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谢谢师兄的理解。
  关键是现在记忆力不行,眼也花,比如那段胡佛、爱德华接听三方电话:
  这个资料里只说他们和联邦调查局夏威夷地区的负责人通话,师弟依稀记得在哪里看到过这个负责人出现过,但又记不得是哪本书,只好四处去查。
  翻了一个多小时才找到这货,原来叫希巴斯。
  是在吉川猛夫的回忆录《潜伏珍珠港》一书里。

  师兄好。
  其实源田实后来到美国也受到了美国人的欢迎。
  还有,兰菲尔战后到日本也受到山本遗孀礼子的欢迎和祝贺。兰菲儿就是当时公认为猎杀山本五十六的美军战斗机飞行员。事实上后来发现射杀山本的是巴伯。
  记得一个欧洲的故事,具体细节和人名这会没查到。意大利海军的两名士兵潜入英国埃及的亚历山大港炸沉了英国的一艘战列舰,一名士兵还侥幸逃到了己方的一个间谍家中,不想这个间谍是双面的,还是把这个意大利水兵交给了英国人。
  一般的理解应该是先吊起来打你个皮开肉绽,可是英国海军很佩服这名意大利士兵的英勇,不但未加虐待还待若上宾。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人性吧。
  欢迎师兄们来讨论、补充。

  (正文)
  珍珠港遭到袭击的消息像飓风一般迅速传播开来,在随后的几个小时之内,白宫的电话交换台忙得不可开交。一众国会议员和“美国第一委员会”的主要成员们纷纷打来电话,坚决支持罗斯福总统立即发起对日本人的战争。
  大街上到处都是簇拥的人群,但他们没有慌乱也不喧闹,只是静静地走来走去。一位女士后来回忆说,当得知战争已经无可避免之后,不知道为了什么自己的双腿本能地拖着她走向了白宫,因为那里有他们的总统。尽管路程很远,但途中她一直都没停下来,也一点都没有感觉累。
  下午15:00,罗斯福和他的高级军事顾问们召开了紧急会议,在商讨对策的同时发布了一系列紧急命令。总统下令美国各军事基地、军工厂、主要桥梁甚至日本大使馆和各领事馆都成为重点的保护目标,联邦调查局开始围捕蓄意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的日本侨民,所有的私人飞机被勒令停飞,所有业余无线电爱好者禁止发报,新闻检查制度第一时间内也迅速建立起来。
  美国国内和国外的所有武装军队全部按要求进入紧急戒严状态。尽管此时美国的正规陆军部队保持了和平时期的二十一万人,加上即将服役的有近五十万人,但是他们训练不足,装备低劣。在最近的演习中许多士兵使用的是假来复枪,很多人已经习惯于投掷鸡蛋而不是手雷,平时炮火训练使用的也是木制的加农炮,进驻华盛顿关键区域的官兵头顶上戴的还是一战时用剩的钢盔。
  在日本人最可能入侵的西海岸,高射炮连正在匆忙进入好莱坞山、长滩和西雅图的阵地,波音和道格拉斯这两家大型飞机制造厂眼下成了敌人轰炸机最可能偷袭的目标,他们成为重点保护的对象。手持铁叉、肩扛猎枪的农民在荒凉的普吉特海滩上巡逻,准备随时粉碎那些登陆的日本人。有一位警察报告,一架国籍不明的飞机正在侦察圣何塞以西的沿海,于是从洛杉矶到旧金山全部拉响了防空警报。负责西部地区防务的威廉.瑞安将军信誓旦旦地说,“可以断定,这架飞机是从一艘航空母舰上起飞的”,但是,“他们被我们勇敢的战斗机给吓跑了”。
  战争的突然来临给美国民众心理上造成了极度恐慌。陆军部担心日本人用航空母舰攻击巴拿马运河的水闸,或者加利福尼亚沿海的飞机制造厂。一名紧张过度的政府官员不停地给白宫打电话,强烈要求政府不要在西海岸组织防御了,因为日本人很快就会登陆。一旦他们踏上了美国的国土我们肯定是守不住的,要尽快往后退在洛基山一线构筑防御阵线。在马萨诸塞州的很多地方,一些民兵开始给猎枪上油,民众也开始储存食物。这些普通的民众当然不会明白,日本连登陆珍珠港的兵力都远远不够,更别说在美国西海岸登陆了。
  很多人都在担心罗斯福总统的安全。总统的保镖队长雷利接到了财政部长亨利.摩根索打来的电话,“尽快把总统随行的联邦特工人员增加两倍”。雷利刚刚放下电话十秒钟后铃声又响了,还是刚才的摩根索,“刚才我说错了,你给我听着,不是两倍是四倍,我再次强调是四倍”。到处都是风声鹤唳,到处都是草木皆兵,到处都是严峻的面孔。白宫的护栏内外布满了宪兵队和岗哨。由于人员不足,白宫警察得到了首都警察的增援。特工人员将闲杂人等赶离附近的公共场所,连白宫的屋顶上都架上了机关枪。
  为了预防白宫在遭到袭击后能够尽快地得到增援,陆军部下令工兵部队将许多推土机和大型机械设备运送到白宫附近,发动机要一直处于启动状态,已备在遭到空袭时能够尽快救援。听说日本人的细菌武器那是相当地厉害,大家给罗斯福总统的轮椅上也挂上了防毒面具。罗斯福拒绝了军方提出的把白宫涂成黑色的建议,那不成黑宫了吗?——军方担心白宫的颜色在晚上会成为日本舰载机的进攻目标。不过罗斯福还是接受了在晚上实施灯火管制的建议,很快白宫的六十间房子和二十间浴室都挂上了厚厚的窗帘。
  虽然美国政府和军方高层非常清醒地认识到日本的空袭和入侵不大可能发生,但夜间灯火管制和防毒面具的分配仍然在进行。财政部长摩根索甚至向总统呼吁,在宾夕法尼亚大道上布置陆军的坦克装甲部队,他的这一极端蹩脚的建议没有被罗斯福总统采纳。
  此前不久,美国的一些观察家在看到一船船废钢铁、石油和其他战略物资运往日本时曾经作出预言,将来总有一天这些东西会变成日本人的炸弹从美国人的头上落下来。现在事实证明,这些观察家的预言无比正确。阿肯色州的《新闻报》用这样一句简捷的话来表达美国人的愤怒:“现在可以看出,日本是一个最对不起我们的顾客。”——他们被自己养的狗咬伤了自己的手。
  纽约市市长菲奥雷洛.拉瓜迪亚决心保护曼哈顿“免遭珍珠港式的突然袭击”,他发表讲话进行民防大动员。警察局将日本人和其他轴心国的人集中在一起,用渡船送到港口对岸的埃利斯岛上看管起来。在时代广场图片新闻橱窗的前面,身着制服的水兵在气字轩昂地向围上来的听众发表讲演:“不要害怕日本人,我们很快就会打败他们。”他们的话显然没有几个人相信。
  此时在12月4日驶离纽约的一艘货船上,一名代号为“三轮车”的双重间谍杜斯科.波波夫听到船长哭丧着脸宣告珍珠港遭到攻击时十分得意。早在秋天他就曾把一份有关日本人将袭击珍珠港的情报交给了联邦调查局,尽管胡佛局长因为他的糜烂生活耻于接见他,这份计划是他从德国人那儿弄到的。波波夫认为美国人肯定已经根据他所提供的情报做好了一切防范措施,日本人肯定在偷袭中吃了大亏。他自豪地在日记里写道,“这正是我一直等待的消息。我难以用言语消除旅客们的紧张情绪,但我相信美国舰队肯定已经赢得了对日本人的伟大胜利,我为我能够在四个月前就给美国人发去警报而感到非常、非常地骄傲。日本人肯定会受到迎头痛击!我在甲板上踱步。不,不是踱步,而是欢快地在跑动。”可笑的是,波波夫还不知道取得“伟大”胜利的恰恰是日本人。
  一个密码破译专家在得到珍珠港被袭的消息后气愤地在自己的家里来回踱步,自言自语地不停说:“他们早就知道的,他们早就知道的,他们早就知道的啊!”他说的他们当然是指美国的那些高层人士。这个密码专家就是“魔术”系统的破译者威廉.弗里德曼中校。
  大约下午18时40分,罗斯福打电话给财政部长摩根索,说要在晚上8时30分召开内阁会议。摩根索向总统报告,“我们今晚就派人接管所有日本银行及商业公司,禁止日本人再进去。”
  “很好。”罗斯福回答道。
  朦胧的月色笼罩着白宫,大约一千多名民众聚集在宾夕法尼亚大道,然后穿过拉菲特帕克街观看众多的内阁成员和国会议员陆续进入白宫。人群中有人开始唱歌,随后就有更多的声音加入进来,最后所有的人都在引吭高歌。歌声在白宫的四周经久不息,他们唱的是《上帝保佑美利坚》和《星条旗永不落》。
  晚上20:30分,罗斯福在白宫召开了临时紧急内阁会议,参加会议的人中只有霍普金斯不是内阁成员。内阁成员们在罗斯福的办公桌前围坐成半圆形。面色苍白的诺克斯对史汀生耳语道,“我们已经损失了七艘战舰,还损失了很多架飞机。天哪,他们很多是还没有飞起来就被击毁在地面上的”。司法部长弗兰西斯.比德尔后来回忆道:“总统显然深为震惊,我从未见过他如此严肃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