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1.2.9 马关之耻
  1895年1月7日,朝鲜国王李熙率领世子、文武百官参拜汉城宗庙,宣布了“洪范十四条”。其中第一条庄严宣告“割断依附清国虑念,确建独立自主基础”。朝鲜半岛与中华千年之久的宗藩关系就此结束。
  1895年新年一过,清廷的败局已经注定,以光绪帝为首的主战派全部闭上了嘴。无奈之下的清政府只有想办法屈膝求和。
  其实从1894年10月开始,清廷便不断通过欧美列强斡旋向日本求和。掌握朝廷大权的主和派人物慈禧太后和李鸿章从战争一开始就不打算使战争继续下去。平壤战役和大东沟海战相继失败后,1894年9月底,慈禧太后重新起用早已被她罢黜的恭亲王奕(言斤)主持总理衙门。10月初,原来就主张对外国屈服的恭亲王亲自出面请求英、美、俄、德、法共同调停清日战争。由于美、德、俄三国各有各的打算,加上日本的强力拒绝,英国于10月6日提出的调停建议没有获得任何结果。
  1894年11月初,日军侵入辽东,将战火烧入中国国土。清廷十分恐慌其“龙兴之地”遭到兵燹之灾,再次请求美国驻华公使田贝出面调停。由于急于求和,李鸿章在恭亲王的同意下派遣了一个德国人,即担任天津税务司的德璀琳作为自己的代表到日本试探议和的条件。德璀琳到了日本后,日本人以其并非中国大员拒绝和他谈判,同时要求清政府派出真正“具有正式资格的全权委员”。
  其实此时日本也可以说是骑虎难下。虽然战场上连战连捷,但毕竟国力有限。1894年日本的军费开支已经达到国家支出总额的69.31%,1895年的军事开支也达到了国家预算的65.32%。战争带来的巨大消耗进一步加重了日本普通百姓的负担。自1894年底以来,日本不少地方都爆发了农民暴动,社会动荡不安。日本首相伊藤博文亦很重视西方国家的态度,明确反对军部大本营直捣北京的“直隶平原作战计划”,原因我们前面已经讲过。
  旅顺失守之后,慈禧太后害怕日军进犯京津,求和的欲望更加强烈。老太太不顾光绪皇帝的反对,于1895年1月14日正式派户部侍郎张荫桓、湖南巡抚邵友濂为全权大臣赴日求和。当时日本正在猛攻威海卫,军事上的胜利导致日本气焰极为嚣张,觉得使清政府无条件投降的机会还未到来,因此借口这两个人官太小,在广岛将此二人羞辱一番之后驱逐回国。同时,日本首相伊藤博文于1895年2月2日通过清廷代表团中的伍廷芳向清政府提出,和谈可以,只有恭亲王和李鸿章才有资格充当全权代表。1895年2月17日,就在北洋水师全军覆灭的当天,日本又通过美国人向清政府提出,必须以割地、赔款为“议和”之必要条件,否则无需派代表前往日本。
  之前三次求和,其中两次派使被拒,导致清政府惊恐万分,慈禧老太实在是坐不住了。得知日本的要求后,慈禧立刻电召李鸿章速速入京,准备任命他为全权代表赴日议和。之前,李鸿章和丁汝昌一样背着一身的处分。2月13日,朝廷下旨撤销对李鸿章的一切处罚,官复原职,并希望李鸿章能看在时局危恶和朝廷久恩的份上,以社稷为重,不计较个人得失,前往日本和谈。
  早已心力交瘁的李鸿章清楚,在接到慈禧宣召的那一刻起,他已经注定成为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他知道自己想要拒绝承担此项和谈的使命绝无可能,——恭亲王作为皇族绝对是不可能去丢这人的。
  李鸿章当然明白议和这样的大事当然是慈禧说了算,入京以后径直先去找慈禧。慈禧太后虽然昏庸却并不傻,这可不是出风头的时候,她以自己肝气发作导致臂疼、腹泻为借口拒接接见李鸿章及群臣。这还不止,老太太还故意扔出来一句话,“一切遵上旨可也”。这下子将来所有的耻辱和骂名都归傀儡小光绪了,跟她无关。
  慈禧太后称病不出,光绪皇帝只好硬着头皮接见了李鸿章。1895年2月22日,紫禁城乾清宫的气氛比办丧事还肃穆。光绪皇帝黯然而坐,面无表情。左边跪着一群军机大臣,右边跪着李鸿章。李鸿章肯定要有光绪的承诺才敢去。有人提出效仿早年俄国皇帝迁都、最后打败拿破仑的做法,当即遭到激烈反对,被斥责为放弃国家宗庙社稷的逃跑主义。
  最终只剩下割让领土一案。李鸿章坚持不可割地,若议割地立即归国。李鸿章提出:“割地之事,不敢承担,假如赔款,户部恐无此银。”之前连买炮弹都不想给钱的户部尚书翁同龢立即插嘴:“只要不割地,即使多赔点钱,也能凑出来。”靠!当初买舰、配速射炮、买炮弹的时候怎么就没钱呢?花五千块就能堵住的安全漏洞,非要等死人了被罚款50万?郁闷无比的李鸿章立即反将一军,请求管钱的翁同龢老先生一起去日本议和,现场办公。吓得翁同龢面如土色,双手摆的跟黄飞鸿的无影脚一样,当即表示不懂外交,绝对不能“以生手办重事”。
  其后李鸿章又拜会各国公使,乞求干涉,均无结果。李鸿章见割地已成定局,便于3月2日就割地一事上奏皇帝,非要从光绪帝口中得到明确的割地授权不可。光绪帝无奈,只好表示可以授予李鸿章“酌情以商让土地之权”。
  李鸿章出发前向朝廷提议,为减轻和回避战败国在媾和中的不利地位,防止日本漫天要价,清国需要联合美、英、法、德、俄、意等列强干涉和谈,对日本施加压力。此举虽然系引狼入室之举,但面对清国当前的最大利益,已经没有其他可以选择的良策。
  1895年3月13日,大清国钦差头等大臣、太子太傅、文华殿大学士、北洋通商大臣、直隶总督、一等肃毅伯爵,时年73岁高龄的李鸿章以美国前任国务卿科士达为顾问,率100多名随从乘坐德国商船“公义”号、“礼裕”号从天津大沽港出发,悲壮出航东瀛。
  3月19日,经过五昼夜海上奔波的李鸿章一行到达马关,下榻引接寺。会谈的地点选在了“春帆楼”,这是马关最有名的一家日本料理旅馆,以烹调河豚名闻天下。不过看名字咋看咋像韦小宝他妈上班那地儿。
  3月20日,宾主双方进行了第一次会见。中方是全权大臣李鸿章,还有李鸿章的养子(也是侄子)参议官李经方,日方参加谈判的是首相伊藤博文和外相陆奥宗光,双方都是明争暗斗多年的老熟人了。握手寒暄互致亲切问候之后,李鸿章即席发表重要讲话。长篇大论的文言文十分拗口,概括起来有以下三点:
  第一,诚挚恭贺日本改革开放取得的伟大成就。
  第二,日本的成功将对中国今后的改革起到积极的促进和榜样作用。
  第三,咱们都是黄种人,东亚兄弟,要团结起来共同对付西洋鬼子。
  李鸿章与曾国藩、左宗棠、张之洞并称为“中兴四大名臣”,这个我确信。据说还与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美国总统格兰特一起被称为十九世纪世界最杰出的三大政治家,这个我有点不信。但是不止五个以上的版本都这样说,我也只好信了。看上边这三条,李鸿章那也真不是浪得虚名。打了败仗还能把话说得如此气宇轩昂,不愧为“老姜”也。对面坐的要是我的话,听了这么动听的赞美诗,估计都要感动得站起来握手表示感谢了。可惜的是,对面坐的不是我,而是同样老奸巨猾的伊藤博文。
  从1895年3月21日到24日双方进行了前三轮谈判。当时北洋水师虽全军覆没,但辽东战场激战正酣。日本在谈判前的3月16日成立了所谓“征清大都督府”,以陆军参谋总长小松彰仁亲王为大都督,准备进驻旅顺指挥“直隶平原作战”,直捣北京。李鸿章要求议和之前先行停战,日方提出占领天津、大沽、山海关三地为“地质”,驻军军费由大清支付。在24日的第三轮会谈中,李鸿章向日方索要具体议和条款,伊藤只是说下星期给你。就在头一天,也就是3月23日,日本舰队已经占领了澎湖列岛。日本军事上威胁、外交上讹诈的火候可谓把握得炉火纯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