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泰马边界以南大约30公里的日得拉防线是防卫马来亚的第一道屏障。帕西瓦尔中将认为,这条坚固的防线至少能阻挡日军三个月以上,于是在此部署了重兵把守。除了原来安排在这里的第十一英印师的第六、第十五旅之外,作为第三军预备队的第二十八旅主力也从怡保顶了上来,兵力合计有八个营。第十一师师长马莱雷恩少将向第十五旅旅长盖雷特准将发布的命令是:“在吉打北方五公里处的阿森镇坚守到12日。”
  从表面上看,英军的日得拉防线似乎是固若金汤,实际上却处处不尽人意。由于承担工程的吉打州政府并没有给予充分重视,导致之前的工程建设拖拖拉拉,以至于在日本人来到面前时工程完成量还没超过百分之五十。未做好战争准备的防线绝非这一条,整个马来半岛上被帕西瓦尔中将点头认可的防御工事竟然一个都没有!
  从8日开始马来亚北部一直暴雨不断。守军的八个营中只有两个营的英国兵,那些印度兵根本没有接受过丛林战训练,很多人甚至连坦克都没有见过。之前他们早就听说,那些日本人尽管个子矮小打着粗粗的绑腿,但是个个是不怕死的超人。日本人还没来到,而这些阿三已成了惊弓之鸟。
  由于西边不远处的亚罗士打机场遭到了日军的轰炸,军中无端开始流传着日军空降部队即将来袭的谣言,每次一有谣传印度兵就四处乱跑。对此英国军官进行了调查,才知道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印度兵把高射炮炮弹爆炸的烟雾当成了降落伞。在英国军官做出合理的解释之后,这些印度兵仍然是半信半疑,稍有动静就会像鸵鸟钻砂子一样钻进帐篷,仿佛日本人的子弹打不透帐篷似的。
  12月11日下午13时,佐伯挺进队开始攻击英印军第十四旁遮普团第一营的阵地。雨下得很大,沿着道路部署有反坦克炮、机枪和装甲车,但却四处找不到人影。原来那些印度士兵都躲到了橡胶林中的帐篷里避雨去了。“打!拔掉挡路的钉子!”随着佐伯中佐一声令下,冲在最前边的十辆坦克一齐开火。对于英军的目标统统用坦克炮予以摧毁,对那些惊慌失措跑出帐篷的印度兵则用7.7毫米机枪予以扫射。那些第一次见到坦克的印度兵惊恐万分,有趴在泥土上跪拜求饶的,有转身就跑连鞋子都跑丢了的。能够坚持作战的只剩下少数的英国人。第一营在日军的攻击下迅速溃败。不但如此,溃兵还连累了后边防守阿森的第一廓尔喀团第二营,他们几乎没有做出任何抵抗,就跟随前面跑回来的溃兵钻进路旁的森林里向南溃逃。
  佐伯挺进队11日夜暂停前进进行了整顿,并于12日早上5:50分在吉打镇北方约一公里半的地方继续攻击前进。接到日军在吉打防线中部打进一个楔子的报告后,英军司令部连夜从防线两端调来部队试图围歼这股日军。英军的猛烈反击导致佐伯挺进队不得不暂时止步,后续第五师团冈部贯一大佐的第四十一联队和渡边纲彦大佐的第十一联队迅速赶来增援。由于道路狭窄无法充分展开,随后赶到的第九旅团旅团长河村参郎少将准备命令两个联队从两翼包抄发动进攻。进攻的命令还未下达,到了晚上19:30,日得拉防线上的英军戏剧性地开始了总退却。
  日军突破日得拉防线付出的代价仅仅是死亡27人受伤83人,合计伤亡110人。英军伤亡人数不详,但是弃械投降和逃入丛林逃跑的兵员在3000人以上。那些逃入丛林中的士兵在密林中躲避数日后饥饿难耐,又纷纷跑出来向日军的后续部队投降,这些人大多数是印度士兵。
  让日军颇感意外的是,英军仓皇撤退遗留下大量装备和物资,总计有野炮50门,重机枪50挺,卡车装甲车约300辆,并且还有大量的汽油供日军使用。遗弃的弹药给养可供一个师团三个月之用。在橡胶树林的那些英军仓库中,堆满了烟草、饼干、罐头等物。那些日军士兵所携带的干面包在暴风雨中早已被泡化了,很多人是忍着饥饿进行战斗,这下子可好办了。那些需要急速前进的日军士兵把枪斜挂在肩上,然后以双手尽量带走一些罐头与烟草等物,便急急地上路向南前进了,边走边称赞说:“邱吉尔的给养真是美味极了。”
  随着挺进队一同前进的辻中佐原来估计突破日得拉防线至少要付出1000人伤亡的代价,轻而易举获得的胜利让他对英军衰弱的抵抗感到惊讶。颇有心计的辻中佐提审了一位被俘的英军工兵军官:
  “你认为你们这条防线能够固守多久?”
  “由第十一师全力防守,我相信至少能守三个月。”
  “理由安在?”
  “道路两侧的丛林与沼泽构成了天然的障碍,这些工事费了我们六个月的时间才构筑完成。据说中国军队很弱也没什么先进武器,可是日军在华作战四年还没有把他们征服,所以我们认为日军并不是很难对付的劲敌。”
  后来辻中佐讥讽地报告说:“我们现在已经摸透了敌人的战斗力。”刚刚发生的战斗证实了他在《作战手册》中对那些马来亚士兵所作的预言:“虽然军官是欧洲人,但军士和其他士兵几乎都是当地人,军官和士兵之间的团结意识几乎为零。”
  英军的总退却也事出有因。两军刚刚交手,第十一师师长马莱雷恩少将就在上午8时向第三军司令官史密斯?希斯中将要求后撤五十公里。当时希斯中将正在开往新加坡的火车上,无法接收前线发回的电报,急于撤退的马莱雷恩就将电报直接发给了新加坡的帕西瓦尔司令官。帕西瓦尔认为,“这样过早而且长距离的退却会给全军士气带来灾难性的影响”,断然拒绝撤退并严令第十一师据险坚守。马莱雷恩师长在傍晚19:30再次发出要求撤退的电报,然后不等司令部回电就擅自下达了总撤退的命令。
  兵败如山倒。在马莱雷恩身边,整个晚上道路和丛林中四处都是英印军的溃兵。因为跑得太快加上路又很熟,天亮时他们似乎已经听不到日本人追赶的声音了。惊魂未定的马莱雷恩清点了一下自己的属下:第十五旅剩下了六百人,第六旅溃散了一半,情况最好的第二十八旅也整整损失了一个营,——真可以和大清的叶志超先生比一比了。
  刚刚结束的日得拉攻防战某种意义上成了今后在马来亚一系列作战的缩影:英军一路狂逃边跑边破坏道路和桥梁,日军士兵涉水过河向前渗透追击,工兵们尽快能修复被炸毁的桥梁,然后坦克猛冲向前充当开路先锋,一直冲到下一条桥梁被炸的河流旁边。如此周而复始循环往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