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茶暖师兄:关东军的数字在各个时期都是不同的,70万是苏德战争爆发之后“关特演”时候的数字。战争结束之前数字比这个还大,但是由于精锐都被逐步抽走去太平洋各个岛屿上玉碎去了,战斗力已不可同时而语。苏联出兵东北可以说是捡了个大便宜。他们更看重的战后的政治影响和东北的资源。
  对于关东军不同时期的兵员数字,师弟有一张表,可惜现在不在手边,不敢准确回答。
  日本本土之外的三大重兵集团关东军、中国派遣军、南方军似乎并不固定,关东军的部队如果抽出来支援其他战场,就不再称为关东军,只是说“原属于关东军的某某师团”。卢沟桥事变之后“东条兵团”对察哈尔的进攻是关东军少有的亮点之一。
  关东军号称皇军之花,却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战绩,最后在苏联远东军的攻击下瞬间灰飞烟灭,在司令官山田乙三的带领下集体去西伯利亚当了苦役。因此在师弟的玫瑰排行榜上给关东军留有很显赫的位置。

  (正文)
  1941年11月27日下午14:00,日本自“卢沟桥事变”后第七十七次大本营和政府联络会议在皇宫召开,会议重点对《赫尔备忘录》进行了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如果日本接受美国的所有条件,不仅国家会颜面扫地,还要放弃日本自1931年之后经过“努力”取得的来之不易的成果,自身生存也会受到威胁,这无异于国家的失败。海军和陆军都认为备忘录是个“天赐的恩惠,确定了战争的命运,是一个痛快的结果”。反战的东乡和贺屋好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会议毫无争议地形成如下结论:
  一、《赫尔备忘录》显然是美国对日本发出的最后通牒;
  二、我国完全不能接受所谓的《赫尔备忘录》;
  三、可以断定美国已经下定决心对日本开战。
  11月28日,外务省拍给野村和来栖的电报说:《赫尔备忘录》对日本是一个蛮不讲理的建议,日本政府决不能以此作为继续谈判的基础。我方对此建议的答复将在两、三天内送到你处,日美谈判可能因此而事实上中断。希望不要给美国方面已经准备停止谈判的印象,只对他们说“我们正在等待训令”。我们认为,日本政府的主张始终是正当合理的,日本已经为太平洋的和平作出了重大牺牲。
  同一天的华盛顿也在召开军事会议,再度研究在即将到来的危机中应采取什么样的政治策略和军事行动。会上大家一致认为,如果容许日本远征军到达法属印度支那南端一带,预示着战争随时可能爆发,美国必须对此作出迅速反应。
  一贯的鹰派大腕史汀生主张为争取战争主动权抢先发起进攻,进攻的利器就是位于菲律宾北部克拉克机场那35架B-17远程战略轰炸机,——这些宝贝玩意儿最后都成为日本人的盘中美餐。但罗斯福不同意史汀生的意见,他之前已经向美国人民保证过,除非美国先受到攻击否则不会发生战争。即使日本进攻英国或者荷兰的属地国会能够同意宣战,美国也不会举国一致地投入战争。罗斯福认为最好由日本人首先采取公开行动。此时的美国就像一个深夜里站在路灯下惶恐不安的路人,知道附近黑暗处藏有随时出击的暴徒,却只能等对方出手后才能给予还击。
  会议刚刚结束不久,美国就截获了上边提到的那份东京外务省发给野村和来栖两位大使的电文。赫尔认为这意味着日本开始行动的日期已近在眼前,他迅速将截获的密电抄报罗斯福总统。当晚罗斯福拍电报给丘吉尔说:“我们必须面对日本即将发动战争而且是在不久的将来这一事实。”丘吉尔闻讯言语激愤却心中窃喜,恨不能那“将来”就是下一个小时。
  对于未来战争的前景裕仁依然是忧心忡忡。11月29日中午,他邀请几位前首相、也就是之前提到的所谓“重臣”同进午餐共商国是。这次会议近卫文麿也积极参加了。由于现在全部重担都落到了东条身上,近卫显得很潇洒很超脱,脸色也比以前好了很多,估计痔疮屁股也不疼了。之前内大臣木户曾提议这个会议在御前召开,遭到了东条首相的反对。东条认为重臣们并不肩负责任,让不担负责任的人来参加审议决定这种重大问题是不适宜的,最后才决定采取这种饭后谈话的非正式形式。这些前领导人在内心并不一定赞成开战,但大多数人不愿意直抒己见,自认为没有力量来改变政府和大本营的既定政策。
  “我们正在经历最艰难的时刻,是吗?”天皇客气地引导大家说话。
  虽然以前都曾经一言九鼎,可现在毕竟都属于已经下台的离退休干部,能在天皇面前发言还是很有面子的,于是这些人开始争先恐后发表“高见”。
  若槻礼次郎:就我国国民的精神力量来说,对战争是无须担心的。不过在物资方面到底能不能长期坚持下去则必须予以慎重研究,如果单凭政府所作的说明是很难令人放心的。
  平沼骐一郎:我同意若槻的意见。
  若槻礼次郎问东乡外相:是不是说再也没有谈判的余地了?
  东乡显得有点有气无力:再谈已没有任何用处。
  东条在一边插话:外交已无希望,从此以后外交只能用于“使作战更有利”。
  若槻礼次郎:是否放弃谈判后就要立即进行战争?
  东条:直到今日,我们一直曾尽力求得外交解决,我们是极其谨慎的。但今天我们动员军力已问心无愧,这是一个尊严而正义的行动。
  冈田启介:欧洲战局的情况如何?
  东条:我们与德、意紧密提携,同他们订有条约,日本将西进与希特勒的军队会师,我们必须击溃英国,印度只是途中的一个目标。
  冈田:把原料运送回国将是很困难的。我连做梦也不敢想三年以后的事。你对原料将如何处理?
  东条:资源问题尽管危险但我们能解决,相信我们好了。
  冈田:兵工厂你尽可以建,原料你哪里去找?
  东条:我们将采取轻重缓急的原则。
  米内光政:因为没有详细的资料,我提不出什么具体意见。这里请容许我用一句俗语来表达我的希望,不要贪小失大,愿陛下三思。可不能为了避免越来越穷却反而一下子变得一贫如洗。
  近卫文麿:根据政府的说明,似乎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日美继续进行外交谈判已无任何希望。不过我认为,不能因为初次的外交谈判破裂就立即诉诸战争,这究竟有无必要需特别慎重考虑。我觉得在目前的情况下,即以卧薪尝胆的情况发展下去,是否还能找出一条打开局面的途径?关于这一点,我想随后再听听政府当局的见解。
  广田弘毅:根据政府所作的说明,我感到日本目前正面临着外交方面的严重危机。但我认为外交谈判方面的危机一般都要经历两、三次反复才能彼此了解对方的真实意图,不能因为遇到了一次危机就立即诉诸战争,那样未免有点操之过急。
  林铣十郎:我认为政府和大本营是经过充分合作、慎重研究后才决心开战的,所以我对此是有把握的,请相信政府。
  阿部信行:我同意林的意见,我们要相信和支持政府。
  从林和阿部的发言就可以看出,在文官、陆军、海军出身的这些要员中,出身陆军的虽然大部分是光头头发并不长,但见识最短。也可能现在是陆军出身的东条当政,阿部和林出于维护陆军的尊严才如此说。
  最后若槻再次起立作了结论性的发言,“我认为如果为了日本自存自卫而不得不开战的话,那么即使预见会战败,甚至会使帝国化为一片焦土也要义无反顾地开战。但倘若仅仅为了追求理想——诸如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确保东亚的稳定势力等等而推行国策,从而进行战争的话那是万分危险的,所以望陛下慎重考虑。
  总而言之,这些曾担任过首相职务的大部分重臣认为,单凭《赫尔备忘录》就立即诉诸战争未免操之过急。尽管如此,东条首相没有丝毫动摇。一直一言不发埋头作记录的木户内大臣意识到“局面已不可收拾”,战争不可避免,天皇的影响已经不起作用,日本的兴废存亡全由神来决定了。
  这一天参谋本部的《机密战争日志》如此写道:“回顾国家兴亡之历史,兴国者均为少壮青年,而亡国者则皆为老人。重臣们那种希望天下太平无事的心理也许是出于无奈。然而皇国之命运决不能托付于若槻、平沼老朽者之流身上。吾人只有子孙后代永不停息地战斗下去。”——此时老酒忽然想起了移山的愚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