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既然如此那干脆死猪不怕开水烫,大家听天由命回去洗洗睡了吧。最后吸着雪茄烟的波帕姆上将一锤定音,放弃执行“斗牛士计划”。
  接下来上将满怀深情地对中将说:“将军,回顾我大英帝国的历史,可以发现一个极为突出的特征。即我大英帝国对于野蛮人且不必说,对于强大的敌人一定要和强大的盟国合作才能取得胜利,因为我们单独的力量是不够的。目前我们最强大的同盟国美国还在举棋不定,如果搞错时机而发动‘斗牛士计划’,就要成为不忠于我们祖国的错误战略行为。”帕西瓦尔对此颇以为然,连连点头称“高见”。  
  随后波帕姆根据伦敦的指示签发了命令:英印第十一师立即前出至边界地区,所有部队进入临战状态,增加对暹罗湾上空的飞行侦察次数。
  稍晚一些时候,一架皇家空军的巡逻机再次发来报告,日本庞大的船队距离宋卡已不到160公里了。但是三大司令官依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取得战争主动权的先机就这样白白丧失掉了。
  你们洗洗睡了山下可没洗也没睡,他抓住了英国人犹豫不决的绝佳机会。虚晃一招的日军登陆船队在12月7日正午12:00进入富国岛西南北纬9度25分、东经102度20分的“G”点时,山下突然下令一齐向西南偏南方向转向,整个登陆船队一分为三,分别驶向宋卡、北大年和哥打巴鲁。其中运载军司令部和第五师团主力的十四艘运输船登陆地是宋卡,安藤忠雄大佐步兵第四十二联队的三艘运输船大约在午夜时转向东南预定在北大年登陆。驶向南方哥打巴鲁的就是佗美支队的三艘运输船。
  气候依然恶劣异常。在甲板上踱步的辻政信中佐在暗夜里听到了两名军官的对话:“要想在这样波涛汹涌的海上登陆简直是大傻瓜。”甲板下面,当士兵们想从辻中佐的《作战必读》上寻找答案的时候,他们觉得一切担心都没有了。书上写着:“即使浪大水深,有了救生衣就很安全。假若水没过了你的头顶,浪也会把你冲到岸上。”——原来登陆作战竟然是如此简单呀!
  准确地说,打响太平洋战争第一枪的地点不是珍珠港,而是第十八师团佗美支队的登陆点哥打巴鲁。这里距离日军位于西贡的空军基地较远,短航程的战斗机不足以为船队提供护航,事实上突击登陆是在无空中掩护的情况下进行的。海军负责护航的是桥本信太郎少将的第一护卫舰队,有轻巡洋舰“川内”号和四艘驱逐舰。在大本营最初制定的作战计划中,哥打巴鲁并不在首批登陆地点之列。为此辻政信多次涉险深入马来亚腹地实施侦查。在经过多次空中拍照后辻中佐认为,如果开战之初不对该地加以占领,则位于此处航空基地的英军飞机将对北方两大登陆地点的安全造成致命威胁。辻中佐还请出了他在诺门罕战役时老搭档、参谋本部作战课课长服部卓四郎大佐出马游说,参谋本部最终采纳了辻中佐的建议。
  12月7日晚上11:30,第十八师团第二十三旅团旅团长佗美浩少将从运输舰上已经可以看见哥打巴鲁市内的万家灯火。和珍珠港一样,英国人和那些当地住民正沉浸在欢度周末的闲暇之中。谁也没有料到日军的登陆部队已经偷偷潜入到他们眼皮底下,正虎视眈眈地窥视着他们。
  位于马来亚境内的哥打巴鲁距海岸线约二公里,是吉兰丹省省会。英国皇家空军在该地建有装备完善、防卫严密的机场。沿海岸丘陵地带构筑的炮兵射击阵地、工事和碉堡共同形成较为完备的防御体系,碉堡内架有72挺机枪,重炮、野战炮、迫击炮和机枪都提前标定了射界,形成了较为完备的远近交叉火力网。前沿阵地布满了铁丝网,还配有一个40辆装甲车的反登陆机动预备队。负责当地防卫的是英印军第三师第八旅,有官兵近6000人。
  天公依然不作美。入夜时分海面上刮起了十级以上大风,惊涛骇浪拍击着海岸也冲击着船舷。如此风高浪急登陆艇很难靠岸,稍不小心就会船翻人亡。预定发起攻击的时间已到,随着佗美少将一声令下,日军士兵开始一个个手拉手艰难地从运输舰往登陆艇上换乘,不少人被风浪吹落到海中。12月8日1:30,第一批日军登陆艇向岸上冲去。——同一时刻,在位于8300公里的珍珠港以北海域那六艘航空母舰上,南云舰队的第一波攻击机群也正准备起飞。
  巨风导致日军的登陆艇偏离标定登陆点2000米,正好直接冲到英军防守主阵地面前。英军海岸观察哨很快发现了来自海面上的敌军,海岸阵地上立即响起了刺耳的战斗警报声。眼见行踪已经暴露,日军立即改奇袭为强攻。坐镇“川内”号的桥本少将立即下令五艘战舰对英军的海岸防御阵地进行炮击,英军的各型火炮马上进行反击。刹那间双方的炮弹划破夜空,急风骤雨般地落在相对的目标上。日军登陆艇四周立即掀起了更高的巨浪,当即有大批日军士兵被打落水中,有些炮弹直接落在登陆艇上导致艇覆人亡。
  第一先锋梯队是第五十六联队数井孝雄少佐率领的第一大队,眼见形势不妙的数井少佐急令士兵弃艇泅水登陆,并率先垂范游上了海岸。刚刚踏上海滩的日军士兵立即被碉堡里射来的机枪火力死死压住。眼见攻击受挫的数井少佐疯狂地跳起来冲向铁丝网,挥舞军刀在上边砍开了一个缺口,然后带领数名士兵几乎冲到了英军的碉堡跟前。一排子弹扫射过来,数井身上弹洞如网一命呜呼。在英军碉堡和防御阵地中投出的大批手榴弹攻击下,冲上滩头的日军突击队伤亡过半,第一波攻击宣告失败!
  那些还没有来得及上岸的士兵只好退回到海里去,半潜入水中不敢让脑袋露出水面太多,以免成为英军狙击手的靶子。驻哥打巴鲁空军基地的“哈得逊式”轰炸机奉命对日军的登陆船队进行攻击。英军飞机投下的照明弹将附近海面照得如同白昼。这些飞机在投弹扫射的同时还在日军运输船上空盘旋,为海岸炮兵指示炮击目标。很快日军大型运输舰“淡路山”号中弹起火,火光同时又映照得四周一片通明,其燃烧的巨大舰体成为英军炮火集中打击的目标。在先后中弹16发后,船体中央发生了剧烈爆炸并最终沉入海底。这是日军在太平洋战争中沉没的第一艘大型舰船。船上残存的日军士兵纷纷纵身跳入大海,拼命向岸边或附近的舰船游去。
  见到熊熊燃烧的“淡路山”号已没有什么攻击的价值,英军飞机和岸炮便转而向另外两艘运输船开火,“绫户山”号和“佐仓”号先后被重创。眼看局面危机的佗美浩少将决定暂时停止后续卸载,命重伤但还能航行的两艘运输舰快速向北大年方向暂避。
  战场上的消息让远在东京的那些高官个个揪心不已。联合舰队参谋长宇垣缠少将在《战藻录》中这样写道:“已经收到了马来亚方面成功登陆的消息,但是最重要的哥打巴鲁方向却很奇怪,似乎是因为遭遇到敌人的猛烈炮火而暂时退避。这是最让人担心的问题。”
  尽管护航舰队的舰炮无法完全压制英军的海岸炮火,但其密集的高射炮还是很快击落了七架英军飞机。在岸上,陷入危机的日军第一、第二登陆突击队残部仍在殊死搏杀,先头部队在滩头快速地挖出了一些散兵坑。那些已经下水的日军士兵则不顾死活拼命泅水上岸。陀美浩少将带着第二大队登陆,看到战况不利亲自挥舞军刀带领突击队冲锋,第二大队大队长中村光次郎少佐也在冲锋中饮弹身亡。英军火力炽烈,日军用钢盔挖沙穿越铁丝网从下边爬过逐渐接近英军碉堡。天色微明时分,一个日军工兵从沙土中跃起,奋不顾身地用身体堵住了一座地堡的射击孔。就在他被打成筛子的同时,他的同伴寻隙用手榴弹炸毁了地堡。日军士气大振,一些士兵甚至在船上就脱掉了鞋子,赤着脚翻越了铁丝网。日军不要命的殊死攻击逐渐突破了英军的海岸防线。
  随着登岸士兵的不断增加,日军逐渐积聚起了更大的攻击力量,偏偏他们的对手又是一群战力不强的印度阿三。战场形势逐渐向着日军有利的方向发展,滩头阵地在日军的顽强攻击下不断扩大。经过四小时激战,日军终于从海滩向纵深推进了1500米,获得了一个坚强的桥头堡。
  因为找不到能够挂上电线的树木,一个叫山崎一个叫檀的两个日军通讯兵就直接用手拉起电线站在那里,形成了一道“人肉天线”,他们同时也成了英军绝佳的射击目标。檀很快就被打倒,山崎的右手也被打中,但是他迅速把电线换到左手上,一名卫生兵欲上前包扎也被他喝退。看到这令人恐怖的一幕,那些难以置信的印度士兵竟然忘记了射击,——这他妈还是人吗?在醒过神来后他们立即扔下武器转身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