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FLZZ2011 16940楼 2016-12-28 22:56:00

  既然大家都对运动战有研究,那我就索性把这个话题深入一下讲清楚。除了讲过的机动性和协同能力以外。运动战还需要下面三个条件:一是对地形的熟悉程度,你机动能力弱一点但地形熟,知道抄近路,同样可以打得敌人措手不及。反之机动再强迷路了也是白搭。二是强大的侦查能力,既然是运动战那就必须对敌人的实时动向了如直掌,这点我军虽没有侦察机,但靠的是广泛联系群众,老百姓的消息树鸡毛信都可以让我军对敌人动向实时掌控。而在朝鲜战场这两点优势都没有,机动性的优势在晚上。所以朝鲜战争的战史也说的很明白,有些指挥员将国内战争运动战的经验盲目照搬,造成了不必要的损失。也就是说不是我军想用人海战术,是运动战打不出来,生生变成了人海战术。还有第三点,高效的指挥系统,以拿破仑为例,拿破仑的部队少于反法盟军没错,但单独把反法同盟中一国军队拿出来相比其人数都比法军少,这就造成了指挥上的不便利,各国将领带各国军队而要统一指挥,静止状态没问题,一动起来问题就来了,那个时候没无线电,只能靠传令兵,信号弹,旗语。简单命令还好复杂一点还要翻译,但法军这边不同缪拉这帮人跟谁拿破仑多年一个简单的信号就知道是什么意思,因此法军的指挥体系更加高效,体现在战场上盟军反应就比法军慢半拍。在实际运动战中,完全符合这些条件也不现实,但这些条件是运动战考虑的前提。
  
  (正文)
  在人类历史上,不乏有大国元首为了共同的目标经常聚在一起的例子,但却很少有像罗斯福和邱吉尔这样,能将个人友谊和共同事业完美无缺地结合起来,去赢得战争的最后胜利。“阿卡迪亚”会议期间,我们经常能够看到这样的情形(当然不是老酒和师兄们亲眼看见),罗斯福亲自为丘吉尔和他的伙伴们配好餐前饮用的鸡尾酒,而丘吉尔则把罗斯福的轮椅从客厅推到电梯上以示尊敬。这一类似亲兄弟般的举动让人感到温馨,也使老酒一度相信,尔虞我诈的政治家之间也存在真正的友谊。
  两个人有很多共同点。他们都出生于富裕家庭,都热衷于政治,都对历史、自然和大海充满热爱。二战期间,他们因真诚和相互欣赏走到一起,共同为打败轴心国的伟大事业而努力奋斗。在前后五年半时间里,两人间的通信竟达1700多封,这不能不让我们惊讶。这样的友谊恐怕在普通民众中也难以寻觅,即使是热恋中的情侣也不过如此吧,的确让人羡慕、让人仰望。
  顺便提一句,希特勒与墨索里尼的几乎每次会面都是“领袖”在向“元首”求援——特别是后期,而他与东条英机终其一生未曾谋面。
  二战盟国军事首脑间的第一次会议在1941年12月23日下午召开,两国的军事大腕第一次作为正式盟友坐在了同一张桌子前,这样的专题会议共举行了十二次之多。白宫的这次会议由罗斯福和丘吉尔联合主持。丘吉尔借用了“阿卡迪亚”为这次会议命名,这一词汇是指古希腊田园牧歌式的宁静生活,用咱们中国话解释就相当于“世外桃源”,和后来杜立特空袭东京后罗斯福说的“香格里拉”是差不多的道理。老酒在此也借这一词汇真诚地祝愿各位师兄新的一年里平安、幸福!
  可惜事与愿违,本次会议的主题却是讨论如何联合起来,打赢对轴心国的战争,完全驴头不对马嘴。
  政治家和军事家的想法总会有所不同,尽管罗斯福和丘吉尔的想法基本一致,但他们手下的那些高级将领可不都那样认为。
  在8月份召开的大西洋会议上,军事战略的制定主要由马歇尔和斯塔克主导。作为美军中唯一没有参与过战场指挥的五星上将,马歇尔具有独到的战略眼光,他始终坚持盟国要想取得战争的最终胜利必须首先打败德国。这一点和罗斯福的观点一样,认为即使美国在太平洋遭到了日本的突然袭击,国内民众也一致要求对日本实施报复性打击,但是“先欧后亚”的战略方针不能放弃。其理由就是如果打败了德国,日本和意大利随之就会失败,战争的结束就变成一个时间的问题。相反打败日本则不然,强大的德国所拥有的科技水平和资源能力仍然会使战争充满变数。斯塔克是美国人中不折不扣的亲英分子,他无疑举双手赞成罗斯福和马歇尔的观点,并曾为这种战略的确立而奔走呼号。
  海军上将欧内斯特?金就对这一观点颇有微词。金不是一个亲英派,反而一直对英国傲慢而过分聪明的外交手腕持有成见,这一成见早在一战期间就形成了。当时金担任美国大西洋舰队司令亨利?梅奥的参谋长,有机会亲自观摩英国如何施展外交手腕与法国狼狈为奸跟美国人为难,梅奥本人也是极其不信任甚至讨厌英国人的。今后,我们将会无数次看到金跟英国人为难,为太平洋战场争取更多的物资和权益。这也让老酒对这个倔强的老头增添了几分好感。
  在美国人中,持这种观点的人不在少数。后来接替史迪威出任蒋介石参谋长的魏德迈少将也认为,“假使美国在珍珠港悲剧之后,放弃与英国人所协议的首先击败德国的战略,而集中全力首先击败日本,就心理而言,此种战略比较易于理解,而且也一定能能够获得大多数美国民众的热烈拥护”。
  金上将在这次会议的前两天才从大西洋舰队司令升任为美国海军总司令的。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在会议上处于一种颇为尴尬的地位。根据多年的传统,美国海军的主要敌人是日本。当海军军官们奉令首先集中力量去攻击一个只能在陆地上才能击败的敌人,而对珍珠港的耻辱却几个月、也许几年迟迟不能报仇雪恨时,他们大多会感到不快,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因此在珍珠港事件之后,以金上将为首的海军对“先欧后亚”战略始终不是全心全意地表示赞同。美国的海军将领总是乐于倾听推迟把部队大规模投入欧洲的说法,因为一旦那样做的话,,对欧洲的物资供应就自然而然拥有了绝对优先权,并将推迟在太平洋建立起美国海军力量来进行对日本的战争。
  金上将决心不让英国人发号施令,以免降低太平洋战区的地位。美国陆海军的矛盾也在此时明显地表现出来。金上将认为,打赢日本主要靠海军,而马歇尔认为打败希特勒最终需要的是一场地面战役,自然赞成重视大西洋战区。虽然陆海军双方都感觉到,丘吉尔希望美国扶持摇摇欲坠的大英帝国,但海军对部署力量支持英帝国受到威胁的海外殖民地却比陆军反感得多。后来马歇尔坦承,“我们方面的反英情绪太强烈了,实在有些过分。我们的人民总是在提防着英国佬会背信弃义”。的确,很多美国人认为,一战之后他们曾被英国人和法国人无耻地合伙欺骗了。
  对于这次会议英国人做了精心的准备。丘吉尔有亲笔撰写的文件来支持继续执行“欧洲第一”战略,要求美国恢复中断了的、根据《租借法案》提供的武器援助。丘吉尔需要和罗斯福首先把调子定下来,然后让那些军事家们去讨论具体问题。除此之外,他还决心说服罗斯福同意盟国发动一场大规模战争,将德国军队赶出北非,从侧面答复斯大林提出的出兵欧洲开辟第二战场的请求。这无疑是力主在太平洋展开大规模攻势的金所不赞成的。当然蒋委员长和老酒也不赞成,还包括澳大利亚的柯廷总统以及菲律宾的奎松总统。
  政治眼光远大的罗斯福很容易接受丘吉尔的观点,很快就对“打败德国比对日作战更重要”的意见表示接受。美国的大城市和主要工业基地集中在大西洋沿岸,相对更靠近欧洲。纽约离伦敦只有6000多公里,而美国西海岸离亚洲则远得多,旧金山经夏威夷到横滨超过10000公里。欧洲是美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1937年美国同欧洲的贸易额是22亿美元,而同亚洲国家的贸易只有10亿美元。同时还有这样一个无可挑剔的假设:没有日本德国依然强大,但没有德国日本单独支撑不了多久。
  就在珍珠港事件之前,罗斯福已经根据著名科学家爱因斯坦的建议批准了一个文件,启动了一个叫“曼哈顿计划”的绝密行动。据称,德国人和日本人都在加紧研究那种人类目前尚且未知的超级武器。罗斯福认为日本目前尚不具备这种能力,但他不敢肯定美国的研究一定能走在德国前面。相对而言罗斯福个人对海军更加关切,担任过海军部长助理的经历使他对海军有着特殊的感情。但在陆军和海军的这次战略争端上,罗斯福赞同陆军的观点。他和马歇尔同样感到,同日本比较起来德国具有更大的威胁。
  第一次会议只是试探,不可能形成实质性的决议。会后,当丘吉尔在白宫的二楼挂上旅行地图,开辟一间通讯室建立起大英帝国的临时指挥部时,美国陆海军高层最初的那种敌对情绪仍然未能缓和下来。
  罗斯福夫人——埃莉诺女士为客人的到来进行了精心准备,以使英国人能够尽量住得舒适一些。丘吉尔住在东北角的一个套间,隔壁就是罗斯福,对面是“影子总统”霍普金斯的房间。当遇到重大问题时,首相就可以随时与总统进行讨论。
  会议期间马来亚的战斗正在进行。丘吉尔提出首先在北非向隆美尔发动大规模进攻的所谓“体育家计划”,希望美国军队能在北爱尔兰驻防,以腾出那里的英国部队,美国轰炸机参与对德国工业腹地的轰炸等等。在干完这些事之后,用剩余的人力物力在远东保持守势,对日本的初期战略严格规定是防御性的,目的在于保住夏威夷、澳大利亚和新加坡这几个重要据点。他告诉罗斯福,新加坡绝对能够坚守六个月以上,以便控制住“马来屏障”,不让日本抢占荷属东印度的石油,尽可能长地争取时间,使增援部队能够及时到达新加坡和缅甸。
  可以看出,丘吉尔所提议的行动都离不开英国的殖民利益。他知道罗斯福很重视中国战场,因此特别指出,防卫缅甸的目的是保护中国国民党人的陆上供应线。其实他心中想的是如果马来亚和新加坡守不住的话,缅甸也可以随时放弃。关键是要保住印度,那里对大英帝国实在是太重要了。