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1891年5月31日上午10:00,西伯利亚铁路开工和宗教祈祷仪式在俄国远东重镇海参崴正式举行。头缠纱布的尼古拉皇太子为这条铁路打下了第一颗道钉,并亲手倒空了第一辆装满石渣的手推车。
  西伯利亚铁路总长9288公里,是世界上最长最壮观的铁路,没有之一。铁路纵贯欧亚大陆,欧洲的起点是莫斯科,途中穿过辽阔的松树林、跨过了乌拉尔山脉、穿越了西伯利亚冻土带最终抵达太平洋彼岸的海参崴。这条跨越了8个时区和16条欧亚河流的大动脉被称为俄罗斯的“脊柱”。
  西伯利亚铁路建筑施工时间长达13年。之前华工因为修建美国太平洋中央铁路出了名,俄国多次派人在中国的河南、山东及东北招募工人,铁路东段的桥梁和隧道工程基本都是华人完成的。铁路的修建对当时的远东包括日本和中国都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当时的沙俄一直觊觎朝鲜和中国的满洲地区。对于东方人而言,通过冰冷的铁轨往西方望去,北极熊那毛茸茸的黑影已经渐渐变大乃至清晰可见。
  西伯利亚大铁路给俄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在火车的轰鸣声中,原本荒无人烟的西伯利亚迅速繁荣起来。第一个变化就是人口的迅速增长。1863年西伯利亚人口仅为286万人,到1914年已达962万人。大量移民的到来有效地缓解了西伯利亚地区劳动力严重匮乏的状况。随着人口的迅速增长,在铁路沿线两侧众多的城市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随后就有了甲午战争,接着就有了俄国牵头组织的“三国干涉还辽”。历史无数次证明,这样的卖力表现之后往往包藏着更大的祸心。因干涉还辽“有功”,俄国迅速获得了清政府的“芳心”。1896年6月,脸上还带着枪伤痕迹的李鸿章作为大清钦差头等大臣出使莫斯科,参加脸上同样带着刀伤痕迹的尼古拉二世加冕仪式,——枪伤和刀伤都拜日本所赐。赴俄期间,李鸿章秘密和俄国财政大臣维特、外交大臣罗巴诺夫共同签订了《御敌互相援助条约》,简称《中俄密约》。条约规定如果日本侵占俄国远东或中国、朝鲜领土,中俄两国应该以全部海、陆军互相援助。条约有效期为15年。
  初看起来这俄国人真是大公无私呀,堪称白求恩的祖先。可接着条件就来了,俄国提出:为了便于运输军队,俄国要在中国境内修建一条通过黑龙江和吉林到海参崴的铁路,作为西伯利亚大铁路的支线,命名为东清铁路(后又称中东铁路)。1898年东清铁路动工修建,俄国中东铁路工程局进驻松江平原上的香坊田家烧锅,这里后来成为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的交点,最后名字叫哈尔滨。
  传闻俄国人为此还给了李鸿章300万金卢布的贿赂,后来证明纯属子虚乌有。俄国财政大臣维特在后来的个人回忆录中对此事给予了否认。我感觉作为俄国名臣的维特不至于为此事说谎。
  事实上李鸿章确实是带了200万金卢布回来的。为了给大清一点甜头,沙俄慷慨地承诺东清铁路的收益要给清政府分红,无论盈亏每年分红25万,先给200万压住心慌再说。李鸿章的200万就是这么来的,估计这也是清政府第一次从列强那里往回拿钱吧。
  1897年11月,德国抢占胶州湾。一个月后,1897年12月15日,来自海参崴的俄罗斯太平洋舰队以德国人同样的方式驶入大连和旅顺口。俄国人进驻的理由体现了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由于之前德国人对胶州湾的行动,作为好朋友,俄国人有义务协助清政府保护其领土。此举让俄国在远东取得了梦寐以求的常年不冻港,自彼得大帝以来俄国人几百年的梦想终于成为现实。
  说了半天,我们忘记了夹在中间的朝鲜。甲午战争和之后的“三国干涉还辽”让朝鲜发现,日本打败了大清证明比大清牛,俄国人就没打吆喝吆喝日本人就下了软蛋,看来俄国人更牛。因此朝鲜采取了日益亲俄的对外政策。当时朝鲜实际上是国王李熙的闵妃在掌权。在闵妃的支持下,俄国先后在朝鲜开办银行、派遣军事顾问和财政顾问等,这当然引起了日本的不满。在日本的授意下,1895年10月8日,朝鲜爆发“乙未事变”,有日本背后支持的暴乱分子冲进皇宫砍死闵妃并焚烧尸体,之后亲日政府很快组建。朝鲜国王逃入俄国驻朝使馆避难。
  当时大清早已没有了在朝鲜发言的机会,在这一舞台上唱戏的主角变成了俄国和日本。“乙未事变”之后俄国与日本达成了妥协,约定两国一致对朝鲜进行改革,俄国取得了在朝鲜驻军的权利。这和甲午战争之前的情形有几分类似,只是大清国变成了俄国。说实在话,那时候的朝鲜几乎还属于蛮荒之地。随后由于俄国将注意力逐渐移向油水更大的满洲地区,日本实际上控制了朝鲜。
  1900年,中国爆发了义和团运动。慈禧老太一怒之下,创世界记录地对所有与中国建交的国家宣战,给了列强入侵中国的大好借口。俄、德、英、美、法、意、奥、日8个国家互相勾结,决定出兵镇压。8月初,八国联军进犯北京,是为“庚子事变”。
  北京那边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借此机会,俄国以镇压东北义和团运动为名征调16万大军分六路入侵满洲,沙皇尼古拉二世亲任远征军司令。陆军大臣库罗帕特金公然叫嚷:“我们将把满洲变成第二个布哈拉。”当时清廷京畿危急,根本顾不了东北,东北仅有的9万余兵力也根本无法抵挡沙俄的进攻。1900年8月3日,俄军占领哈尔滨,8月29日占领齐齐哈尔,9月22日占领吉林,10月1日占领沈阳,10月4日占领锦州。10月6日,各路俄军在铁岭会师。至此东北三省全部为俄军所控制,11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沦丧敌手。
  相比起日本人的凶残,俄国人一点都不逊色,著名的“海兰泡惨案”和“江东六十四屯惨案”即发生在这一时期。
  八国联军撤出北京后,占领中国东北的俄军却赖着不走,图谋永远独霸我东北,实现其所谓“黄俄罗斯计划”。这一举动立即引起了国际社会的一致反对。日本、英国、美国、德国、意大利、奥匈帝国先后提出“正义抗议”,发出照会要求清政府不得单独与俄国达成协议。最激动的毫无疑问是日本,他们慷慨地承诺:日本将在任何情况下帮助清政府促使俄军“及时、全部”地撤出满洲。这次俄国确实太过分,连盟友法国也对俄国的举动表示不满,提出如果俄国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话,将削减甚至取消对俄国的贷款。
  沙皇俄国可谓众叛亲离,四面楚歌。1902年4月8日,沙皇政府不得不与清政府签订《交收东三省条约》,同意分三期从东北撤兵,1年半撤完。说的一套做的又是一套,就在撤兵期间的1903年8月,俄国又悍然成立以旅顺为中心的远东总督区,任命阿列克塞耶夫为总督,接着又重占奉天。俄国甚至声称不惜为此一战,摆出一副独占中国东北的架势,其矛头无疑主要是针对日本。
  欧洲另一强国德国也有自己的如意算盘。德皇威廉二世(也是尼古拉二世的表哥)试图通过让俄国对外战争来削弱俄国的实力,于是开始暗中唆使日本对俄国开战,通过日俄之间的争斗迫使俄国调开德俄边境的军队,间接削弱俄法同盟对德国的压力,也就是所谓的“引祸水外流”。纯粹两面派的德国同时积极怂恿沙俄对日本强硬。在一次与尼古拉二世的会晤之后,威廉二世甚至在乘坐的皇家御船上打出了一条挑衅性的标语:“大西洋上的海军上将向太平洋上的海军上将致敬。”
  素来与俄国不睦的英国由于在之前的布尔战争中元气大伤,也想借助日本的力量遏制俄国在远东的扩张。一贯骄傲自大的英国竟然愿意折节下交,主动提出与日本结成同盟。1901年7月15日,英国首相索尔兹伯里伯爵在伦敦向日本驻英国公使林董提出了两国结盟的建议。对于日本来说,能攀上这样的富亲戚当然是求之不得,一个愿娶一个愿嫁,按道理这样的事情应该像西门庆遇上潘金莲,一拍即合。
  事实上日英同盟并没有马上达成,阻力不是来自英国竟然来自于日本。领头反对的就是一贯亲俄的伊藤博文。伊藤清楚,与英国结盟就预示着同俄国开战,——就像将来与德国的同盟就预示着与英美为敌一样。伊藤不愿意日本被英国人当枪使。为了缓和与沙俄的矛盾,1901年11月,伊藤博文决定亲赴俄国进行斡旋。
  此时的伊藤虽然已不再是日本首相,但仍然具有强大的影响力。远赴俄国的伊藤受到了近乎耻辱的冷遇,在宾馆里住了整整一个月都没人搭理他。在终于见到俄国外交大臣拉姆斯多夫后,伊藤提出,以承认俄国在满洲控制权的同时,换回俄国对日本控制朝鲜的承诺。拉姆斯多夫很爽快地回答了“不”。俄国人说,满洲是我的毫无疑问,但朝鲜也不是你的。最后拉姆斯多夫强调,俄国永远都不会让日本吞并朝鲜。
  伊藤听完这些话后沉默良久,黯然回国,从此不再反对日英结盟。1902年1月30日,英国外交大臣兰斯多恩和日本驻英大使林董签订了《英日同盟条约》。条约的核心内容是:当英国和日本分别对第三国作战时,另一方保持中立。如果有第三方加入对手的阵营,则中立者参战。说白了英国人就是说,日本你放心和俄国打,我旁边看着。如果法国参战,我打法国。条约的有效期是五年,也就是说,日本必须在1907年之前完成和俄国的战争。
  条约签署的当天,日本全国进行了大规模的提灯游行,举国庆贺。用日本大文豪夏目漱石的话来形容就是:“高兴得就像是一个穷孩子被过继给了一个大财主当养子似的。”
  当时虽然美国的经济实力已经超过了英国,但在世人眼中还不过是土老帽、暴发户而已。自1899年提出“门户开放”政策以来,美国也曾几度想插足中国东北,都被俄国野蛮地拒之门外。为了打破俄国对满洲的垄断地位,美国政府已经悄然地站在了日本和英国一边。有了英国和美国的支持,日本至少有了一条保证,那就是不用再担心像在甲午战争之后那样,辛辛苦苦抢来的“胜利果实”被更大的强盗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