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谢谢师兄的回帖,给师弟增添了不少信心。
  以前跟师兄一样,光想看打仗也就是看热闹,不想看前因后果,至于经济和外交因素,到那里就翻过去。现在慢慢明白,大国之间的博弈就像一盘棋的布局,期间奥妙无穷也。师弟也是通过发帖慢慢领会了其中的妙处。写帖尽管辛苦,也同样是苦并快乐着。
  比如,那个新见政一,真记得在哪里看见过,但是翻了上百本书,才最后查出来,蓦然间有发现新大陆一样的感觉,其实事情很小。就本节而言,尽管没有珍珠港和中途岛那样海量的资料,涉及的资料也有五十本书之多。
  不敢说写好,只敢说尽心。经济因素也会穿插进行。
  至于师兄师弟,凭见识不凭年龄也。

  (正文)
  看来短时间内得到大规模增援是没啥指望了,无奈的英军远东司令官波帕姆上将和马来军司令官帕西瓦尔中将在现有条件下也必须有所作为,他们不得不采取了一系列必要措施:
  一、在马来亚北部建立一系列前进机场,将新近从印度调来的空军部队充实其中。后来的事实表明,英军将战斗力堪忧的地面部队向四下散开,来防守这些没有足够空军部队的机场,通过这些机场来掩护一个没有舰队的海军基地,如此部署可以说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最后这些机场和海军基地的受益者反而是日军。
  二、在战争即将到来前的1941年11月月下旬,组织于马来亚北部的吉打省举行了大规模的军事演习。
  三、派出侦查人员化装成平民深入泰国境内,对所有的军营、仓库、机场、港口、桥梁和道路进行了侦查,绘制了精确的军事地图。
  敌之所欲即我之所欲,英国的侦查人员在泰国境内屡屡与日军的同行相遇。在他们的调查报告中有着这样的内容:“我们在饭馆等类似地方曾屡次遇到军人模样的日本人”。——就像影视剧情节中经常出现的那样,两个腰挎宝剑头戴斗笠的人余光冷冷一对,就能感觉到对方同样是身负绝世武功的武林高手。虽然没穿军装,但军人同样能一眼看出对方是同行。
  四、英国驻泰国公使克罗斯比爵士秘密与泰国境内的反政府派别联系,积极筹备一旦英军进入泰国后发动政变,推翻亲日的銮披汶?颂堪政权。
  五、用舰艇和飞机对新加坡以东海面实施密集巡逻,对哥打巴鲁、关丹方面也开始了空中侦查。
  六、将英印第三军所属第十一师前推至泰马边界。目的是战争一旦暴发,该部先机进入泰国境内抢占宋卡和北大年两个港口,也就是所谓的“斗牛士计划”。
  尽管做出了上述部署,但两位英军高级将领并不认为战争很快就将爆发。作为职业军人,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气候对作战的重大影响。马来半岛夹在南中国海和孟加拉湾之间,几乎不受这两个海域的台风影响。但这一地区却有着显著的季风,每年11月至次年3月一般属于东北信风期,东北风强且伴有强降雨。马来半岛以东海面经常是暴风雨天气,越是北部这种暴风雨天气来得越早。在此期间暴风雨掀起的巨浪往往高达1.5至2米,通常认为在此期间实施登陆作战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不过这仅仅是英军的看法而已。
  说丘吉尔对远东不重视也属冤枉,老丘只是苦于手头拮据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作为二战时期杰出的政治家之一,丘吉尔认为新加坡倘若落入日本之手,其灾难之大仅次于大不列颠本岛的沦陷。“新加坡的陷落意味着英联邦的解体,并严重削弱我们的战斗力”,英国所承担的义务“不仅出于战略上的考虑,还由于政治、经济和情感上的原因”。虽然借用了直布罗陀的名字,但是新加坡比原来的直布罗陀还要重要。直布罗陀面积只有新加坡的一百分之一,充其量只是一座军港,很少有商业船只来往进出。新加坡除了军事更重要的是经济意义。因此在丘吉尔眼中,新加坡绝不能像香港那样轻言放弃。
  不过海军出身的丘吉尔对于加强陆军和空军这样的说法都不以为然,他认为解决问题的关键仍在海军。只要为新加坡这个“东方直布罗陀”配备一支强大得足以控制南中国海的舰队,日本人就不太可能敢在马来半岛登陆,即使登陆成功也会因为没有制海权无法维持正常的补给。至于从海路直接攻打新加坡更是想都别想,樟宜海军基地那些闲得无聊的360毫米大炮定会使入侵者海面上来海底里去。
  向新加坡派出一支强大的舰队不仅仅具有军事意义,也是为了给位于东方的自治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吃下一颗定心丸。澳新的主要兵力都被宗主国调走了,如果新加坡一旦有失,日军下一步就可能威胁到他们的本土安全。派遣舰队同时也是向最重要的盟友美国做出积极的表示。1941年8月的大西洋会议上,丘吉尔曾经向罗斯福承诺:英国愿意在远东承担更多的义务,他将派遣一支令人生畏的、快速的、包括高级战列舰和航空母舰在内的特混舰队前往新加坡,以“瓦解日本海军可能在那里的活动”。
  其实早在1940年夏天,伦敦海军部就已经提出了一个叫做“威慑行动”的实施方案。方案提出,派遣“纳尔逊”、“罗德尼”、“复仇”、“反击”、“决心”、“拉米里”等六艘老式战列舰外加“皇家方舟”、“不屈”、“可畏”三艘新型航空母舰奔赴远东,确保那一地区的制海权。与之相配套的还有皇家空军的236架陆基飞机以及英印军、澳大利亚的四个师外加两个坦克团,加上新加坡原有的兵力和陆上炮台就可确保远东无虞。如果这样一支强大的力量真能成行的话,日本人敢不敢送上门来还的确值得商榷。不过随着欧洲和北非战局的恶化,这些计划都被付诸案头变成了一堆废纸。
  大西洋会议结束之后,返航途中的丘吉尔返于“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上写下了这样的日记:“最好的办法是把‘约克公爵’号,还要加上‘反击’号、‘声望’号和一艘快速航空母舰派到远东。”但当他在8月25日将这一提议提交战时内阁时,却遭到了几乎所有与会人员的强烈反对。反对声音最大的竟然是第一海军大臣庞德上将。庞德认为,皇家海军能够派往远东的战列舰是有限的,而日本人在那里拥有的战列舰足足有十艘之多,派去少数的战列舰无疑是以卵击石,这也违反了海军集中力量对付主要敌人的传统。另据可靠消息报道,日本人有一艘叫“大和”的超级战列舰即将加入现役。就其主要技术指标来看,目前英国还没有哪一艘战列舰可与之匹敌。话虽如此,首相的面子也不能不给,庞德敷衍地提出派出四艘老旧的R级战列舰前往远东。
  这可忽悠不了自诩为海军专家的丘吉尔,果真派出那样的力量就不是威慑而是送肉上门了。丘吉尔轻蔑地称呼那些老旧的R级战列舰为“浮动的棺材”,他提出至少也要派出“最少数量的最好舰艇”。8月29日,他向海军部建议至少需要派遣一艘“英王乔治五世级”新型战列舰,外加一艘战列巡洋舰和一艘航空母舰。
  为了取得海军部的同意,丘吉尔搬出了外交大臣艾登爵士出马游说。艾登苦口婆心地告诉大家,派出这样一支舰队去远东不仅仅是为了威慑日本人,还能够消除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自治领的担心和忧虑,也是为了兑现给美国人的承诺。谁都知道说这话的不是艾登,而是他背后的丘吉尔。胳膊终究拗不过大腿,到了10月20日,似乎所有人都被成功“说服”了。
  1941年10月25日,在四艘驱逐舰的护卫下,两个巨大的身影悄无声息地驶出了大英帝国朴茨茅斯军港,它们就是英国皇家海军的“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和“反击”号战列巡洋舰。——这一刻老酒忽然想起了世纪之初由罗杰斯特文斯基带领的那支倒霉舰队。不不,老酒还想起来不久前的另一支舰队。五个月前的5月18日,执行“莱茵演习行动”的德国海军超级战列舰“俾斯麦”号也是这样带着重巡洋舰“欧根亲王”号驶出波兰格丁尼亚港口的,不同的是它们没有驱逐舰的护航。两支舰队的结局有同也有不同:相同的是最高司令官菲利普斯和吕特晏斯双双战死,不同的是人家德国人好歹还跑回去一艘,而英国人却是双双折戟沉海。
  舰队出发一周后的11月2日,英国海军部在伦敦高调向世界宣布:皇家海军远东舰队正式成立并已开赴远东。丘吉尔第一时间把这一令人振奋的消息告诉了罗斯福,以显示自己的确是说到做到不放空炮。他在电报中不无得意地说:“什么也比不上拥有捕杀能力的工具。你们和我们的态度越坚决,他们(日本人)就越不敢冒险。”
  同样是大舰巨炮主义者的丘吉尔坚信,这两艘巨型战舰的远征将使日本人彻底收起入侵新马的念头,之前关于马来亚空军和陆军的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就在两艘主力舰到达新加坡的当天,丘吉尔得意地对外宣称:“它们被派遣到那里去,就是为了要把行踪不明的性能最高的主力军舰所能加于敌人的一切海军作战计算上的那种捉摸不定的威胁力量充分发挥出来。”老丘也太小看日本人了,如果他能抽点时间翻翻史书,看看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日本人是如何铤而走险不宣而战发起对大清和沙俄的那两场战争的话,他就会明白自己派遣区区两艘主力舰去往远东不过是送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