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在日本陆军中,旅团长属于一个比较尴尬的角色,当然独立混成旅团除外。在平时管理中大事一般由师团长作主,小事下面的联队长直接就办了,所以对山下来讲在朝鲜的这一段基本算是赋闲。虽然属于“虎落平阳”,但其周围的同僚都知道他曾是权力中心的人物,只不过因为特殊事件被“贬”至此,所以对他还存有几分敬畏。连日本驻朝鲜总督宇垣一成大将都对山下青眼有加。广田弘毅内阁倒台时,宇垣接到了回国组阁的大命。当时宇垣越过军司令官小矶国昭和师团长三宅光治等人直接找“年轻人”山下商讨问题。山下劝宇垣不要回去搅混水,因为他之前主导的“宇垣军缩”让娘家人痛彻骨髓,不可能得到陆军的原谅和支持。但一时鬼迷心窍的宇垣还是想回去试试。后来宇垣果真因为陆军不派陆军大臣而组阁失败,事实证明山下的判断是准确的。
  山下常因“二二六事件”导致天皇震怒而心存愧疚,从那以后他一直很忌讳谈到这一问题。一旦必须说起时山下往往会摇着头说:“做了对不起天皇陛下的事情,今后不努力赎罪可不行。”为了表示虔诚和悔过,每次更换办公场所,他都会不顾办公室的实际情况,将自己的办公桌朝向日本东京,因为那里有他对之谢罪的天皇陛下。此节在文章开头部分已经提到过。
  作为一名军事素质非常出色的高级将领,山下的本性中却带有滥杀无辜和敛财的坏毛病。在朝鲜期间,他亲自带人灭杀了龙山当地的望族金泽河一家,目的就是为了占有作为银行老板的金泽河之家财。有人说山下将掠夺来的财富装入了自己的腰包,老酒窃以为不太可能。当时日本军队中盛行“献身”精神,大部分军官还是以廉朴为荣的。军内的风气是厌恶财阀、政客之类“不义行为”,象戈林那样腐化贪婪的人物在日本陆军中是无法立足的。纵观太平洋战争中的日军陆海军将领,鲜有投降和贪腐者,不像咱们现在一抓就是两大把。
  中国的全面抗战给蛰伏朝鲜的山下奉文带来了东山再起的绝佳机会。“七七事变”爆发后的1937年7月16日,驻朝鲜的日第二十师团奉命开赴危机四伏的平津地区。7月28日晨,日军按预定计划对平津地区展开全面进攻。山下率所部第四十旅团下南苑、克长辛店、占廊坊一路攻城拔寨,所向披靡。这是山下平生第一次参加实战,作战中他总是无任何防护地亲临第一线督战,甚至亲自挥马鞭为士兵一个一个校正射击。在一次战斗中,作为少将旅团长的山下只带着一个三十多人的小队打阻击,国军的捷克式轻机枪子弹打得山下脚下烟尘直冒,而他照样是巍然不动。山下这一动作和他今后在菲律宾战场的对手麦克阿瑟在一战中的表现异曲同工。此一表现也为山下赢得了“英勇无畏”的“美名”。
  占领华北后的日军编成了华北方面军,山下奉文调任中国驻屯混成旅团旅团长之职,负责驻守平津地区。独立混成旅团有了很大的自主性,直接隶属于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山下的这次变动名为平调实为升职。1938年7月山下直接调任华北方面军参谋长,当时的官邸就在今天的北京北海公园附近。同年11月,山下晋升陆军中将。
  当时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就是大名鼎鼎的寺内寿一,在此期间大部分时间待在北平的山下与寺内大将有了较多的接触,至少也混了个脸熟。加之前面提到的寺内大将和山下岳父的私人关系,以及同样出身第三联队的类似经历,寺内对山下也给予了诸多关照。这也为今后山下能够横刀立马扬威马来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山下的军旅生涯中真可谓与西方国家有缘。留学德国的山下一贯奉行对英、美、法强硬,主张将西方势力从中国驱除出去。在日记中他曾经这样写道:“中国问题的解决除以中国的独立为根本并进行中日提携之外别无他途。”他对英法等国在华势力的存在极为不满。1939年6月14日,山下奉文在副参谋长武藤章协助下——将来山下在1944年出任菲律宾日军司令官时武藤又赶来给他当参谋长——不顾来自陆军省的劝阻,强行下令封锁了天津的英法租界。由于当时英法的注意力在欧洲,并未对日本在远东的这一无礼举动采取过激反应,英日双方于7月24日签署了《有田-克莱琪协定》。日军对天津英法租界的封锁长达一年之久,一直到1940年6月20日方告解除。
  在此期间,山下先后多次组织围剿位于华北的共产党八路军部,与聂荣臻、宋时轮所部均有交锋。作为日本侵略华北的主要策划者,山下还主持制定了《1939年度治安肃正纲要》。
  1939年9月日本关东军在诺门罕惨败于苏俄。9月23日,山下调离华北方面军第一次来到了中国东北,出任关东军第四师团师团长。在任期十个月中,山下多次组织对东北抗日联军进行疯狂“讨伐”。可以说在中国长达四年零四个月时间里,山下对中国人民犯下了累累罪行。
  1940年7月第二次近卫文麿内阁成立,原陆军航空总监东条英机出任陆军大臣。山下奉调回东京接任东条的航空总监兼本部长职务,再次进入了权利中枢。稍加留意就会发现,山下职务的变动其前任大都身手不凡,下次出马接任的饭田祥二郎也不是等闲之辈。
  已经成为统制派核心人物的东条英机当然不愿意看到原来是皇道派的山下重掌实权。1940年9月27日德意日三国同盟条约签订之后,东条就借组织赴德视察团的名义再次让山下离开东京。坊间还有一种说法,就是东条非常害怕山下下一步威胁到他陆军大臣的位置。由于苏联的签证迟迟没有签发,一直到年底的12月22日,山下奉文才以视察团团长的身份率队赴德、意进行军事考察。在西伯利亚荒原上山下迎来了1941年元旦,他在日记上写下了“只见林和雪”的诗句,并率领一众团员在奔驰的火车上“遥拜东方,祝天皇陛下身体健康”。
  1941年1月8日山下代表团到达柏林。由于当时三国同盟正处于蜜月期,山下得到了德国方面的热情接待。他们被破例安排视察了德国各兵种部队、工厂、学校、要塞地带等,山下会见希特勒并和元首一起检阅卫队的照片也登上了东京媒体的头版头条。巧合的是,山下在视察过程中曾与戈林元帅以及德国军事技术学校的专家就远东的战争进行研讨。德军专家提出,如果远东方面发生战争,至少要用五个师团以及一年半的时间才能跨越马来亚的丛林地带把新加坡拿下来。当时山下肯定不会想到,后来他在东南亚的表现让那些德国专家全部傻了眼。之后山下代表团在考察意大利后回国,回国途中6月19日路过莫斯科三天之后苏德战争爆发。
  后来山下曾经回忆起他在莫斯科邂逅朱可夫的情形:“我对朱可夫说,是不是希特勒有进攻苏联的企图,朱可夫回答说没有这个道理。可是我告诉他德国兵营的大炮都是向着东方的,人们在无意识中连放置大炮也会朝向敌人的。”朱可夫对此是不置可否,事实证明山下的直觉是正确的。
  1941年7月7日山下回到东京,向大本营提出了根据德国军队特点实施国防机构一元化改革的方案,倡议空军独立、陆军机械化建设等等。但是随着美日关系的不断恶化,大家都没有热情来关注这样的内部改革了。
  不仅如此,回到东京的山下很快就被再次赶到满洲,据说此举又是东条在捣鬼。当时为了排除主张对美强硬的外务大臣松冈洋右,第二次近卫内阁进行了总辞。此时已经有了让山下出任陆军大臣的呼声,这可不是东条愿意看到的。7月21日,山下再次被发配去了满洲,官方原因是苏联和德国的战争有长期化的趋势,必须立即在满洲设立防卫司令部。要知道之前关东军这个报告打了多次了,东条陆相一直压着不批,现在反而主动提出来了。山下也只能郁郁寡欢地去参加所谓的“关东军特别大演习”了。
  如果没有太平洋战争的话,山下很可能就此碌碌无大为终此一生了。南方战役打响之前机遇再次垂青了山下。就在日本御前会议决定对美、英、荷开战的11月5日,负责南方作战的南方军正式成立,山下的老领导寺内寿一大将就任南方军总司令官。他想起了能征惯战且一直郁郁不得志的骁将山下奉文,于是才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师兄说的对。其实整个二战太平洋战场上战列舰的对决寥寥无几,印象中只有瓜达卡纳尔海战和苏力高海峡之战吧,一下子想不起来了,而航母对决至少有五次之多。
  即使到了冲绳岛战役,斯普鲁恩斯还想派出六艘战列舰和大和号对轰,看见大舰巨炮主义的根深蒂固。说句有点丢人的话,即使到了今天,师弟脑子里还有大舰巨炮情结。看见日德兰海战就激动。
  感觉战列舰对决像拳击,而其他的像散打,各有各的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