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回复楼上谷子弟、安彦良和两位师兄:
  1、关于八路军各师的人数谷子弟师兄应该记忆有误。当时林副统帅115师是15500人,贺胡子120师是14000人,刘军神129师有13000人,加上八路军总部约3000人,总数应该是有46000人左右。
  不过关于我党军力的数据历来不准,几乎是一本资料一种说法。咱俩那时候都不在现场,也没法清点人数。好在也不是咱们发饷,多几个少几个也无所谓。
  尽管有出入,总的感觉一个师超过10000人是没问题的。
  新四军有8000、9000人等不同说法,应该肯定不超过10000人。
  2、谷子弟师兄,《甲午》六月份新闻频道首播的时候就看了一遍,感觉一个字,“好看”。后来又看了三遍。前文很多资料和数据都是从那里来的。
  3、两位师兄提醒的很对。
  我本来想法是,大致解释一下军国主义,用甲午战争最后的“三国还辽”引出日俄战争,用日俄战争最后的“朴茨茅斯合约”引出美、日矛盾,让美国出场逐渐步入正题。前三节本来计划是六万字左右,才说了两节就超标了。没写过类似的东西,下手没轻重,前边说多了,有头重脚轻之感。
  如果能坚持下去的话,我会认真思考一下,争取少跑偏。
  按照谷子弟师兄的建议,从第三节后半部分开始,逐渐加大另一主角关于美国的介绍。


  你不用管别人怎么说,按照自己的想法就行了,只要你愿意从日德兰海战写起都行,因为英国也是太平洋战争的主角之一,还有澳大利亚,荷兰等,是不是这些出场运动员都要介绍一下?众口难调关键是有自己的特色就行。太平洋战争是巨健大炮时代的终结,取而待之的是航母致胜论,这一理论的最佳实践者就是日美,而且日本做得更早,多多讲日本无可厚非,而现代海战争中航母地位已没有那么重要,导弹驱逐舰宙斯盾,核潜艇作用同样明显,太平洋战争中的航母对决已经很难再现,希望楼主好好写,不去例会过多干扰
  
  1.3.3 辽阳战役
  在俄、日舰队争夺制海权的同时,日本陆军也开始陆续在朝鲜登陆。
  1904年3月21日,日第1军42000人在黑木为桢大将带领下首先在朝鲜镇南浦登陆北进。4月中旬,日军未遇任何抵抗就抵达鸭绿江边。在对岸防守的是扎瓦里奇中将率领的俄“东满”支队25000人。和甲午战争大清鸭绿江防线类似,俄军部队也是分散配置在宽大的正面,占总兵力约半数的预备队配置在10公里以外的纵深地带。4月30日夜间,日军再次发起渡江作战,企图迂回俄军左翼。5月1日,双方在九连城展开激战,俄军以炮火和反突击抵抗日军的进攻。由于担心被迂回包围,俄军随后被迫向辽阳撤退。日第1军立即前出凤凰城地区,准备向辽阳方向追进。
  鸭绿江之战后,在英国开始流行一种看法,认为日本在这场战争中大约可以获胜,“至少不至于遭到毁灭性的失败。”这一作战还带来一个副作用,那就是日本在伦敦的金融市场进行的战争融资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5月4日,由奥保巩大将指挥第2军38500人在旅顺口北面60公里处的南貔子窝登陆,竟然也没有遭到俄国陆海军的任何阻拦。5月5日,俄国远东总督阿列克谢耶夫海军上将乘坐豪华列车仓皇离开旅顺,逃入奉天。5月7日,日第2军已经完全控制了狭窄的金州地峡。
  日第2军企图从北面攻占旅顺。5月底,第2军开始进攻金州。在该地区担任防御的俄第4步兵师在进行了短暂抵抗之后径向旅顺撤退,26日日军占领金州,31日攻克大连,开始步步向旅顺逼进。由于旅顺地面部队司令康特拉琴科少将坚持利用旅顺外围有利地形设防,日军才被阻于旅顺以北25到30公里一线。
  初战俄军节节败退,这让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十分不爽。他严令远东俄陆军总司令库罗帕特金立即发动攻势,“要对旅顺的命运负责”。库罗帕特金勉强派出什塔克伯格的西伯利亚第1个军南下支援旅顺。6月14、15日,日俄双方在得利寺、瓦房店地区展开激战,俄军再次败退,什塔克伯格丢下17门大炮和3000多伤兵仓皇北逃。自此旅顺与东北俄军主力的联系被切断,完全成为一座孤城。
  1904年6月20日,日军成立“满洲军总司令部”,以大山岩陆军元帅任总司令,统一指挥各部日军。
  当时的战场态势是,只要旅顺仍然在俄国人手中,俄太平洋舰队就可能随时出动,威胁在南满登陆日军的后方补给线。不占领旅顺,北面日军陆军主力仍有后顾之忧,无法在东北进行大规模的地面作战。随着乃木希典大将指挥的第3军、野津道贯大将指挥的第4军先后在辽东半岛登陆,“满洲军总司令部”决定,日第2、4军立即北上参加辽阳会战,攻克旅顺的任务由乃木希典的第3军来承担。
  乃木在甲午战争时还仅仅是一个少将旅团长,参加过攻克旅顺的作战,这次可以说是“故地重游”。包围旅顺的日第3军兵力达6万人,火炮400门,机枪72挺。同时,东乡的联合舰队封锁了港口,旅顺已经变成了十年前的威海卫。为了尽快攻克旅顺要塞,日第3军所配备的火炮大部分属于攻城炮。
  1904年6月下旬,日军第1、第2、第4共3个军开始向辽阳方向攻击前进,在占领了横山等制高点以后转入防御。7月,第3军恢复对旅顺的攻势,旅顺外围俄军节节败退。到7月30日,旅顺外围俄军全部撤进要塞。
  由于所有外围的守军全部进入要塞,使得旅顺的防御力量有所增强。守军人数增加到4万人,炮646门,机枪62挺,港内还有海军舰艇38艘。唯一不足的是物资储备不足以应付日军的长期围困。负责旅顺防务的常败将军斯捷塞尔从金州失守之后就主张放弃旅顺外围一切要地,退入要塞等待增援。连同样无能的库罗帕特金都感到此人更无能,不宜继续担任指挥,发出命令让他将指挥权交给斯米尔诺夫将军。斯捷塞尔竟然对斯米尔诺夫隐瞒了电报,以致后者直到战争结束才知道自己是真正的司令。接任马卡洛夫的舰队司令威特赫夫特也强调敌强己弱,始终龟缩港内,拒绝出海作战。
  8月7日,日第3军攻占了旅顺要塞外围前沿制高点——大孤山和小孤山。8月19日,日军对旅顺要塞发动首次强攻。激战持续了整整五天,日军虽然夺取了一些前沿工事,但伤亡达到了惊人的2万人,防守俄军仅仅伤亡3500人。至此,日军被迫放弃了迅速攻占旅顺的企图,改取长围久困之计。
  南面乃木希典所部日军强攻旅顺的同时,北边大山岩的日军主力也在积极筹备辽阳会战。旅顺打成了持久战,大山岩原拟等第3军攻克旅顺后北上参加辽阳会战的战略意图无法实现。随着时间的推移,俄国援军将从欧洲源源不断地赶到,推迟辽阳会战对整个战局不利。为此日军必须抓紧时机,在俄国援军到达之前以现有第1、第2、第4军一举歼灭集结于辽阳地区的俄军重兵集团。
  俄军统帅库罗帕特金扬言“宁死不从辽阳后退”,他决定依托前沿工事抗击进攻的日军,并伺机转入反扑。辽阳地区俄军防御阵地分为3道。第1道长75公里,位于辽阳以南和东南约30公里。第2道长22公里,距辽阳约8公里。第3道阵地紧靠辽阳城,全长15公里。这3道阵地特别是第1道阵地纵深小、侧翼暴露,防御工事也没有最后完成,无法有效抗击日军的进攻。
  8月23日,俄军按计划进入防御阵地。右翼南部集团是扎鲁巴耶夫指挥的3个军,左翼东部集团是比尔德林格指挥的2个军,辽阳以东还有几个军,另外2个军作为预备队。进入防御阵地的各个军又分别以40-50%的兵力作为预备队。这样一来,实际上投入一线战场的俄军兵力就大打折扣。
  相反,日军却不留任何预备队,孤注一掷把全部兵力一次性投入战场,虽然在总兵力上处于劣势,却在局部的俄军两翼形成了拳头。日军计划由第4军从正面进攻牵制俄军主力,同时第1、第2两个军分别从东西两面迂回俄军左右两翼,以右翼为主攻方向。这无疑是一个以少数包围多数的大胆计划。8月24日,日第1军对俄军东部集团实施两翼迂回,企图把俄军注意力吸引到左翼,迫使俄军预备队左调从而削弱其右翼,为日军第2、4两个军主攻俄军右翼创造条件。8月26日,日第2、4军开始进攻。中间突破受阻之后,日军开始迂回俄军右翼。库罗帕特金担心俄军有被全部包围的危险,下令全线撤至第2道阵地。
  撤至第2道阵地的俄军仍保持原来的部署,将大部兵力作为预备队,一线展开的兵力不过40%,打法也仍然是坐等日军进攻。8月30日,日3个军全部兵力同时发起进攻。俄军以机枪、火炮和刺刀顶住各路日军的进攻。双方激战1整天,攻击不利的日军被迫后撤。正面受阻的日军于30日夜间派第1军18000人于31日晨迂回俄军左翼,同时加强对俄军右翼的进攻。
  9月1日,俄军在左翼集结了3个军准备反击日第1军,反击定于9月2日开始。但9月1日夜间日军迂回俄军左翼集团,占领了该方向时官屯、馒头山等一系列战术要点。库罗帕特金决定在实施全面反击之前首先夺回馒头山。为此分别从各个师抽出7个步兵团、154门炮的力量投入进攻。战斗于9月2日19:00打响,俄军一度曾收复馒头山,日军随后展开反击,俄军失利。
  库罗帕特金根本没有意识到当时日军已经投入了全部兵力且已遭到重大伤亡,尤其是日第1军单独与俄军强大集团对垒,因为处境极为不利已经决定暂时后撤。就在日军准备撤退前两小时,库罗帕特金命令俄军放弃辽阳,退守奉天。——这样日军得到了一个意外之喜。一直到会战结束,俄军大部分预备队都未投入战斗,兵力上的优势没有得到充分发挥。
  9月3日俄军向奉天撤退时,同样筋疲力尽的日军也无力组织追击。直到9月4日,日军才小心翼翼地进入辽阳。十天的战斗使得担任正面主攻的日第2、4军伤亡23533人,消耗炮弹12万发,基本上属于弹尽粮绝。作为防守方的俄军伤亡也达到了1800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