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在贝内特少将眼里,日军士兵并非传说中那样的弱不禁风。他们之前已经接到过来自东京的反映日本陆军战斗力超强的有关情报。1940年澳大利亚第八师来到马来亚设防时,每个士兵都收到了一本小册子,书中详细描述了日本军人的残忍可怕:
  日本军人经过了严格的训练,配备有精良的武器,身体忍耐力超乎常人,并且极其善于麻痹对手。他们在马来亚部署了强大的间谍网,拥有丰富的登陆作战经验。日军突击山林地带速度极快,即使几天内断绝食物也能行动自如。类似马来亚这样的密林国家,对付如此敏捷的日本军人绝对不能靠防守,一旦遇敌必须主动出击。因此全军将士必须加紧进行丛林作战训练。
  贝内特少将指出,这种类似撒胡椒面的防御其中之任何一点都无法扛住日军之攻击与突破,从而犯下了“处处皆分兵把守则处处皆无守”的兵家大忌。要想打退敌人的进攻,就应该设定防御决战的战线,把兵力集中在那里进行决战或者实施反击,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以英军在人数上的绝对优势,真的打一场遭遇战的话胜负还真未可知,至少死也可以死得悲壮一点。
  “No,no”。帕西瓦尔中将漫不经心地对贝内特摇了摇头。“请再看一下马来亚的地图。在半岛能够大规模调动兵力的路线只有几条,特别是沿东岸的干线公路以外没有其他道路,而且道路很窄,集中大兵力是不可能的。即使‘斗牛士计划’未能实施,我们如此布置各部守军且战且退,敌人却不断削弱,在到达柔佛巴鲁之前会逐渐把兵力消耗掉的。这对于后面英联邦军在柔佛州开阔地构筑防线和后续的新加坡要塞的防守战具有极大的好处。”这种理论似乎很科学,但是帕西瓦尔应该清楚他的部队已经失去了制海和制空权,防御部队的后路一旦被切断,就难逃灭亡或被赶下海去的命运。
  “这是有疑问的,阁下!”贝内特少将担忧的回答道,“我们澳大利亚有句格言:狼所养育的一头羊,比羊所养育的100头狼还要厉害。”
  对此帕西瓦尔依然是不置可否,真可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贝内特的担心很快变成了现实。因为就在这一天,英军自认为能够坚守三个月的日得拉防线在日军的猛烈攻击下短短三天内就告失守!
  回头再来看看对面的山下奉文。原来第二十五军最担心的是能否顺利登陆,现在安全上岸的山下司令官又有了新的担忧。其一是尽管从地图上看马来半岛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条河流,但是经过事先详细侦察后发现,前进道路上实际需要跨越的河流超过了250条,相应需要攻占的桥梁也就有250座之多。山下最担心的是英军边打边撤,同时把这些桥梁全部破坏掉,那样势必大大影响日军进军的速度,果真那样猴年马月才能打到新加坡?第五、近卫两个主力师团都是机械化师团,机械化部队最大的优势只能在有路有桥的情况下才能得到充分发挥。况且在此期间,新加坡的英军肯定会得到源源不断的增援,时间和速度成为目前日军最大的敌人。
  山下的第二个担心是兵力。虽然第二十五军总计兵员有125408人,但是目前能够投入进攻的只有在宋卡和北大年登陆的第五师团的三个联队以及在哥打巴鲁登陆的第十八师团一个联队,加上军司令部以及辅助人员约26640人,其中战斗部队只有17230人。山下预计马来半岛上的英军有八万人之众,按照“攻防双反兵力对比三比一”的惯例,现在反而是倒过来了,两军正面相遇打阵地战的话日军决无胜算。而且进击的道路狭窄,只能容两辆车并行,如果敌人封锁道路并在侧翼布置阵地,以纵列前进的己方就要受到敌军的三面夹击,甚至有被切断包围的危险。按部就班逐步攻击前进的话,日军的确就会像帕西瓦尔预料的那样,在攻击中逐渐消耗掉所有的力量,再而衰三而竭,最后消失在马来亚的丛林之中。
  山下中将认为,克服上述困难的方法只有两个字:速度。那就是永不停息地从中央突破,以最快的速度向前挺近,不给对手以喘息之机。他亲自来到了位于泰马边境即将出发攻击的第五师团先遣队。堂堂中将军司令官直接对一个小小的中佐挺近队长下令,这在日军以往的战例中并不多见:
  “德国的闪击战是从中央楔入敌阵,而以两翼迂回进行包围。我们这里则是从公路上一直硬钻到柔佛巴鲁去。不必包围敌人,将残敌交给后续部队去收拾。这不是闪击战,是电钻战!一辆车停下就扔掉一辆,两辆车停下就扔掉两辆,遇到的不论是友军还是敌人都要义无反顾地超越过去,只管挺进!受到侧射和背射也不许停车应战!”
  接受任务的是佐伯静夫中佐率领的搜索挺进队,共有581名官兵。佐伯中佐和参谋长铃木宗作是陆军士官学校的同班同学,不过看起来仕途并不顺利。人家铃木都干到中将参谋长了,而自己还只是个小小的中佐挺近队长。这次一定要拿出点战果,让大家看看他佐伯也绝不是省油的灯。
  哪里有战斗、哪里最危险、哪里最能出风头哪里就有最勇猛的辻政信中佐,他早先于山下中将来到了佐伯挺进队。辻中佐在山下司令官之后进行了再次动员:“如果此次攻击失败,必然导致两军在国境线上长期对峙,那样则必须改变全军的作战计划。这一战关系到全军的信任和希望,诸位,即使全灭也要继续前进。”——这话说的,人都没了还怎么前进?
  12月10日凌晨,在接受山下中将的谆谆教导之后,佐伯和辻两位中佐率领挺进队趁着夜色朝着南方的国境线进发了。挺进队配有十辆中型坦克以及装甲车、卡车、小汽车等快速移动工具。十辆坦克冲在最前边,装甲车部队紧随其后。由于车上已坐满了人,很多步兵和工兵大半个身子都露在车外面,像铃铛一样半挂在车上晃来晃去。边境线附近的少许英军一触即溃,他们快速穿行在溃败的敌人队伍之中长驱南下。当天傍晚,佐伯挺进队已经推进到英军重兵把守的北部重要防线——日得拉防线的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