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驻新加坡的英国皇家空军指挥官估计,日本陆海军在马来亚战区可以调动的飞机约722架。由于皇家空军至少具有“以一敌二”的技术优势,因此在马来亚地区部署336架飞机就足够了。事实上到了战前,马来亚和新加坡的英国飞机只有可怜的158架,还大都是落后的机型。其中包括美制“布鲁克斯水牛式”战斗机60 架,这种机型在美国早已被淘汰。其余还有“布林海姆”轻型轰炸机47架,“毕尔德毕斯特”鱼雷攻击机24架、“哈得逊”式轰炸机24架、“卡塔琳娜”式水上飞机3架。这些飞机的飞行成绩很差,就象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飞行员一样,他们只能靠勇敢来弥补战斗训练的不足。这些飞机与日军的“隼式”、“零式”相比,在航程、机动性、速度等方面都存在着至少百分之二十以上的差距,能够强于日本人的唯一指标是油耗较低,这只有在长途奔袭时才能体现。他们对日军战机的主要性能指标一无所知。后来当那些英国飞行员在战斗中遭遇到鬼魅一般的零式战斗机时,他们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这些飞机要么是日本人从德国人那里买来的,要么是德国工程师为日本人设计的。尽管英国人也是咱们的盟军,但是在这里老酒还是忍不住要狠狠鄙视他们一下。自古以来轻视对手的人鲜有好下场,他们必须为自己的盲目高傲付出血的代价。
  “把‘超级喷火式’和‘飓风式’留在英国吧,马来亚有‘水牛式’就足够了。”刚刚就任远东司令官的空军上将布鲁克-波帕姆爵士在抵达新加坡时就如此骄傲地宣称。这位参加过一战的老飞行员以为,他的四个印度步兵旅和从上海撤出的两营英军足以守卫新加坡和马来亚漫长的海岸线。马来亚陆军司令邦德少将和他差不多一样愚蠢,竟然在新近抵达的前驻东京使馆武官叙述日本陆军如何富有战斗力时,叫他不要“给大伙泼冷水”,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邦德赞同西方流行的观点,日本人是毫无希望、目光短浅的战斗者。邦德说:“只管相信我的话好了,他们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
  1941年5月,由于意识到远东越来越大的威胁,伦敦撤掉了傲慢自信的邦德少将,以忠于职守但缺乏创见的帕西瓦尔中将取而代之。新司令官很快得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结论:他的部队力量太弱,守不住一条并非是象征性的防线——甚至连海军部估计的舰队抵达远东所需的六个月时间内也守不住。
  帕西瓦尔提出,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增兵。但大英帝国的部队正在陆续被调往北非,抵抗那个天才将领隆美尔的疯狂进攻。帕西瓦尔被告知,不可能满足他提出的增派三十个步兵营和两个坦克团的最低要求,因为这些要求“远远超出了可能的范围”。
  新、马部队中勉强说得过去的只有陆军,但这也仅仅体现在数字上。这些部队包括:刘易斯?希斯中将的英印第三军,下辖英印第九师和第十一师,戈登?贝内特少将的澳大利亚军陆军第八师(欠一个旅,也就是上节提到的驻拉包尔和莫尔兹比港的那三个营)。其余还有英印第二十八旅、第四十四旅、第四十五旅、第五十三旅、第五十四旅以及马来亚义勇军的两个旅,总计兵力约88600人。其中英军19600人、澳军15200人、印度军37000人、马来军16800人。
  说伦敦真派不出兵也不完全对。后来眼看连新加坡都守不住了,英军统帅部在战役进程中又开始陆续向远东增兵,总计派出了陆军45000万人和飞机141架。那些通过添油战术派去的部队大部分进了日军的战俘营,很多人后来都到泰国和缅甸去当了修铁路工人。
  看起来也真不算很少,但是在人数最多的英印军中,几乎所有营级以上军官都由英国人担任,那些印度士兵对他们的上级普遍缺乏信任,官兵矛盾非常突出。往往是日军这边炮火一响,那边那些阿三看没看见人就旋风般转身逃跑,少数英国军官拉都拉不住。加上很多印度兵认为,这里是马来亚,跟自己的家乡印度没有半毛钱关系,打起仗来也不可能多用心。按这样说那些马来亚义勇军倒是在保卫家乡应该出死力,但事实上他们跟“义”和“勇”都沾不上边,很多人早已厌倦了白种人的统治。对于他们来说,至少同为黄种人的日本人看起来还顺眼一点。这些士兵普遍缺乏严格的军事训练,根本不是那些久经战阵的日军士兵的对手。部队的装备也不行,所有100毫米以上的重炮都部署在新加坡,马来半岛上一门都没有。更让人吃惊的是,全部英军竟然没有一辆坦克,时光似乎倒退到了一战以前。因为有英国专家称,坦克不适应在这样的地形作战。看来专家害死人也不是最近才开始的。
  要说英军还应具有一项天然优势,那就是马来半岛上绵延千里的热带丛林。要知道日军侵华战争并不是在丛林中作战,日本本土也从未进行过丛林战。然而日军在战役之前进行了大量有针对性的训练,这从后来的实战中就能明显看出来。而坐镇主场的英军却从未进行过类似训练。战后一位英国历史学家曾如此自嘲说:“丛林出卖了英国人。他们占领这里八十多年了,但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丛林还能够用于战争。”
  根据英国陆军部的最新测算,如果一支两万到六万的日军在泰国登陆向南攻击前进的话,海军支援舰队可以在23天内从本土赶来,配合守军将日本人赶入大海。但如果日军登陆兵力达到六万到十万时,那么来自本土的舰队就必须在19天内赶到远东配合陆军作战。为了给援军的到来争取宽裕的时间,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一旦日军进驻泰国,显示出进攻马来亚的迹象,则位于泰马边界的英军迅速前出,占领泰国境内的一些军事要点形成新的防线。换句话说就是将防线前移,给未来作战留出更大的防御纵深。就马来半岛的地形而言,泰国境内的最佳登陆地点就是马来半岛东岸泰马边境北部不远处的宋卡和北大年。英军最初计划向前推进的位置有三条:
  A线:就是最南面的宋卡和北大年。这条防线约需陆军十七个营,优点是交通补给便利,驻宋卡和北大年的泰国空军很难给英军制造麻烦。但缺点是离马来亚太近,一旦防线失守,日军很快就将突入马来亚境内。
  B线:是从北大年和宋卡北移的万伦地区。守卫这条线约需陆军两个师,优点是可以为宋卡和北大年赢得更大的防御纵深。缺点是需要兵力较多,补给线较长。
  C线:克拉地峡以北的春蓬地区。防守这条线难度最大,约需陆军四个师。但优点更加明显,一旦完成就可以将马来亚和驻缅甸的英军连成一片。克拉地峡易守难攻,日本人要想通过绝非易事,这样就可以将敌军拖入对己方有利的山地攻坚战。
  可以看出C线才该是上上之选。但是没办法,英军根本没有那么多的兵力。到哪里去给你找四个师?别说四个师,就连那十七个营都没有。连战前仓促配属给香港的那两个营都是死乞白赖问人家加拿大讨来的。所以说来说去只能选择效果最差的A线,兵力也只能从现有守军中抽调。
  这个作战计划起初被命名为“伊顿公学行动”,后来改了一个更加响亮的名字叫“斗牛士计划”。
  “斗牛士计划”甫一出台就立即遭致了多方反对。因为不管是宋卡还是北大年,抑或是更加靠北的万伦和春蓬地区,都不属于大英帝国治下的马来亚,而是当时还属于中立国的泰国的地盘。在国际事务中一般外交官最绅士,果不其然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就是外交部:在英国和泰国签有互不侵犯条约的前提下,即使是为了预防日军的入侵,贸然将军队主动进入一个主权国家境内属于破坏和平的不法行为,此举严重违反了国际法。大英帝国是多年来的世界老大,必须带头讲规矩。——听这话当初占那么多殖民地似乎都不太对呀!
  丘吉尔也支持外交部的观点,倒不是因为他和外交部一样迂腐。因为他认为在苏德战争局面明朗之前,日本人不会贸然在远东发起攻势。即使日本人对马、新动手,想要穿越长达1000公里的热带丛林也是完全不可能的。再说,马来亚的驻军完全可以得到驻印度和缅甸英军的侧翼增援。丘吉尔的正眼盯着欧洲,偶尔会侧光瞄一下地中海、北非和苏伊士运河。至于远东,现在还没工夫来管你。
  丘吉尔很快将为自己的偏心眼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