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2.4.3 水陆并进
  12月4日,离开海南三亚港的第二十五军先遣部队分乘二十艘大型运输船,在南遣舰队的护航下一路向南疾进。原计划航线是从启航到5日傍晚一直朝正南行驶,在法属印度支那半岛南方海面转向西航,7日正午将航向急速改向西南,船队一分为三直奔登陆地点。第五师团及军司令部将在泰国境内的宋卡、北大年登陆,第十八师团佗美支队的登陆点是马来亚境内的军事重镇哥打巴鲁。
  第二十五军的另一支主力部队近卫师团选择走陆路。他们将暂时划归饭田祥二郎中将的第十五军指挥,集结地点为法泰边界。近卫师团将在开战日越过边界长驱而入直取曼谷,之后乘火车沿陆路南下,支援在前面攻击前进的第五师团。
  天气异常炎热,先遣部队的士兵们挤在让人汗流浃背的底层舱里备受煎熬。有些士兵取出了启航时发给大家的一本小册子,它的颁发是经过参谋本部特别核准的,大约印发了四千本左右。小册子的作者就是大名鼎鼎的辻政信中佐,册子的内容来自于辻中佐在台湾近一年的研究成果。这本名字叫《战务必读》的小册子在扉页上写道:“只要读了这本小册子——战争就可以打赢。”小册子详细介绍了在热带丛林地带的作战技巧和注意事项,大多数官兵都是从阅读这本小册子才知道了在热带作战的最初概念。书中同时向这些官兵讲明,“我们将要进行的是一场伟大的解放运动”,目的是要去解救“被三十万白人残暴统治的一亿亚洲人”。
  年末的南中国海正是雨多风大的季节,登陆船队在航行中几乎天天遇到坏天气,海浪常常高达两米以上,灰蒙蒙的天空和滔天巨浪导致海面上能见度极差。此情此景让“香椎丸”号上的山下奉文司令官暗自窃喜。本次马来亚登陆战以奇袭为手段,这样的天气虽然会给航行和登陆带来困难,但更易于隐蔽日军的行动。“这样的鬼天气,估计连英军的侦察机都懒得出来吧。”山下在心中暗暗思忖道。航程并非一帆风顺,刚刚航行才两天,为登陆船队担任前卫的驱逐舰已经三次遇到了外国商船。幸好发现得早,驱逐舰立即上前强令这些商船向西调整航线,没有让它们出现在运输船队的视野之中。
  山下显然没有南云忠一那样的好运气。大战在即,英军已经加强了南中国海以及马来亚北部海域的空中巡逻。12月6日下午13:45,在行进至金鸥角以南海域时,登陆船队被从哥打巴鲁机场起飞巡逻的澳大利亚皇家空军一架“赫德森式”巡逻机发现,日军奇袭登陆的企图完全暴露。——后来的事实证明,正是他们过早被发现吸引了美英的视线,间接地为北太平洋上的南云舰队提供了掩护。
  小泽中将立即下令击落前来接触的一切飞机。特设水上飞机母舰“神川丸”号上马上起飞了一架“零式”水上侦察机。这个日军飞行员还挺狡猾,他一边摇晃着机翼一边朝相反方向飞行。见此情形英机果真上当,在日机后边紧追不舍。当两机逐渐接近之后,佯装逃跑的日机突然以后座的机枪向英机开火,可惜在打出几串子弹后机枪卡壳。眼见中计的英机迅速逃逸向基地方向返回,但在途中还是被第三飞行集团的两架“九七”式战斗机击落,按道理这才是太平洋战争中第一个阵亡的盟军士兵。在飞机被击落之前,英军飞行员已经向基地发出了电报,“发现大型护航运输舰队正往东行驶,显然是开往泰国”。
  尽管敌机已经被成功击落,但山下断定这架飞机被击落之前肯定已经将发现日军船队的消息发回了基地,他之前的好心情瞬间踪影皆无。山下预料,肯定会有更多的侦察机出现在登陆船队上空。他一面与小泽中将紧急商量对策,一面命令迅速向南方军寺内大将如实报告情况。
  南方军发往东京“预定在马来亚登陆的我第二十五军船队可能已被敌人发现”的电报着实让大本营心惊肉跳。陆军参谋本部杉山元总长、田边盛武次长等一众大腕个个如坐针毡、焦虑万分。让他们颇为不解的是,之后英军飞机并没有发起攻击,陆地上的英军似乎也没有采取任何动作!
  此时船队距离登陆地点还有一天多的航程。如果按原定航线继续向登陆地点前进,势必马上暴露日军的作战意图并引起英军的警觉和反应。首先英军可能派出航空兵对登陆船队率先实施攻击,其次他们完全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做出积极反应,将兵力提前越过边界推进至登陆点附近严阵以待,日军在登陆时势必遭到英军的进攻。山下的担心正是英军预先设计好的“斗牛士计划”,——当然山下肯定不知道这个把他当成“牛”的计划名字。无奈的山下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他命令船队在驶到金鸥角西南时突然转向西北驶进暹罗湾,作出一副全力开往泰国的架势。这一声东击西的妙招还真骗过了英国人。
  早在12月5日清晨,英军参谋部迪尔总参谋长已经向远东司令官波帕姆上将发去了一纸电令,授权在发生以下两种情况时,远东司令部可以不报经伦敦同意即可自主决定是否启动“斗牛士计划”:
  一、发现日本舰队和运输船队向克拉地峡或马来半岛方向航行时;
  二、日本军队以任何方式进入泰国领土时。
  来自伦敦的电令让波帕姆进退两难,难就难在对时机的把握。如果火候掌握不好,英军抢在日本人之前进入泰国,不仅会给大英帝国的声誉带来不可挽回的负面影响,也势必引发英日战争进一步诱发美日战争,那他波帕姆可就成了历史的罪人。当天晚上英国驻泰国公使克罗斯比公爵——他已经在那里生活了三十年——发自曼谷的一封电报更使波帕姆举棋不定。电报里克罗斯比说:“看在上帝的份上,请不要让不列颠的军队侵占泰国的一英寸土地,以免给予日本发动进攻的借口。直到日本人发起第一次攻击为止。”其言行与其说是绅士不如说是迂腐。
  此后不久,前方侦察机发来了发现日军登陆船队的消息,波帕姆上将迅速将这一消息发往伦敦。大惊失色的丘吉尔立即召集参谋长紧急会议研究对策。对于日军的意图与会众人纷纷发表“高见”,最终得出的结论是:“现在还不能断定它们是开往曼谷、克拉半岛,还是仅仅巡航一圈吓唬吓唬。”——这屁简直跟没放一样。英国人和美国人一样,认为自己绝对不能开第一枪。他们潜意识中还认为日本人可能不敢对英国人动手。开了不短时间的会议最后只决定了一件事:命令远东英军部队全体处于战斗戒备状态。
  坐卧不安的波帕姆叫来了帕西瓦尔,两人又找来了刚刚从马尼拉回来不久的菲利普斯中将一起协商。此时恰好是晚饭时间,三人边悠闲地喝着白葡萄酒边讨论“斗牛士计划”的执行问题。这时又有新情报传来,日军的登陆船队已经转向西北驶往泰国。
  菲利普斯认为,日本人虽然已暂时转向泰国,但他们在泰国登陆之后南下攻击马来亚的意图已非常明显,应该立即启动“斗牛士计划”。这时波帕姆再次接到了克罗斯比公使的电报,称他已经接到了准确的消息,日本人很可能是通过佯动诱惑英国人首先进入泰国,以此为借口将本来就首鼠两端的銮披汶?颂猜政权拉入日本人的怀抱。克罗斯比强调说,入侵泰国不仅在法理上说不通,还将酿成严肃的政治事件。
  正像英国《每日电讯报》记者莫里逊描述的那样,英马来军司令官帕西瓦尔中将是个遇到问题“首先考虑困难”的人。况且在帕西瓦尔眼中,他提出的那些困难都是绝对无法克服的。帕西瓦尔指出,目前驻马来亚北部的英军推进到宋卡和北大年两个港口至少需要36个小时,而根据侦察机报告的日军位置,日军到达那里只需要33个小时就可以了。如果英军后于日军赶到那里,那些缺乏重武器的英军恰好成为日军坦克的牺牲品,他建议避免这种百害而无一益的兵力消耗。换句话说,现在就是启动“斗牛士计划”也已经晚了?
  难道就不会抓紧时间急行军抢回那三个小时吗?山下奉文的航行和登陆就一定顺利吗?即使双方迎头碰上,在船上颠簸了数天的日军就一定能占得上风吗?没有人会回答老酒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