不下饭吗?如果中国崩溃了我们的共同危险将大大增加。我们确信,美国对中国事业的关心将支配你的行动。”这可能是丘吉尔这辈子对中国屈指可数的好话之一。当然他有自己的目的,让中国不至于崩溃拖住日本,就能减轻日本对远东英属殖民地的压力。
  出于中国的反对、英国的劝阻加之本身就不太愿意对日本妥协,赫尔认为有必要放弃这一暂行解决办法。11月26日上午,赫尔向罗斯福呈交了备忘录:“鉴于中国政府的反对以及英国、荷兰、澳大利亚三国政府半心半意的支持或者实际上是反对,我十分认真地建议让我在召见两位日本使节时交给他们一份综合的全面和平解决的基本建议,同时撤销暂行解决办法。”赫尔后来在回忆录里写到,“罗斯福总统立刻就同意了”。
  其实罗斯福立即同意另有原因,丘吉尔和蒋介石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就在当天早上罗斯福准备吃早餐的时候,史汀生打来电话告知,日本的大队人马从中国的上海港搭乘四五十艘运兵船朝着南方浩浩荡荡驶去。接完电话罗斯福饭也凉了,闻听此信的老罗气得饭都没吃。史汀生在日记中写道,总统“差不多发了爆火——可以说气得跳上了天。”史汀生显然在吹牛,罗斯福残疾坐着轮椅是跳不起来的。
  日本向南方增兵彻底改变了整个局势,因为它是日本人毫无信用的明证。一方面为签订全面和约而谈判——从中国和法属印度支那南部全面撤军——另一方面却又向法属印度支那源源不断地派出大规模的远征军。
  头一天的11月25日,罗斯福在白宫召开了最高军事会议,国务卿赫尔、陆军部长史灯生、海军部长诺克斯、陆军参谋长马歇尔以及海军作战部长斯塔克等军政头面人物悉数到会。赫尔首先发言,他说:“同日本签订协定已经没有任何希望,对继续举行日美会谈我已感到绝望。日本随时随地有可能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开始新的征服行动,保卫我们国家的安全问题掌握在陆海军手中。对不起,我想向军事首脑们提一下,日本也许要把突然袭击的原则作为其战略的着眼点,他们有可能同时对几个地方发动进攻。”
  史汀生后来在1946年美国国会调查听证会上接受调查时说,“一个问题使我们十分为难。如果你知道你的敌人正要揍你,等待敌人跳将过来对你主动进攻那是颇不明智的。可是尽管有此种危险,我们认为为了得到美国人民的完全支持,那就需要确切地加以证明,日本人就是这样爱打人的一种人,这样谁也不会怀疑究竟谁是侵略者。我们在这次会议上讨论了可以对我国人民和全世界更清楚地解释我国立场的根据,那就是由于日本采取了某些突然行动,因此我们不得不投入战斗。”
  马歇尔也在同一次听证会议上对一再盘问他的参议员富格森说,“调动日本人放第一枪是从外交意义上来说的,不是真正指用枪射击,只不过是用外交手段保护美国的利益,不让日本以危险的方式作更进一步的侵入”。马歇尔多次强调:“调动日本人打第一枪只是一个比喻,这不是一个军事命令。”
  虽然罗斯福和他专家们都觉察到日本不久就要动手,但他们却没有预料到日本会直接进攻美国,更想不到日本会直接去袭击珍珠港。罗斯福对霍普金斯说,他相信日本会设法尽可能推迟和美国的冲突。在美国和英国,人们都认为日本最初的进攻目标肯定是英属殖民地马来亚、香港或新加坡,或者是他们垂涎已久的荷属东印度,他们甚至不敢对美国的属地菲律宾动手。有些人甚至提出,如果日本人不进攻美国的话,美国怎样才能找到合适的“参战理由”。——真是太小看日本人了。
  罗斯福可没有那么乐观,他预示到美国人本身就可能遭遇危险,因此指出:“日本人在不宣而战这点上素来是臭名昭著,以前对中国人和俄国人都是这么做的。所以美国有可能在下星期一,也就是12月1日前后遭到攻击。”他要求大家研究一下应如何应付这种情况的发生。可是接下来美国陆、海军首脑们面红耳赤地争论的主要课题却是怎样对付日本即将对东南亚发动的进攻?如果日本首先进攻马来亚或泰国,美国应当以什么方式进入战争?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日本人会直接拿他们开刀,打死他们他们也不敢。
  与日本冗长的决策程序相反,这样重要的会议美国只开了一个半小时。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国党政要人的观点基本一致且保持了政策的连贯性,还有一个能够一锤定音当场拍板的关键人物。
  华盛顿的眼睛就这样牢牢地盯着南方,他们作梦也没有想到,就在军事会议结束4小时之后——东京时间1941年11月26日清晨6:3O,由南云忠一海军中将率领的强大机动部队已经整装从集结地单冠湾拔锚起航,目标正是他们太平洋上最大的军事基地珍珠港。
  当天下午,斯塔克给远在珍珠港的太平洋舰队司令金梅尔上将写了封信,信中发表了自己的高见:“我认为,日本向泰国、马来亚和滇缅三个方面采取行动的可能性最大。”与此同时似乎是为斯塔克的观点作证,陆军部长随后报告了日本运兵船南下的消息。这一情报加深了美国首脑们关于日军主要攻击方向是在东南亚地区的判断。
  第二天马歇尔和斯塔克写给罗斯福的备忘录仍然强调拖延时间为备战争取时间的观点,并且进一步说明:“可观的陆海军增援部队已开到菲律宾,但仍没有达到所希望具有的力量,增援过程还在继续。21000人的陆军预定在1941年12月8日出发,他们的目的地是菲律宾,时间越往后拖对我们越有利。”
  野村大使早就预料到美国方面不会接受日本的《乙案》。他认为目前能从根本上改变局面的只有天皇和罗斯福总统两人,只有这两个人就旨在维持太平洋和平的日美两国合作问题上互通电报才是缓和两国紧张局面的唯一途径。于是他于11月26日致电东乡外相:“我认为目前打开局面的唯一办法就是由总统就旨在维持太平洋和平的日美两国合作问题亲自致电天皇,并望天皇陛下亲自复电,由此改变一下两国间的紧张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