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联合舰队司令伊东祐亨和丁汝昌也是多年的老交情。他请在附近观战的英国海军远东舰队司令斐利曼特尔向丁汝昌转交了劝降书。收到劝降书的丁汝昌不为所动,决心死战到底,同时将劝降书电告李鸿章以明心迹。之后丁汝昌曾告家人:“吾身已许国。”
  11日晚,丁汝昌接到了来自烟台“全力冲出”的密电,知道援军已经彻底无望。丁汝昌提议大家合力突围,多数将领表示反对,纷纷散去。当天晚上,万念俱灰的北洋舰队司令官丁汝昌吞鸦片自尽,年59岁。
  早在日军进攻旅顺时,丁汝昌已经被革去尚书衔,摘去顶戴。旅顺陷落后,丁汝昌又被革职暂留本任。在威海布防上,丁汝昌对陆军的战力表示担心,建议做好炸毁陆路海岸炮台的准备,不料这又成为“通敌误国”的罪证,清廷下令将其交刑部治罪。在刘步蟾等将领的通电请愿、李鸿章的极力申辩下,清廷才命令待丁汝昌手头事务结束后解送刑部处置。
  已经是戴罪之身的丁汝昌知道,即使自己能够侥幸活到战后,结局也同样是被处死。早知必死的丁汝昌事先请六名工匠为自己专门打造了一口棺材,还亲自躺进去试试是否舒服,也算是未雨绸缪。死后的丁汝昌仍然受到政敌的大肆攻击,光绪帝下旨“籍没家产”,不许下葬,丁汝昌的子孙辈也被迫流落异乡。直至宣统二年也就是1910年,经载洵及萨镇冰等人力争,清廷才为丁汝昌平反昭雪。1912年,丁汝昌归葬于安徽无为县西乡小鸡山梅花地,终于入土为安。
  北洋舰队一部分洋员及道台牛昶昞等推举“镇远”号继任舰长杨用霖出面与日军接洽投降,被杨用霖严词拒绝。同晚,刘公岛护军统领、李鸿章的外甥张文宣,连同杨用霖相继自杀身亡。杨用霖并没有采取传统吞鸦片的自杀方法。在吟诵完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绝命诗之后,他将长枪对准自己的喉咙,用脚趾抠动扳机,打响了北洋舰队在威海卫作战中的最后一枪。鲜血从鼻孔喷出导致满衣襟全是鲜血,连身后的墙壁上都溅满了血迹,其状惨不忍睹。
  道台牛昶昞会同一些洋员很快假借丁汝昌的名义起草了投降书。2月12日,“广丙”号挂上白旗,在舰长程璧光的带领下前往日军联合舰队旗舰“松岛”号上乞降。
  双方谈完投降事宜之后,牛昶昞还向伊东祐亨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请求。说“广丙”号并不属于北洋水师,人家是广东水师的,只是临时来这里参加演习遇上了这倒霉事。你们是跟北洋水师打仗,人家广东水师也没招你惹你。再说了,你看程舰长大老远跑来投降多不容易,如果没有了军舰回去也没法向领导交代,还望高抬贵手放回该舰吧。老牛的这一番谆谆教导说的伊东祐亨差点笑得哭出来了,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牛道台的请求。
  随后牛昶昞交出了威海卫清军的投降名册:陆军2040人,海军3084人,合计5124人。
  战后牛道台将投降的罪名全部推到自杀的丁汝昌身上,致使丁汝昌蒙冤15年之久。而他自己因隐瞒了事实的真相,只受到轻微的革职处分。
  1894年2月17日,请永远记住这个耻辱的日子。上午10:30,在西方诸多媒体记者的现场目击下,日本联合舰队鸣炮21响,耀武扬威地开进了威海卫军港。北洋海军残余舰船“镇远”、“济远”、“平远”、“广丙”四舰以及“镇东”等6艘炮艇降下了大清黄龙旗,正式被收归联合舰队。大清花费巨资苦心经营21年、号称世界第九的北洋舰队就此烟消云散。
  当天下午16:00,被拆除了武装的练习舰“康济”号点火起航。一片肃穆之中,在舰长萨镇冰的带领下,船尾低垂黄龙旗的“康济”号踉踉跄跄驶出了威海卫军港,前往烟台。“康济”号的甲板上停放着六具棺木,他们是:丁汝昌,刘步蟾,林泰曾,戴宗骞,沈寿昌(济远副舰长),黄祖莲(广丙副舰长)。
  不远处,联合舰队所有各舰降半旗鸣炮致哀。伊东祐亨带领日本联合舰队全体官兵集体向“康济”号上那些已经失去生命、但他们依然十分敬佩的同行们致以军礼。
  逝者长已矣,生者更难受。北洋舰队随后被解散,剩余将领叶祖珪、邱宝仁、林国祥、程璧光、萨镇冰连同牛昶昞全部被革职。
  值得一提的是“康济”号的舰长萨镇冰。被解职之后的萨镇冰回家不久老婆就死了。家计维艰,连两个子女也无法抚养,只好到官绅家庭当塾师挣钱糊口。随后在张之洞推荐下出山,于1903年升任北洋海军统领,1909年出任清朝海军大臣和水师提督。辛亥革命之后,萨镇冰先后担任民国海军总长、海军总司令等重要军职,还曾代理过国务总理。萨镇冰经历了清末、民国与解放初期的各个历史时期,是建国时期第一届政协委员、军委委员。
  1951年,当听到第三次战役中国人民志愿军打进汉城的消息时,93岁的萨镇冰掩面而泣,老泪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