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野村和来栖显得有点尴尬,只好傻傻地站在那里。愣了一会还是野村先开了口:“本来我国政府训令我于下午13时递交这一文件的,可是由于电报的译读工作超过了原来估计的时间,以致推迟到现在才前来拜访,非常抱歉。”说完野村向赫尔递交了日本政府的最后通牒,也就是全部十四部分的电文。
  赫尔冷冷地质问道:“为什么要把递交的时间规定为下午13时?”
  野村回答说:“我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只是按照政府的训令行事而已。”
  赫尔对野村递交给他的文件装出一副匆匆看了一遍的样子,——其实文件的内容他早已了然于胸,但表面上他没有做出任何流露。
  赫尔看了两三页的时候就开始发问:“这个文件是根据政府的训令递交的吗?”
  野村:“是的。”
  看完所有文件之后,赫尔抬起头直盯着野村,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想直截了当地告诉你,我在过去同你进行的历时九个月的谈判中,从未说过一句谎话,这一点只要查看一下会议记录就会一清二楚。在我五十年的公职生涯中,我从未见过这样一份厚颜无耻、充满虚伪和狡辩的文件。”稍作停顿后赫尔补充道,“到目前为止,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星球上竟有如此牵强附会和说出如此多谎言的国家!”
  野村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赫尔挥挥手表示不想再听他的任何话,并轻蔑地抬抬下巴指向门口,示意他们可以走了。野村尴尬地走到赫尔面前说了声“再见”,并把手伸了出来,这次国务卿与他们握了手。之后两位大使狼狈走出了赫尔的办公室。野村的步伐虽然坚决但眼里却含着泪水,来栖跟在他的身后一言未发、表情肃穆。
  两位“三郎”的谦卑与日本人袭击珍珠港的行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且成了美国人茶余饭后的开心谈资。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当他们提交书面信函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的军队已经袭击了珍珠港。走到院子里的时候,野村听到赫尔在办公室里用他那田纳西州的山地土话怒骂道:“无赖,该死!”
  后来野村在回忆录中写道,“那是我一生受过的最大侮辱”。
  美国人斥责日本对珍珠港是偷袭,是不宣而战,是谋杀。日本人说不是偷袭,是奇袭,是“合法的自卫”。战后在接受审判时美国检察官问东条首相,“日本袭击珍珠港是在递送宣战照会之前,这不是战争而是谋杀,你同意不同意?”东条回答:“不,我绝不同意,我认为这是在面临挑战时的合法自卫。”至于宣战照会没有在炸弹落下前送达美方,东条说这不过是日本人犯下的“一个诚实的错误”而已。
  据联合舰队的参谋们回忆说,12月8日早晨在接到奇袭珍珠港成功的消息后,山本长官立即询问“最后通告该是在攻击开始之前送到的吧”。可是没过多久美国广播说“珍珠港遭到了卑鄙的偷袭”。山本长官认为给美国人的通告肯定是在攻击之前送达的,美国广播拼命谴责说是偷袭不过是敌人的故意宣传而已,但他还是为此深感不安。有人说山本直到战死都不知道通知送迟这一事实,老酒对此不能相信。此时离山本战死还有一年半的时间,山本战死之前野村和来栖就已经被交换回国。如此重大的事情可能会隐瞒不告诉老百姓,但是对此极度关注的山本肯定会知道的。老酒不相信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说山本死都不知道这事的那个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骗子,他就是第一攻击波的队长渊田美津雄。
  周末同样是美国职业橄榄球联赛进入本赛季的最后一天。在华盛顿的大型橄榄球球场里,27000名观众正在观看主队“红皮肤”队与费城“老鹰”队的决赛,此时主队以20:14领先。就在这关键时刻球场的广播突然响了,喇叭里传出急促的声音,“请布兰迪将军速回办公室报到。”紧接着类似的通知连续不断地响起,要求驻菲律宾的相关人员、记者、警察和军官陆续回办公室报到。离开球场的人越来越多,一切预示着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正在球场里回味上半场球赛精彩场面的美国联邦调查局副局长爱德华忽然被要求速速赶回局里,他需要到办公室接听三方专线电话。电话一头是他的上司胡佛局长,他此时正在纽约度假,第三方是驻夏威夷的联邦调查局负责人希巴斯。胡佛和爱德华同时听着希巴斯的现场直播,“日军轰炸了珍珠港海军基地”。
  15时刚过不久,哥伦比亚广播电台著名播音员约翰.迪利开始播报:“现在我们打断一下正常的节目,为广大听众播报一个特殊的公告:日本海军已经袭击了我们的珍珠港。”
  美国各电台的节目陆续中断播出,用以简短发表夏威夷和菲律宾被空袭的消息。报幕员打断了纽约交响乐团正在芝加哥举行的音乐会,由于过度紧张他表现失常,接连两次把“演出”说成了“交响乐”。绝大部分人都惊呆了,但恐慌的局面并没有出现。街上那些互不相识的人们开始以一种全新的亲情相互对视,国家灾难超越了个人问题。除了极少数人外,一亿三千万美国人在听到消息的那一刻已经下定了决心,那就是团结一致迎接这场被动参与的战争。
  在华盛顿,美国海军航行局局长切斯特.威廉.尼米兹海军少将正在自己的寓所安度周末,同他在一起的除了夫人之外还有他的两个女儿和儿媳。午餐之后,他们照例坐下来阅读书报和欣赏音乐。15:00,将军打开了收音机,准备收听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广播的阿图尔.罗德津斯基指挥的纽约交响乐团的音乐节目。节目刚刚开始就突然中断,广播了一个日本轰炸珍珠港的紧急公告。
  尼米兹少将马上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当他刚穿上大衣时电话铃就响了。他的助手约翰.谢弗罗斯海军上校告诉他要他马上去海军部。走出家门时尼米兹对夫人说:“只有上帝知道,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此时的他绝对想不到,他将得到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官这一举世瞩目的特殊岗位,也将很快登上其职业军人生涯的最顶峰,并成为终结这场战争的关键人物。
  在美国南方的德克萨斯,一名已经五十一岁的陆军准将由于刚刚结束了几周的野外训练和演习已经疲惫不堪。这么大年纪了还是个蹩脚的准将——放在中国那就是大校——说是将官都有点勉强,看来这辈子基本又算完蛋了。就在他回到家中准备躺下美美睡一觉的时候,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使他以军人特有的敏感反应从床上忽地跳了起来。接完电话后准将立即拿起了刚刚脱下的军装,边穿边迅速奔向家门,同时对着妻子大叫道:“你不用等我,我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回来了。”这个准将如果将来我们有时间讨论欧战时肯定是主角,他就是未来欧洲战场盟军最高司令官德怀特.戴维.艾森豪威尔。——没有战争,已年过半百的尼米兹和艾森豪威尔最终可能连中将都混不上,更别提最高的五星上将了。艾森豪威尔最后竟然还当了总统。
  受感染的不仅仅只有军人。在圣安东尼奥,一对年轻的夫妇正为了一点家庭琐事在歇斯底里地争吵,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播送的战争消息让两个人一下子惊呆了。他们放弃了纠缠,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刹那间和好如初。
  在南达科他州的匹兹堡,孤立主义参议员杰拉尔德正在出席全美的一次大型集会,向在场的2500名孤立主义分子宣讲美国为什么必须远离战争。一位通信员给他递上了一张纸条,上边写着珍珠港遭到袭击的消息。这家伙看了纸条后立即终止了演讲,夹起皮包下台径直扬长而去。
  孤立主义者领袖、参议员奈伊同时也在进行着一场演说,主题是反对美国对日采取强硬措施,演说还未完毕就传来珍珠港遭袭的消息,他的演说同样中途结束。后来美国的史学家一般以奈伊的这次演说作为美国参战前孤立主义者的最后一次表演。
  同样在华盛顿,孤立主义领袖、密歇根州参议员阿瑟.温伯格正在自己的卧室忙着从报纸上剪辑有关他提议让美国远离战争的报导,以此来鼓舞自己持之不懈地反对战争,这时候他从广播里得到了珍珠港遭到袭击的消息。他立即拿起话筒拨通了白宫的号码。温伯格告诉总统,“从现在开始,我坚决赞成美国立即尽快地投入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