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能得到丘吉尔如此赞誉这两艘主力舰也的确不同凡响。“威尔士亲王”号属于“英王乔治五世级”战列舰,是二战期间皇家海军最先进的主力战列舰。这艘舰1939年5月3日下水,1941年3月31日完工,满载排水量43780吨,舰长227米,从空中俯瞰仿佛是一座浮动的岛屿。舰体23个主水密隔舱使其更具抗击打能力,因此被誉为“永不沉没的战舰”。其惊人的29节航速在战列舰中也属罕见。舰上火力包括10门360毫米巨炮,其余还有133毫米炮16门,40毫米炮48 门,20毫米炮30门。所有火炮同时开火的话每分钟能够发射六万发炮弹,跟一只刺猬简直没啥区别。
  不仅如此,年纪轻轻的“威尔士亲王”号就已经有了堪称不凡的光辉历史。服役还不到两个月,它就在大西洋获得了露脸的机会。只可惜遇到的是德国另一艘号称“不沉战舰”的“俾斯麦”号。激战中它的兄弟“胡德”号战列巡洋舰也被人家击沉,身受重伤的“威尔士亲王”号只好落荒而逃,然后跑回家叫来一帮人一通乱拳将“俾斯麦”号揍入海底,也算给兄弟“胡德”号报了仇。凭借此战“威尔士亲王”号名声大震,——能和吕布过了数十招还能全身而退的肯定不会是穆顺或者武安国之类的无名之辈。两个月前的8月9日,在纽芬兰普拉森夏港,美国总统罗斯福与丘吉尔就是在这艘巨舰上签署了著名的《大西洋宪章》,还在后甲板上一起举行了礼拜仪式,更使这艘战舰凭空笼罩上一层神圣的光环。据说当时这艘巨舰驶入普拉森夏港时,一名岸上的美国军官看到它时竟然惊讶得半天合不上嘴:多么漂亮的军舰!多亏不是来打我们的,要是的话根本不用打,看见它我们就会自动投降的。可见其是何等的光彩照人、风华绝代!
  本来这艘“英王乔治五世级”的二号舰一开始准备命名为“英王爱德华八世”号的,可能是“不爱江山爱美人”的爱德华八世国王、也就是未来的温莎公爵预感到了自己将来的多舛命运,于是否决了海军部的建议,并将之新命名为“威尔士亲王”号。此举似乎也预示了这艘军舰未来的不祥。
  相比“威尔士亲王”号而言,名气稍逊的“反击”号战列巡洋舰其实力同样是不可小觑。虽然只是一艘1915年下水的老舰,但之后在1922年和1939年曾经进行过两次大规模的整容手术,现在已经是鸟枪换炮、旧貌换新颜。丑老太变成了俏小丫,六十高龄照样可以装嫩扮演小姑娘。能在危难之际被丘吉尔钦点出列,没有点过人的本领肯定是不行的。它的六门主炮口径比“威尔士亲王”号还粗,达到了惊人的381毫米,满载排水量38300吨,航速也有不俗的28.5节。242米的舰长比“威尔士亲王”号还多15米,细长的舰体也使“反击”号相对于“威尔士亲王”号来说更加机动灵活。
  与两舰同行的本来还有一艘主力舰,那就是新型航空母舰“不屈”号。这艘正在西印度群岛训练的航母拥有舰载机74架,将为新成立的远东舰队担负起空中掩护的任务。但遗憾的是,“不屈”号11月3日在牙买加附近海域意外触礁搁浅,必须就近进入美国弗吉尼亚诺福克船厂进行为期十二天的大修,按行程是肯定赶不到新加坡了。事实上当时在印度的锡兰还有一艘英军航母,但大家都觉得这么厉害的战舰没有空中掩护对付日本人也绰绰有余。意外事故和轻敌大意注定了远东舰队的不幸命运。这支苦命的舰队刚开始被叫做“G”舰队,后来不知为何莫名其妙地变成了“Z舰队”,真预示着日子快过到头了。
  说实话这两艘舰并不适合派往远东作战。“威尔士亲王”号通风设备较差,不适合长期滞留在热带地区,事实上也确实没有长期滞留。“反击”号装甲较薄,防空武器早已过时。而他将面对的主要敌人恰恰是训练有素的日海军航空兵。
  好马配好鞍,实力不俗的舰队同样需要赫赫有名的司令长官。出任“Z舰队”司令的是皇家海军原副参谋长汤姆?菲利普斯中将。身高一米六五的菲利普斯中将比拿破仑还低一英寸,因此大家用了一个童话中的人物昵称其为“大拇指汤姆”,另一个更加唬人的绰号就叫“小拿破仑”。为了掩饰身高的不足,虚荣心很强的菲利普斯在讲话时通常要站在一个箱子或者类似的物品上来衬托自己的伟岸挺拔。可惜你就是站在桌子上也不过是“蛋糕(高)”而已,最终也要被日本人毫不客气地吃掉。
  菲利普斯中将是英国海军第一大臣庞德爵士的高足,同样是传统巨舰大炮主义的忠实捍卫者。尽管他的同僚坎宁安上将已经有了奇袭塔兰托的成功经历,但曾经在舰上担任过枪炮长的菲利普斯仍然倔强地认为,“蚊子一样的轰炸机绝对不是战列舰的对手”。非但如此,他还鄙夷地斥责那些认为航空力量优于重炮的人为“不务正业、误入歧途”。菲利普斯很快将会为自己的论点提供最典型的反面教材。
  为了彰显“Z舰队”的神威以更好地威慑日本人,菲利普斯一路是吹吹打打极尽炫耀之能事。11月15日舰队到达了南非开普敦,菲利普斯开展了一系列的对外宣传活动,包括组织当地社会名流登舰参观,与当地水兵举行联谊活动,安排记者招待会等等。他还邀请布尔时代的英军元老、南非总督斯玛茨元帅登舰检阅给水兵讲话。根本用不上间谍,这些消息很快就通过英国的BBC广播传遍了全球。看了这些再看结局,老酒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人还是要低调点好。
  斯马茨在同菲利普斯进行了简短会晤后立即感觉到,大英帝国和美国一样都在犯同样的战略错误。这位南非总督在“Z舰队”离开开普敦的当天就致电丘吉尔,指出在新加坡和夏威夷驻扎战列舰队包含着巨大的风险,“两个地方单独的海军力量都比不上日本海军”。他还告诫,“假如日本人确实行动迅速,这里就有发生一级灾难的危险。”——姜还是老的辣呀!不过自负的丘吉尔对早已过气的南非总督之善意提醒肯定是置若罔闻,结果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12月2日,“威尔士亲王”号率领一众小弟威风凛凛地驶入了新加坡的樟宜海军军港。第二天,经过严格审查的头条新闻“欢迎强大的海军力量保卫马来亚”就出现在新加坡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同时配以“威尔士亲王”号的巨幅照片。谁也想不到仅仅一周之后,那些报纸的同样位置还要留给它,区别的是已经加上了黑框。新加坡电台的评论更绝:“现在的新加坡是铜墙铁壁般的要塞,任何国家的舰队都不可能在这里班门弄斧。”
  菲利普斯中将并没有和舰队同行,他有很多事儿要提前去做,于是直接从锡兰乘飞机抵达狮城。在与波帕姆上将和帕西瓦尔中将进行短暂会晤之后,菲利普斯于5日飞赴马尼拉,拜会了驻菲律宾的美军远东陆军总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陆军中将以及美国亚洲舰队司令官托马斯?哈特海军上将,宾主双方将就远东的战局进行沟通并协商采取共同行动。
  麦克阿瑟和哈特热情接待了来自远方的尊贵客人。马尼拉同样也不平静,连续三个晚上在附近主要的轰炸机基地克拉克机场上空,都发现了国籍不明的飞机,毫无疑问那肯定是日本人。两位海军将领一致认为,由于地理位置过于偏僻的原因,新加坡和马尼拉都不是“Z舰队”的理想锚地,应当立即寻找一个位置便捷又有坚强保护的港口充当停泊地。哈特还预言敌对行动随时可能发生。此时传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在暹罗湾附近的法属印度支那南部海面上发现了一支庞大的日本舰队,后来又很快消失在雨雾之中。这支舰队是直接进攻马来亚和新加坡,还是仅仅去往泰国呢?
  菲利普斯向哈特提出一个请求,恳请哈特派出四艘驱逐舰,与他的舰队一起从新加坡出发沿马来亚东岸北上与日本这支南下的舰队抗衡。哈特刚刚答应派出四艘已经陈旧的驱逐舰,就有一名信使再次送来情报:以新加坡为基地的英军侦察机再次在泰国沿海附近发现了日本舰队。
  “将军,”哈特对菲利普斯说,“你打算几时飞回新加坡?”
  “明天启程。”
  “如果您想在战争开始时就在新加坡的话,我建议您立刻动身。”哈特好心地劝说道。老酒敢肯定哈特催着人家走是因为形势危急而绝不是不想管饭。
  早在12月1日,伦敦海军部就命令“反击”号不进驻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而是直接驶向澳大利亚北部的港口达尔文,“挫败日本人同时加强安全保护”,以稳定那个自治领惊慌失措的情绪。鉴于此刻新加坡和马来亚的危机已经出现,菲利普斯中将立即下令“反击”号迅速返回新加坡与主力舰队汇合。
  一场大战已是迫在眉睫!

  西方人尊崇生命至上,因此才会派出大量的潜艇和飞机去搭救那些落水的飞行员,弗莱彻在这方面做的就很好。记得看过一则报道吧,九十年代美国为了搭救一个跳伞的飞行员动用了100亿美军的装备。谁能想象帕西瓦尔和温赖特能作为嘉宾参加受降仪式?
  感觉濑岛龙三作为昭和三大参谋有点名不副实。但也有就是他指挥整个日本陆军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