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外交本质上是需要耐心的,东京给两位“三郎”规定的最后期限让野村和来栖的工作变得更加困难,他们只能在焦急中等待。11月26日下午16:45,野村和来栖应赫尔的要求来到了国务院。赫尔一开口便对他们说:“遗憾的是,对于日本方面于11月20日提交的《乙案》,我们经过慎重研究后实难同意。”赫尔还耐心地对美国不能同意的原因进行了解释:
  一、让美国停止对蒋介石的援助,就等同于停止对英国的援助,这是坚决抵抗德国武力侵略的美国绝对不能答应的条件。只要日本仍然同希特勒结盟和坚持在东亚推行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美国就绝不会停止援助中国。
  二、日本军队从法属印度支那南部撤退到北部,这些部队可以用来“在其他地区再进行同样令人讨厌的活动”,照样可以把以美国为首的其他国家的兵力牵制在西南太平洋地区,对美国来说毫无意义。
  三、日本开出的条件丝毫不能证明其希望和平的诚意。
  四、无论是日本希望得到不管是美国还是荷属东印度的石油供给,美国都要等待英、中、荷等国对诸多问题的回复,这是非常复杂的问题。日本如此一味地催促美国给予答复,让美国产生了被胁迫的感觉,心里非常不爽。
  不等两人辩解,赫尔立即向两位大使面交了之前征得罗斯福同意的美国的正式答复,这就是著名的《赫尔备忘录》,其要点是:
  一、从中国和法属印度支那撤走一切军队;
  二、放弃在中国的一切特权;
  三、脱离《三国同盟条约》;
  四、不承认重庆以外的其他政权,包括汪精卫政权和伪满洲国。
  野村愣得一句话说不出来。来栖问道,这是不是就算美国对《乙案》的答复?赫尔说“是的”。他还指出日本接受以上方案后在经济上所能得到的好处,比如资产解冻和重新签订贸易协定等。赫尔说,“对于日本的建议,我们目前所能做到的只能如此”。赫尔采取了一个达不到全部目的就什么也不要的态度,一下子把对手逼入死胡同。日本已经没有机会挽回面子,除了发动战争之外别无出路。赫尔后来也承认:“我们从未指望日本会接受这些提议。”
  来栖认为,如果美国认为日本“会向蒋介石脱帽致敬并向他道歉”,那就不可能取得什么协议。他希望对能对《备忘录》再次加以讨论。
  “我们只能做到这些,”赫尔说,“美国公众舆论是如此激烈,如果我同意把石油自由输往日本,我会被愤怒的民众活活打死的”。
  看到两位大使半天再说不出一句话,赫尔进一步说明:这一建议只不过是把从谈判开始以来美国一直含蓄没有明白讲出的态度在这时清楚地表明了而已,提出的这些条件是不能变更的。等于告诉两位大使,美国要求日本必须作出抉择,要么公开放弃它几年来在远东作战中所获得的一切利益,要么听任在经济上慢慢被扼杀。赫尔暗示,日本的窘境是从1931年9月以来一直不断对外侵略的结果,只能是自作自受。野村和来栖好像一下子从炎夏掉进了冰窟,他们都知道东京会把这个建议看成是挑衅和侮辱。
  在赫尔发出照会后的第二天上午,陆军部长史汀生打电话给赫尔,他也知道赫尔好像在搞一个与日本妥协的暂行草案,史汀生问草案是否已发给日本了。赫尔如释重负地告诉史汀生:“整个事情告吹了。我洗手不干了,现在要瞧你和诺克斯的了。”
  赫尔的答复传到东京的时间是11月27日上午。电报被立即送进皇宫,那里正在召开联络会议。电报送到时刚好休会大家都在吃午饭。东条首相阴着脸朗读了电报的全部内容。周围一片死一般的趁机,良久不知谁说了一句:“这是一份最后通牒!”。
  现场是一种愤怒、惊诧、激动所交织在一起的紧张气氛。连对成功仍抱一线希望的东乡都惊得目瞪口呆。后来他回忆说,他的第一感觉是“天旋地转”。他嘴里喃喃地说了些什么周围谁都没能听清,他被赫尔的照会“完全梗住了喉咙”。他看见那几位陆军的将领在一边幸灾乐祸,好象在说,不是早跟你说过谈判没希望吗?看看结果如何?东乡的心情变得更加沉重。
  赫尔向野村递交备忘录时还告诉他“这并不是要求立即撤兵”,但东乡外相已经没有余力利用赫尔的这种态度来重整旗鼓了。11月28日和29日,东乡连续给野村发去密电,认为《赫尔备忘录》“根本无视东亚的现实,极大地损害了日本的威信”,训令野村口头要求美方“自我反省”。期间东乡还曾试图通过格鲁大使和英国驻日大使为和谈做出努力皆无结果,在有限的时间里东乡也算是尽力了。
  对岛田海相来说这也是以个“晴天霹雳”。后来他回忆道,赫尔的答复是“断然的、不容更改的”,连日本已作了重大让步这个事实都不愿承认,我们视其为一份最后通牒。军令部作战部长宇垣缠少将后来也说:“我们的要求美国一个都没有接受,整个备忘录充斥着美国自私的要求以及中国和英国一厢情愿的条件。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继续和谈下去的必要?除了进攻之外别无选择。”
  即使一直反战的贺屋也认为“赫尔的要求简直是荒谬绝伦”。赫尔所要的是立刻从中国和法属印度支那撤军,这怎么可能?!美国简直就是恶霸,打着中立的旗帜分别帮助蒋介石、斯大林和丘吉尔进行战争,它让日本民不聊生,现在又要把我们往死路上逼,是可忍孰不可忍?
  后来在东京审判时东乡曾经这样说:“我们当时感到,美国对达成一项协议以和平解决争端显然不抱任何希望,也毫无诚意。因为我们明白,美国人当然更明白,《赫尔备忘录》是要求日本完全屈从于美国的主张来作为和平的代价。美国不仅要日本放弃几年来不惜牺牲而换来的一切利益,并且还要我们放弃作为远东一个强国所拥有的国际地位。在我们看来,放弃这些东西等于使国家自趋灭亡。对付这种挑战和保卫我们自己的唯一办法只有战争。”
  1946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检察官凯南在讯问东条时问他对《赫尔备忘录》是不是很熟悉,东条愤然回答道,“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它。”
  连最老牌的和平主义者、80岁的牧野伸显都对《赫尔备忘录》报以一声叹息:“这写的实在太过分!”尽管如此,他还是通过女婿吉田茂给东乡打气,要求他继续为和平努力,“倘若我们与美国开战,而我们自明治维新以来所取得的所有成就都将毁于一旦,你作为外务大臣同样脱不了干系”。
  吉田茂给东乡的建议是辞职以拖延开战的时间。但东乡显然已彻底泄气了,他认为自己是受到误解的英雄,美国欺人太甚,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做的了。
  没有人回想到46年前的“三国干涉还辽”,也没有人有伊藤博文和陆奥宗光那样的智慧和魄力:当时他们知道对俄、德、法三国获胜的机会渺茫就主动屈服避免了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